壹月秤雪 作品

    

溏嶺,不出片刻,統統都鎖定了位置。劍光陡然一閃。轟!轟!轟!溏嶺範圍,數十棵大樹突然間遭到了襲擊,直接被斬斷。聲音震耳欲聾。溏嶺陣法在以極快的速度消散。秦宿的瞳孔陡然睜開,身子暴掠而起。“阿塵真快。”江曲風都不禁驚呼。他們雖然都相信楚塵可以破陣,但是,楚塵破陣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們都來不及反應過來。“好歹也是一座護山大陣啊,塵哥也不尊重一下。”柳十萬說著,也迅速地朝著溏嶺衝去。其餘人紛紛跟上。楚塵...-

‘阿染,到了。’

和少年同行的男子說到。

‘許先生,江先生,鄙人如華慈,白家管家,白家老爺已在大廳內靜等二位。’一頭白髮的老管家說到。

‘嗯’

‘阿染,走吧’

紅木製的門開了,廳內有二位貴人,白家老爺,與白家小家。江賀寧謹慎開口道‘老爺,這就是我向您提起的那位學弟,今日吾帶他來拜訪老爺,順便...讓兩位師徒見個麵’

白無垢笑著應道‘荄姩以後就是許先生的學生了,授課前見麵應當的。’

江賀寧又道‘早就聽說老爺對小姐管教有方,冇想到竟上心到瞭如此地步。那就讓小姐和阿染在授課前互相見個麵吧。’

白荄姩主動跑到了許秋染身旁,對他做了個鬼臉然後立馬跑回了白老爺身旁,白老爺見自家女兒這樣,便嚴厲的對她說,‘荄姩,對待先生不可無理’

許秋染倒是不在乎。淺笑了一下,悠悠的對白姥爺說‘白小姐活潑可愛,但她隻是個孩子,做些幼稚之事,在我眼中也是極為可愛的。老爺就不便計較了。’

-的名字-‘白荄姩’他微微笑了笑,立馬拿出刀銷燬了匣子,緊接著,他撥動了紅木電話上的數字轉盤不緊不慢的打了電話。電話撥打完後不到一段時間。電話就響了,少年冇有快速迴應,他端坐在一把竹藤搖椅上,手中端著一杯剛泡好的紅茶。靜靜抿了一口紅茶後,他順手接起桌上的電話,用溫潤丶平靜的語氣對電話的一頭的男子說“江賀寧,玩我呢?白家小姐是嗎?去當教書先生是嗎?再暗殺是嗎?我隻從文,其餘不知。”‘阿染,彆鬨,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