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拆屋效應
  3. 初入異世界
咻咻木 作品

初入異世界

    

坐著在包餛飩,她是個小學語文老師,身上有著屬於教師的嚴謹自持。平時在學校不苟言笑,在家裡對兒子對丈夫是個溫柔體貼的女人,著著爺倆進了屋裡。對著遲瑞向旁邊桌子努努嘴,遲瑞看過去是創可貼和碘酒消炎的東西,笑嘻嘻的貼了過去冇臉冇皮道“嘿嘿,還是老媽對我最好”。遲瑞順勢坐到楊淑麗身邊,“我之前摔倒時候就說了車子有問題,像是車子撞到牆上了,要麼就是刹車失靈要麼就是我見鬼了”。楊淑麗揚手要打遲瑞“小孩家家說什...-

酷夏,天氣變化無常,上午還是陰天此時已然放晴。遲瑞是個準大學生,剛考上A大,正值暑假,在幫老爸送家裡餐館的外賣,這時送完回來正好趕上下午最熱的時候。熱浪席捲著每一個行人,遲瑞也不例外。他騎著電瓶車哼著歌,穿過旁邊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又掠過菜市場超市,朝家的方向駛去。

在下個路口轉彎後直行,快到家裡餐館門前的路口處時,電瓶車像是撞到了什麼不受控製般歪到向左邊柏油路麵,這下車子直接倒地連帶著砸到了尺瑞左半邊腿。雖然車速不快,但是這一下也讓他摔得不輕,遲瑞躺在地上眼冒金星,眼前是樹稍模糊的景象,甩了甩被摔得發悶的腦子,感覺身上如同被抽了筋一般抬不起腿,頭暈目眩,緩了好幾秒,睜開眼睛,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摔倒了。被正午後高溫曬過的可以煎雞蛋的地麵,提醒遲瑞趕緊從地上起來。這時遲瑞推開電瓶車站起來,才發現車頭都被撞歪了。

“c,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二次了,車子莫名其妙摔倒,難道是刹車失靈了”遲瑞齜牙咧嘴的站起來疑惑不解的想到。緊接著推車進入了餐館門前“老爸,我回來了,你這給我找到二手車是不是有問題,這下摔得徹底報廢了,也差點給我人甩出去”遲瑞氣憤不已的衝門前大樹下乘涼的中年人怒喊到。

中年男人在躺椅上閉著眼睛搖著扇子“之前就讓你開慢點,你又不聽。上次你不就冒失的的摔倒了,這次還壞了誰敢給你買新的”遲爸爸尺新海睜開眼看向遲瑞,眼前少年眉目舒展,線條清晰,麵龐白淨,臉上的擦傷和吃痛的表情更顯少年鮮活氣息,就是頭髮純黑,由於沙發微卷的髮質時常有幾縷呆毛支棱在頭頂,把少年一臉的伶俐相壓了下去,顯得少年更加無害。

遲瑞委屈又羞憤“這幾次真不是我自己造成的啊,上次說了你們又不聽幸好我命大開的不快還戴了……”。

遲新海站起身捏捏遲瑞的胳膊腿又使了力氣拍了拍遲瑞的頭打斷道“戴了頭盔是吧,那還是我早上有遠見,卡在你頭上的。你個小毛孩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戴好頭盔,還不是你老爸我在操心”。

遲瑞捂著頭看著遲星海叫了聲“痛”,語氣弱了下去嘀嘀咕咕“反正你們也不聽我的話,說了好幾次了,這兩次真的不是我搞得”。

遲新海好似聽不見遲瑞的抗議慢悠悠道“還不是你有前科,搞得我和你媽都不信任你了。就說吧小學打羽毛球,打到了到了人家小顧同學,人家小顧愣是一聲冇吭,還是他爸帶他去澡堂洗澡才發現的,哎呦那屁股哦,一片紫,老顧還以為自己兒子遭遇校園霸淩了呢。

遲新海躲開遲瑞伸過來想要捂住他嘴巴的手繼續說到

“初中運動會有是小顧遭殃運動會長跑比賽得了第一非要抱人家小顧,結果把人家小顧硬生生抱暈了,你自己力氣多大心裡冇點數嗎?不知道小顧身體不好嗎,也就高中冇啥體育活動不然小顧還得受影響。從小到大一樁樁一件件,小顧能長到現在還得誇你手下留情了是吧,合著你現在不霍霍人家小顧禍害起咱家電動車了。”

遲瑞連忙作勢有要拉遲星海的胳膊要,“老爸彆說了我們進屋”遲星海看見隔壁鄰居蠢蠢欲動準出來搭腔也就冇攔著遲瑞拉人的舉動。

隔壁鄰居聽見動靜也出來看熱鬨,看著遲家這一場景問道“老遲這是咋回事啊,遲瑞這是摔倒了?”

“昂,冇大事,毛小子摔破點皮,二手車嘛,不靈光。哈哈哈”笑遲星海對湊熱鬨的鄰居說道然後順著遲瑞的拉扯進了餐館裡。遲星海在外給兒子留了麵子進了屋就拉下臉“不要拉我啊,這件事還冇解決倒底咋回事你等會向我和你媽解釋解釋”。遲瑞望向坐在餐館裡的媽媽。

媽媽楊淑麗正在坐著在包餛飩,她是個小學語文老師,身上有著屬於教師的嚴謹自持。平時在學校不苟言笑,在家裡對兒子對丈夫是個溫柔體貼的女人,著著爺倆進了屋裡。對著遲瑞向旁邊桌子努努嘴,遲瑞看過去是創可貼和碘酒消炎的東西,笑嘻嘻的貼了過去冇臉冇皮道“嘿嘿,還是老媽對我最好”。

遲瑞順勢坐到楊淑麗身邊,“我之前摔倒時候就說了車子有問題,像是車子撞到牆上了,要麼就是刹車失靈要麼就是我見鬼了”。楊淑麗揚手要打遲瑞“小孩家家說什麼有鬼”。遲瑞往後躲,遲新海和楊淑麗對視一眼“心裡都在琢磨看遲瑞這小子也不想是在說謊難道真是車子有問題?”

楊淑麗放下餛飩子皮對遲新海說到“既然車子都摔壞了,你最近也不要讓孩子送外賣了,反正剛高考完讓孩子好好休息一下”。遲瑞趁勢把頭枕在媽媽肩上然後對遲新海擠眉弄眼“就是就是”。

遲新海對遲瑞一斜眼←_←表示“便宜你小子了,去找顧家小子吧自從他高中去11中後你們還有聯絡嗎?”

遠處傳來模糊的呼喊聲,遲瑞滿臉冷汗,一眨眼睜眼的功夫,就發現發現自己身處剛剛電瓶車摔倒的事故現場,“這是怎麼回事,剛纔不是在餐館呢,爸媽去哪裡了?”。

遲瑞感覺後背有點發涼,之前滿身被高溫蒸發出的汗液透出詭異的涼意,一縷一絲黏膩的扒在少年人的脊背上。他此時站起身,周圍空無一人,路上再無一絲聲音。天邊最後一絲光影迅速被黑暗掠奪,直到再無一絲亮光出現……天空變黑了。遲瑞迅速睜眼讓眼睛逐漸適應這個黑暗環境。

-瑞順勢坐到楊淑麗身邊,“我之前摔倒時候就說了車子有問題,像是車子撞到牆上了,要麼就是刹車失靈要麼就是我見鬼了”。楊淑麗揚手要打遲瑞“小孩家家說什麼有鬼”。遲瑞往後躲,遲新海和楊淑麗對視一眼“心裡都在琢磨看遲瑞這小子也不想是在說謊難道真是車子有問題?”楊淑麗放下餛飩子皮對遲新海說到“既然車子都摔壞了,你最近也不要讓孩子送外賣了,反正剛高考完讓孩子好好休息一下”。遲瑞趁勢把頭枕在媽媽肩上然後對遲新海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