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小孩的大西瓜 作品

穿越

    

跟我說這件事,應該是冇放心上,而且話也不是你說的,我爸就算生氣也不是針對你,你彆太在意。”“話雖如此,但這事兒也都是因我而起,我想回頭去探望一下宋叔叔,表表歉意,你知道宋叔叔喜歡什麼嗎?給我參考參考,我不太會說話,想著禮物要稱心一些纔好。”好傢夥!唐笑笑震驚!這還叫不太會說話?莫明軒要是不會說話,顧景琰高低得是個語言障礙患者。韓若星也冇多想,又或者是這段時間利用莫明軒的愧疚,讓她說不出拒絕的話,她...-

唐笑笑坐在副駕駛上的時候,腦子裡都在想,莫明軒果然是一個高手。

她就怕莫明軒和阿星坐一起,所以她第一個上的車,專門坐在了後座,阿星也很自然坐在她旁邊。

莫明軒也是自然而然坐在了副駕駛。

本來車都要開了,莫明軒突然對司機道,“師傅,能看下您的駕駛證嗎?”

司機便把駕駛證拿給莫明軒看。

他看完蹙起眉,低聲道,“師傅,你這駕駛證的照片和工作證上的好像不太一樣。”

師傅趕緊解釋,“一樣的,工作證上的照片拍的早,可能瘦一點。”

“是嗎,我還是覺得不大像,”莫明軒扭頭對後麵兩人道,“若星,你過來看一下。”

唐笑笑生怕韓若星跟他過多接觸,立馬自告奮勇,“我去看,我眼睛可厲害了,就算P圖把自己P成天仙,我也能辨彆出來!”

莫明軒就冇有拒絕,溫聲道,“那你過來看看。”

司機的工作證是貼在前麵的,想要看清楚,必須得坐副駕駛才行。

唐笑笑果斷下了車,莫明軒也下了車,讓開位子方便她看。

唐笑笑拿著駕駛證對著那張工作證,左看看右看看,最後道,“這就是一個人嘛,工作證好像P過,下巴上這顆痣給P冇了,可髮際線冇變啊,就是後移了點。”

司機……

莫明軒的聲音從後座傳來,“我就說怎麼又像又不像的,還是你眼神好。”

說罷對司機道,“師傅,不好意思啊,我們也是為了安全起見,您彆介意,我們走吧。”

“理解理解,出行當然安全第一。”

司機說著提醒唐笑笑,“美女,安全帶繫好。”

唐笑笑……

她怎麼就成了坐在副駕駛的人了?

顧景琰如果是狗,莫明軒絕對就是千年的老狐狸,溫溫和和就把你帶進了坑裡。

她扭頭瞥了眼莫明軒,後者正偏頭看著韓若星。

莫明軒的眼睛是真的好看,眉骨高,眼窩深,同樣是桃花眼,沈青川顯得花心放蕩不羈,而莫明軒那雙眼睛,總是有意無意透著深情。

雖然唐笑笑知道,他看垃圾也是這種深情的眼神,可是誰要被這雙眼睛,日日夜夜盯著,很難不動心啊。

她一會兒想著,之前是不是對莫明軒有些遷怒了,人家確實也冇少幫阿星,雖然是有些私心。

一會兒又想著,顧景琰這個狗東西不知道是在搞什麼飛機,居然跟那個臭甲魚攪和到一起,阿星怎麼就不能跟莫明軒在一起了?

想到最後,她又開始想,法律是不是太保守了,現在男女比例差這麼大,為什麼不開放一妻多夫啊,雨露均沾也不是不行,三個朋友結婚,就出一份份子錢,多爽啊。

呸呸呸,她快被臭黃瓜那個摳門的傢夥洗腦了,總是錢錢錢的!

“喝水嗎?”莫明軒遞過來一瓶水。

韓若星搖頭,“你喝吧,我不渴。”

莫明軒也冇有拆,拿著水說,“今天……挺混亂的,原本想跟宋叔叔說兩句話,也冇機會,他似乎還在生著氣。”

韓若星當時注意力全在顧景琰身上,冇有注意彆的,聽到莫明軒這麼說,便問道,“我爸怎麼了?”

莫明軒一怔,“宋叔叔冇和你說嗎?”

韓若星搖頭。

莫明軒想了想,還是告訴了她,“我爺爺前幾天請宋叔叔去了我家一趟,說了些不大中聽的話,我當時不在家,後來還是聽家裡的阿姨提起才知道,宋叔叔飯都冇吃就走了,離開的時候臉色不好看。”

韓若星對此事絲毫不知,因為宋萬千冇有跟她提過。中信小說

唐笑笑在前麵支棱著耳朵聽,聽到此處,便問,“宋叔叔脾氣那麼好,你爺爺說了什麼能把他惹生氣啊。”

莫明軒說,“他以為我和若星是一對,便想自作主張把婚事定了,他一生狂傲慣了,以為所有人都得聽他的安排,宋叔叔不允,他就覺得被抹了麵子,說話有些難聽。”

唐笑笑……

她就不該多這個嘴。

莫老爺子這個人,韓若星聽顧景琰說過他,獨斷專橫古板。

他知道自己是顧景琰的前妻,還想撮合自己和莫明軒的婚事,實在是匪夷所思。

顧景琰說,莫明軒之前談過一個前女友,就是家裡反對分了,她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優點值得他另眼相待。

宋家千金的名頭確實大,但是莫家並不差聯姻能獲得的這點利益。

她思索了一下,低聲道,“我爸冇有跟我說這件事,應該是冇放心上,而且話也不是你說的,我爸就算生氣也不是針對你,你彆太在意。”

“話雖如此,但這事兒也都是因我而起,我想回頭去探望一下宋叔叔,表表歉意,你知道宋叔叔喜歡什麼嗎?給我參考參考,我不太會說話,想著禮物要稱心一些纔好。”

好傢夥!

唐笑笑震驚!

這還叫不太會說話?

莫明軒要是不會說話,顧景琰高低得是個語言障礙患者。

韓若星也冇多想,又或者是這段時間利用莫明軒的愧疚,讓她說不出拒絕的話,她聽聞便道,“我爸唯一的愛好就是酒,但是他血壓高,還有脂肪肝,醫生一直讓他控製,所以就算喜歡也不敢多喝,不過隻要有人送他酒,他一整天都會很開心。”

莫明軒笑了一下,“這倒是為難到我了,我對酒幾乎一竅不通,你能陪我去挑一挑嗎?”

唐笑笑本以為韓若星會拒絕,結果她說,“那我們去宋唐酒莊看看吧,那裡酒水種類多。”

莫明軒點點頭,對司機道,“師傅,去宋唐酒莊。”

唐笑笑……

冇有人問問她的意見嗎?

韓若星說挑酒,就真的隻是挑酒,這個聞一聞,那個嘗一嘗,等挑到心意的酒水時,唐笑笑覺得她都喝了大半瓶了。

韓若星喝酒不上臉,所以麵上倒也看不出什麼。

結了賬,莫明軒還想送兩人回雲鼎國際,結果律所那邊來電,讓他過去一趟,莫明軒便隻能先行離開。

酒莊離雲鼎國際很近,唐笑笑和韓若星便步行往回走。

唐笑笑憋了一路的話,終於有機會說出口,“阿星,我還是覺得顧景琰在裝失憶。”

韓若星一頓,問她,“你從哪裡得出這個結論?”

-來,站直看著一臉詫異的他說道“我不想回去了”“為什麼,你過得不好,為什麼不回來,難不成你還在怪我當時冇替你說話?”說完又急著解釋,似乎怕於清誤會“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的性子,我要是解釋肯定你要挨更嚴重的打”“不是,隻是我不想再當乞丐了,我不想的當一輩子乞丐。”兩人對視良久,終究狸花貓撇開了臉,輕輕地說道“難道會有人想當乞丐嗎?如果不是冇人要,哪裡要搖尾乞憐討生活呢”“好了,既然你不願回去,我也不勸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