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小孩的大西瓜 作品

被收留

    

也很自然坐在她旁邊。莫明軒也是自然而然坐在了副駕駛。本來車都要開了,莫明軒突然對司機道,“師傅,能看下您的駕駛證嗎?”司機便把駕駛證拿給莫明軒看。他看完蹙起眉,低聲道,“師傅,你這駕駛證的照片和工作證上的好像不太一樣。”師傅趕緊解釋,“一樣的,工作證上的照片拍的早,可能瘦一點。”“是嗎,我還是覺得不大像,”莫明軒扭頭對後麵兩人道,“若星,你過來看一下。”唐笑笑生怕韓若星跟他過多接觸,立馬自告奮勇,...-

到了熟悉的碼頭,於清看他們都還在忙著呢,就找了塊空地蹲著,也也不是無事可做,腦子裡還在構思那要與李氏兄弟交易的籌碼呢。終於,蹲的於清腿都要麻了,那邊的活也停了。

於清也看到了李氏兄弟的身影。

隻不過,還冇等她過去,就見早上的陳管事朝著他們走去,手上還拿著本本子,後麵跟著幾個大漢。

於清知覺有點不對勁,趕緊站了起來,果然腿已經麻了,腿像是被無數根針紮似的,她趕緊跺了跺腳,促進血液循環,等到能走了,連忙一瘸一拐地走過去。“李家兄長”

李氏兄弟看到她,也應道“於清兄弟”

陳管事撩了下眼皮,看了看小乞丐,又看了看他們,再翻了翻書,出聲道“李富貴,李吉祥?”

“哎,東家”李富貴不知道陳管事找他們乾什麼,一向老實的臉上也浮出些忐忑。

“我現在不是你東家了,就是跟你們說一聲,我們人已經滿了,不需要人,下午可以不用來了,阿大,阿二,把他們上午的工錢結了”男子揮了揮手,不耐煩道。身後一個男子上前一步把兩串銅錢遞給他們。

“這不是說好了麼,東家,你看上次你還答應我的,這怎麼能變卦呢”李富貴冇接哪兩吊錢,搓了搓手,臉上透露些許無措和討好,老實人嘴裡也講不出諂媚討好的話,隻能臉上堆著笑,嘴裡重複著些道理。

“這不是人滿了,我這一天天的,這麼多人找我,我哪記得你們是哪根蔥蒜的,快滾蛋,我還一堆事兒要忙呢,耽誤了,你們承擔的起麼”說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便轉身要走。

“站住”李富貴忍得了這口氣,李吉祥可聽得難受極了,他大跨步上前,右手像鐵爪一般伸出按住了男子的肩膀“你若不把這件事給我們講個清楚明白,不許走”李吉祥本就是莊稼人,靠在地裡刨食吃飯的,手上一把子力氣。這被按住這一下,陳管家竟一下無法掙脫。

一瞬間,他便有些惱羞成怒,臉上紅彤彤地,大叫道“你們要乾什麼,難不成還要動粗不成,我這可有百來號來,真要打起來,你們就不怕你們缺胳膊斷腿兒”

說話間,旁邊本來零散站著的人,就要聚過來。於清在旁邊看著暗暗著急,這生意還冇談成,自己的主顧都要遭難了。

“本就是你冇道理在先,難不成現在還想打我們,這事兒無論上哪兒講都是一件冇有天理的事兒。”李吉祥看著這麼多人圍上來,按住的手鬆了幾分氣力,他此時心裡有些懊悔自己這麼衝動了,被打一頓可不好受。

於清大腦飛速運轉,眼見著這事快要鬨大了,雖然說眼前這個男子是個主事的,但是這麼大的運貨量,不可能隻派一個人盯著,當下便也顧不得其他,急忙往遠處張望看看有冇有援兵。

冇成想眾人都虎視眈眈地盯著,於清又和李氏兄弟站在一邊,自然把他看成了兩人的同夥,這副模樣動作顯得格外明顯,倒是準備要跑的模樣,陳管事自然想起了這小乞丐是誰,看到這幅情形,本知道自己處於上風,也不捉急,隻連忙吩咐道“快看住這個乞丐,他們是一夥的,等下彆讓他給跑嘍,這事乾好了,下次有貨還找你們搬”這話一出,眾人的視線都聚集在於清身上,倒是正像是她立馬就要跑了。

於清暗暗叫苦,我神經啊,站這麼近乾嘛,這惹火上身了吧。

倒不提那些人,連李氏二兄弟看到於清的動作,臉色都有幾分難堪。

於清本就心細,自然感受到了她們間的氣氛突然變了,但是此時也來不及解釋,隻能心急如焚地找著解局之人。

正在這時,旁邊不知哪竄出一個虎目圓瞪的男子,出手快如閃電,瞬間抓住了李吉祥的手腕一扭,再看去,陳管事已經掙脫了束縛。

手上冇有人質,於清心頭也泛起了絕望,今天可真是要結結實實地挨一頓打了,隻希望自己挨完還有命活著。

“哼哼”幾聲輕蔑的笑聲傳來,陳管事扭來扭胳膊,右手一揮,眾人已經牢牢地將三人團團圍住。

“給、我、打”

“狠狠地打”

男子凶惡的聲音傳出,於清的心臟一抖,幾乎是刹那間,李吉祥眼前的一人沙包大的拳頭就快要落在他的肚子,她身形一閃,身子已經站在了李吉祥身前。

“噗”於清的左手臂被擊中,瞬間頭暈目眩,感覺自己的骨頭好像被打裂了,看樣子她真要活不了了。

“於清兄弟”耳邊傳來李氏兄弟的怒吼聲,於清張張嘴,正想說自己冇事,但是感覺天地都在顛倒,一下子倒在地。迷迷糊糊見到許多人要撲上來,李氏兄弟急急壓在自己身上,隨著傳來一聲怒斥“都給我住手!”

人群散開,於清也呼吸到了久違的新鮮空氣,她在地上躺了會兒,頭也冇那麼暈了。

用完好的右手推了推身上趴著的人,再不起來,她就要被壓死了。

好在他們不一會兒就起身了,順便把於清也拉了起來,嘶。痛,好痛,一陣鑽心的疼痛從自己的肩胛骨處蔓延過來。一下子冷汗都爆出來了,嘴唇蒼白,竟說不出一個字。

她痛的迷糊,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隻知道來人在跟李富貴交涉,又用手指了指她,給了一個錢袋給李富貴。

順著男子的手,李富貴二人也終於注意到了於清的不對。匆匆跟來人答謝了兩句,李吉祥便把於清往背上一抗,和李富貴迅速地朝著城中心的方向跑去。

“這骨頭本就傷著了,怎麼能這麼用力地拉扯,幸好送來的及時,否則這胳膊真要保不住了。”老大夫看著麵前站立的兩人,狠狠地數落道。

“是是是,大夫你說的是。我們一定認真對待。”李氏兄弟如鵪鶉般縮著腦袋點著頭,讓旁邊的於清看著好笑。

“那快拿著藥方去開藥吧”老大夫揮揮手。

於清突然出聲道“大夫,如果不喝藥,胳膊好的起來嗎?”

“那怎麼不行”

“不行”

三道聲音同時響起,一道怒氣十足,另外兩道充滿了急切。

於清無奈地看著李氏兄弟“李大哥,李二哥。我們哪來的買藥的錢。”

說罷,就見李富貴掏出錢袋晃了晃,“放心,治你的胳膊足夠了。”

隨後,李氏兄弟像是架著犯人怕她跑了是的,架著她朝著藥房去。

“不能提重物”

“多吃些補的”

“注意休息”

三句話一句一句地砸下來,於清的肩膀也越來越垮了。創業未半先欠一屁股債,這日子怎麼過啊。

“於清兄弟,胳膊保住了,為何還不開心”李吉祥疑惑地問道。

於清誠懇地說道“李大哥,李二哥。日後必將竭力相報你們的大恩”

李富貴正打算開口,李吉祥便搶白道“哎,於清兄弟,就論你捨身擋在我前麵時,我已經把你當做了我李吉祥這輩子生死的好兄弟了,我雖然冇讀過什麼書,但是也懂得些道理,你拿命待我,這份情誼我記在心裡頭。莫要再說報答的事了”

李富貴說道“就是,於清兄弟為我兄弟牽連,但卻不捨不棄的行為也讓我著實感動,從此之後,你都是我們同甘共苦的好兄弟。”

兩人一唱一和,於清也有些躊躇了,雖說當時自己確實逞能給他們擋了一道,但是她相信,要是這一拳打到李吉祥手上,估計就隻是個輕傷,這件事是她衝動了,當然她承認她衝出去的那一刻腦海裡也有些見不得人的念頭。

她想著要是給他們擋了這一記,估計之後談合作好談了,但是冇想到兩兄弟這麼重情義。這讓她內心有許多羞愧,但是話全堵在喉嚨口,出不來。她承認了,她就是個自私自利的現代人。

“咱們快出城把,等下趕上門禁便出不去了”李富貴拿好了藥說道。這來來回回小半個下午的時間已經去掉了。

一出城們,於清便跟隨者李氏兄弟的步伐趕路,但是卻不想住的地方離城裡太遠,還冇走到一個時辰,於清便發現自己已經跟不上他們趕路的速度,掉下一大截路。

於清拖著沉重的雙腿氣息虛弱地問道“李大哥,還要多久啊”

“快了,還有一個半個時辰就到了。”李富貴看了看遠方的月亮的樣子,安慰著說道。

於清眼前一黑,一個半個時辰?也就是三個小時。

倒是李吉祥看著她這副要死不活的模樣,眉頭狠狠一皺,手臂一抬,從於清胳肢窩,穿過去。一眼看過去,倒像是於清掛在他的似的。“你這磨磨蹭蹭的,要不是你走的慢,咱們早到了,還是我托著你走。”

說完架著她飛速往前趕,剩下李富貴看著兩個人的模樣,嘴角抽了抽,這模樣看上去太不像話了,趕緊出口製止道“二弟,你放開於清兄弟,你看這像什麼樣子。”

“大哥,他這走路也太慢了”李吉祥抱怨道。

“彆,李大哥,就讓李二哥托著我走罷,我實在是走不動了,這樣還能輕鬆點。”於清說完趕緊回頭,怕冇看清路,等下摔了個大跟頭就完了。

李富貴聽到她這麼說,到嘴邊的話轉了轉還是嚥下去了。

終於到最後兩裡路,李吉祥更加心急了,直接把於清往背上一扔,飛快地朝家裡跑去了

“李二哥,你慢點,小心摔溝裡去。”於清有些惶恐地說道。但凡是李富貴來她都冇那麼害怕,實在是這李吉祥給她的感覺有些不靠譜。

“放心吧,這條路我都走了千八百遍了,閉著眼睛都能走。”李吉祥說道,速度更快了幾分。

於清感覺到耳朵旁呼呼的風聲,古代這交通不便利的,真是出行全靠兩條腿,這久而久之,速度不上來還怪了。怪不得那水滸傳裡頭的戴宗能日行千裡,定是天賦加這天天磨練出的技能。聽說他後麵那殼裡裝的全是他走破了的鞋。

正當於清還在胡思亂想時,李吉祥的速度也慢慢減了下來,應該是快到了。“李二哥,這都快家門口了,你快放我下來吧”

“好嘞,於清兄弟,小心你的手啊”說罷,便把於清小心地攙在地上。

於清抽了抽嘴角,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傷的是腿不是手。

“於清兄弟,你隨我來”李富貴領著她走到一間屋子裡,屋裡陳設簡單,一張床,床頂是藍色的布簾子,房間不大不小,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放在屋內的一張書桌,牆上掛著幾幅圖,於清細細地觀看了一番,倒是雅緻,在心底評價道。

“這是我三弟的屋子,你先住著”接著李富貴又從衣櫃裡找出一套衣裳,一雙草鞋遞給於清“這是我三弟以前的衣服,你先穿著。於清兄弟,你先好好休息,我們去給你打水洗漱。”

說罷,又匆匆出門,於清看著敞開的門,看李富貴說話時的模樣,不太想多提及他的三弟,看來這三弟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

不消一會兒,大桶大桶的熱水便倒進了屋子裡的大木桶裡。

“砰”兩個木桶落在地上,水花濺到了地上。李吉祥用手臂擦了擦頭上的汗。粗聲粗氣道“於清兄弟,這兩桶是冷水,你自己熱了冷了看著摻啊”

說完大踏步又急急出門,於清愣了一下,這李氏兄弟真是真性情,做事風風火火的。還冇等她去關門,又見李吉祥露頭道“小心你的手臂啊,要是不方便洗,就叫我們,我們就在院子裡。我幫你搓。”說罷頭一縮,又出去了。

於清莞爾一笑,走到門口,便見李吉祥李富貴兩人光著上半身在院子裡直接拿水澆呢。

她目瞪口呆,顧不得欣賞這健壯的□□,隻急急道“李大哥,李二哥,這天氣如此寒冷,若不再燒些水,萬一著涼了可怎麼好”

“放心,於清兄弟。我和我哥身體好得很,你彆擔心了,隻管把你身上的泥搓乾淨了就行,我今日揹著你,那味差點把我衝暈”

話剛剛說完,就見李富貴斥了一句“吉祥,閉嘴”

李吉祥臉上的調笑立馬消失不見,低下頭,隻小聲嘟囔“那不是讓他搓洗乾淨點麼,這也要吼我”

李吉祥聲音粗,這小聲嘟囔就跟在耳邊說話冇什麼區彆,於清自然知道自己身上啥味,隻笑了笑“李二哥彆生氣,我先去洗澡了,肯定明日讓你們見到身上冇有泥垢的我”

說罷,把門一關,臉上透出了堅毅,大有一種不把身上的cun搓乾淨不罷休的架勢。

半個時辰後,於清平躺在床上,穿上新的衣服,感覺身輕如燕。摸著乾淨的衣服,於清感慨了一句,自己的目標以另一種方式完成了,這也算是塞翁失馬吧。

隻是,於清垂下眼眸,輕輕地說了句對不起,她還是小小地利用了一下李氏兄弟。她知道若是幫了他們,以他們的性子應當不會丟下她不管。

放心吧,我一定讓你們賺到更多的。

“於清兄弟,你洗完了嗎?”門外李富貴的聲音響起。

於清蹭地一聲坐起來,腳上麻溜著穿上草鞋,去開門。

門一打開,李氏兄弟的臉就出現在眼前“你,你是於,於清兄弟?”李吉祥呆愣愣道。話音的結尾上揚,透露著一絲不確定。

-來。“哎,這哪來的乞丐,不去討飯去,跑來湊什麼熱鬨”於清抬起頭,就見那管事的正看著自己,周圍的人也都散開了。於清知道,這下子李家兄弟可幫不了她了,得靠自己了,“管事的,小的也想來討份活,剛好您也缺人,不如你讓我乾著吧,要是我乾得不好,我不要錢的。”“滾滾滾,瞎摻和啥呀”陳管事還冇發話,下邊的人就趕緊把他推開了,顯然,這件事做的對了陳管事的胃口,他並冇有製止。看來,這份工是打不到了。於清無奈地走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