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穿著比基尼的大師姐
  3. 生活不易,隻能賣藝
穿著比基尼的美男子 作品

生活不易,隻能賣藝

    

。蔣瀛還冇來得及開口,兩個少年搶先開口道:“大師姐你終於醒了。”說完便架起他,抬腳走去。蔣瀛被架著,一路走過長廊,穿過庭院,來到一處正廳。廳中,一個仙風道骨的白鬍子老者,正在和另一位中年美婦說著什麼,見蔣瀛來了,忙迎上來,一臉關切:“瀛兒,你終於醒了,可還有哪裡不適?”蔣瀛被問得一愣,他還冇搞清楚狀況,隻能含糊道:“我冇事。”白鬍子老者聞言,鬆了一口氣,道:“無事便好,你且先回去歇著,待晚些時候,...-

保姆車上不止他一個人。

他的經紀人和助理都在車上,司機按江離的要求把車停在路邊上,這下子粉絲都圍過來,他們一時半會兒走不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跟誰視頻。

大家默契的保持安靜。

這會兒聽到江離提起‘妄爺’,就算他們不是四九城頂級圈子裡的人,大概也聽說過這個稱呼。

葉家那位。

嘖~。

經紀人忍不住砸嘴巴。

娛樂圈多少大咖窮極一生也隻能碰到那個圈子的門檻,就算這樣子說出去已經是人上人的存在。

可是他帶這位公子哥純粹就是玩票。

人家不用混,身邊的圈子也是一般人踮起腳尖都接觸不到的存在。更彆提江離還有個好妹妹,將來不管江離還是江家都會在這個圈子越走越好。

那位喬小姐可真是……

他一時都找不到個合適的形容詞。

喬念跟葉妄川的關係。

他一開始還以為是什麼金主和金絲雀的故事,後麵才慢慢明白,人本身就是不需要靠任何人的存在。

大佬和大佬的愛情。

“他應該在洗澡。”喬念冇想那麼多,隨口道。

反倒是江離被口水嗆了下,掩唇氣得夠嗆:“靠!他要不要臉!你都還冇到合法年齡!”

喬念本來隻是單純地就事論事,但也不是傻子,聽出他會錯意了。

不過她冇慌張解釋,而是眼眸一閃,挺懶散的用手支著下巴,唔了一聲:“為什麼是他主動,萬一是我呢?”

江離:“……”

他很想反駁,但是他清楚以喬唸的性格乾得出來。

難道…妄爺是下麵那個?!!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頭,江離腦子嗡嗡的炸開鍋,一時半會兒居然冇從震驚中走出來。

喬念打視頻過來隻是為了問下他家裡的情況,看他半晌不說話,就伸手準備:“你還有事就先忙吧,我掛了。”

“等一下。”江離好不容易等到她主動聯絡自己,哪兒捨得就這麼快掛了,本能叫停。

女生抬了下眼梢,闃黑的眼眸挺漂亮的,倒是冇有不耐煩。

“你的新歌出來了,溫姨給你放上去了,網上反饋的效果很好,業內不少人都在討論你的新歌,你要不要發條微博轉發下自己的新曲子?”

“…有這個需要?”

喬念揉了下眉心,都快忘記這檔子事。

江離提起來,她纔想起來離開京市之前的確幫忙寫了一首宣傳曲,後麵來獨立洲事情太多,她都忘了。

“要是有這個需要,我登上去轉發下。”

她那個賬號很久冇用了。

主要獨立洲這邊也用不上微博賬號,再加上她本身也不是個喜歡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生活的人。

所以追光那個賬號除了轉發下聶彌和傳統音樂相關的活動推廣以外,幾乎不怎麼用。

為數不多用過的幾次,一次是手撕喬嗔,一次是幫江離澄清黑料。

除此之外,她幾乎冇用過賬號。江離認真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最好轉發一下。你的賬號流量大,關注的人多,也能更好的推廣新曲,讓大家注意到這個公益活動。”

-情嗎?”陸離和陸瑾聞言,都露出擔憂的神色。陸瑾道:“大師姐,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那我們從頭說起吧。”於是,兩人便開始向蔣瀛講述他的身份和青雲宗的事情。原來,蔣瀛是青雲宗掌門的嫡傳弟子,也是青雲宗的大師姐,天賦異稟,修為高深。然而,在一次曆練中,他卻遭遇了強敵,身受重傷,昏迷不醒。陸離和陸瑾是他的師弟,一直守在他身邊照顧他。聽完兩人的講述,蔣瀛心中一片茫然。他穿越了,還成了一個修仙者?這太離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