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克nb 作品

第 1 章

    

住讀者就愛這一套啊。因此他寫的小說從那時起便本本爆火,他的胃口也越養越大,原先僅存的慚愧感在一聲聲金錢入庫的提示音中消失殆儘。“就算我忘卻了初心,那又如何?我又冇犯法,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林一冷笑一聲,卻因為臉上動作幅度太大,牽連到了傷口,痛得他直抽冷氣。林一隻聽到一聲歎氣聲,細聽之下似乎還能感受到一絲憐憫慈悲。【還真是冥頑不靈啊……既然如此,那你便先感受一下吧,從今天開始,你便是《孤神》中主角...-

“媽媽,我不想要這樣的結局。”

林一正為自己的新書打下一個end,忽然家裡燈泡的燈虛晃了下,隨著一聲刺啦,所有光源都消失了,房間歸於黑暗和安靜。

停電了?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

林一暗罵一聲,剛想打開手機叫維修人員過來緊急搶救一下。畢竟編輯那裡催的緊,完結稿必須在今天之內提交。

但電腦螢幕的光突然亮起,一陣亂碼的數據流過後出現了鮮紅醒目的幾個字:“媽媽,我不想要這樣的結局。”

林一心裡一驚,還未等他有所動作,他便兩眼發黑,失去意識。

再次醒來是在一間充滿刺鼻臭味的閉塞小廁所,他渾身濕乎乎的,身上是某種黃色不明液體。

臭味刺激著他的脾胃,讓他差一點嘔吐出來。

黃色的汙穢讓他越發想到某種可能,他用手捂著鼻子,想要快點逃離這個噁心的地方,然而無論他怎麼推門,廁所門都紋絲不動。

有人在門外堆了很多東西不讓他出去。

到底怎麼回事?誰乾的?

林一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被洗得發白的校服,但已經被蹂躪得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了。

他的身體非常單薄,青青紫紫的地方非常多,稍微用力一按便將他痛得齜牙咧嘴的。

這種程度的傷已經足夠證明下手者的險惡用心了,那麼問題來了,誰霸淩了他,又或者說,誰霸淩了他這具身體。

這具身體很明顯不是他的。

林一眼色暗沉,目前發生的一切衝擊著他的世界觀,讓他感到十分陌生,心裡很冇底。

【滋…滋……林一先生午好!】

一個斯文的電子音在林一絕望的時候響起,林一停止了向門外呼救的行為,他警惕地尋找聲音的來源處。

但觸目可及的地方隻有他自己和空氣。

“你是誰?你在哪兒?”

【林一先生不必緊張,我主要是通過腦電波和您進行交流的,您可以將我理解為一個人工智慧,或者小說統稱的係統。】

“那你找我有什麼目的,我目前的遭遇都是你造成的?”

林一的用詞毫不客氣,係統沉默了一瞬,又用它斯文的嗓音說起話來。

“林一先生,你還記得你寫小說的初衷嗎?你曾說過你會成為一個內涵豐富有自己獨特風格的作者,可是你現在呢?隨著市場潮流改變自己的文風,為了流量狂虐自己的主角。”

“那還不是因為我寫正經小說冇人看。”

林一想要為自己辯解些什麼,可他的語言是這樣蒼白無力,因為他知道係統說的是事實,他變了。

在一次次嘗試寫出自己文風卻備受打擊的過程中變了。

那是他第一次嚐到流量的滋味,在他寫死其中一個主角之後。

從此他開始變本加厲,以市場為導向,創造出一個個狗血又俗氣的小說,他自己覺得並不滿意,但架不住讀者就愛這一套啊。

因此他寫的小說從那時起便本本爆火,他的胃口也越養越大,原先僅存的慚愧感在一聲聲金錢入庫的提示音中消失殆儘。

“就算我忘卻了初心,那又如何?我又冇犯法,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林一冷笑一聲,卻因為臉上動作幅度太大,牽連到了傷口,痛得他直抽冷氣。

林一隻聽到一聲歎氣聲,細聽之下似乎還能感受到一絲憐憫慈悲。

【還真是冥頑不靈啊……既然如此,那你便先感受一下吧,從今天開始,你便是《孤神》中主角諾裡的同班貧困生林一。】

林一的麵前出現一個數字麵板,上麵記錄著該身體的身份數據。

【姓名:林一

身份:維也納學院在讀生,由於學習天賦出眾被選入維也納學院,與諾裡是同班同學。

精神力:A級,據推斷,您成長期過去後將有一次機會實現蛻變,有極大可能升至SS級。

美中不足處:該身體被判定為病秧子體質,隨時都有猝死的風險。】

就這?看著還可以嘛,比一般小說主角開局標配都要好多了。

彆不會給我整些陰的吧。

果然,在身份卡那一頁消失後,就有一個緊急倒計時任務:“和諾裡打好關係,倒計時:30:00!”

什麼鬼,我這根本就出不去,怎麼跟他打好關係?

“我現在出不去,不完成會死嗎?”

林一忍住胃部不斷泛起的噁心,他現在分不清到底是氣味引起的噁心還是身體的虛弱。

【距大數據顯示,您的身體十分虛弱,再加上剛被他人毆打霸淩,如果冇有外力乾擾,您有99%的機率會心臟驟停而亡,而任務完成的獎勵恰恰就是您所需的特效藥。】

艸。

林一現在已經開始難受了,他清楚地知道,係統說的是真的。

“係統,你有積分商城嗎?”

【有,但您目前積分為零。】

“我想要賒賬,換一些東西。”

【……可以,但必須雙倍返還積分。】

“行。”

其實林一現在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他強行抓住門栓,用力掐自己手上的肉讓自己保持清醒。

他冇有兌換能放自己出去的東西,也冇有能讓他出去的東西,到頭來隻換了一瓶清潔劑,無論什麼樣的汙漬都能一秒消除。

林一使用完清潔劑後,彷彿完成了一件天大的事,他鬆了一口氣,卸了力一樣癱坐在地上。

聞著自己身上重新迴歸的清香,他滿意地點了點頭,係統複雜地看著這一切,林一卻好像開玩笑一樣說到:“這下可以體麵地逝世了,對了,我死以後可以回到現實生活嗎?”

【不能。】

“好吧,這麼無情呢。”

林一搖了搖頭,他的喘氣聲在一點點變弱,他清晰地感覺到身體機能在隨著倒計時的減少一點點流逝。

他快要死了,好睏啊。

【死亡倒計時:03:00】

來吧,死亡,我攤開身體來迎接你呢。

林一掙紮著身體靠在廁所門上。

【死亡倒計時:01:00】

林一的耳邊響起了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家裡的小貓咪在翻箱倒櫃找東西。

那個小傢夥,壞得很。

可是他好想它啊,以後就見不到它了。

恍惚中,林一看到一隻小胖橘慵懶地在沙發上打了個滾,用不可一世的眼神斜睨著他。

【死亡倒計時:00:30】

門開了,趴在門上的林一猛的一下落入了一個同樣瘦削的少年懷中。

藉著光,林一看見稀碎的金髮下麵,少年淺紫色的瞳孔閃過一絲流光,溫暖美好。

他抬起蒼白無力的手,想要儘可能的撫摸他,但卻被少年躲開了。

林一併冇有在意,隻是低笑一聲說到:“一直冇來得及跟你說,我喜歡你。”

什、什麼?

少年一下不淡定了,他紅著臉一把推開懷裡的人。

“林一,你人傻了?淨說一些胡話。”

然而林一聽到的卻是【任務完成,恭喜宿主獲得一瓶特效藥。】

係統自動把藥物輸送入林一體內,林一隻覺得心田處一股暖流流過,剛剛所有的難受或心悸症狀都消失了。

他這時才真正放鬆下來。

看著諾裡在風中淩亂的金髮,耳垂邊沿微微泛紅,臉上又燥又氣的。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可惜他還冇有進入預想的接吻環節呢,他就這樣潰不成軍了。

還真是又善良又純情呢。

諾裡看見林一臉上的戲弄這時候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他懊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早知道我就不放你出來了。”

但林一知道,他還是會將他放出來的。

少年的諾裡,性格堅韌,單純善良,最見不得彆人受欺負,一心想著替彆人出頭,哪怕最後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多麼善良美好的少年啊,所以你為什麼最後會把他虐成那樣呢?】

“我愛錢唄。”林一在心裡滿不在乎地說到。

【嗬。】

係統被他氣到了,再也不想鳥這個爛人一秒。

希望諾裡寶貝能早日看清楚這個爛人的真麵目,不要被他騙了。

破任務,害我們諾裡寶貝羊入虎口。

林一藉著牆壁慢慢恢複了自己的元氣,他麵色潮紅咳了半天。

諾裡糾結地上去詢問到:“你還好嗎?”

林一將嘴裡的血吞下去,笑著說到:“隻要諾裡寶寶抱抱,我就好了。”

諾裡心裡感覺一陣惡寒,他連連擺手道:“彆彆彆,我不搞同。”

“好吧~”林一遺憾地歎了口氣。

“來搭把手扶我去我的宿舍吧寶貝,我冇力氣了。”

“哦好。”

儘管諾裡心裡懷疑林一想要勾引自己,但麵上他還是應答幫助了林一。

等回到宿舍,林一才發現他和諾裡住在同一間宿舍,隻是這兩貨平日裡以來過的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涇渭分明。

林一這邊的空間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雜書,而諾裡那邊則貼滿了各種各樣的戰神海報,林一猜,那應該是他的偶像白言。

諾裡把林一扶到林一自己的床上,便拘謹地退回到了自己的空間。

為什麼呢?

林一回想起來,他給諾裡安排的那個不知姓甚名誰的舍友有個怪癖,不喜歡彆人擅自進入他的空間。

曾經的諾裡多次不長教訓,闖進他舍友的空間,結果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並不好過,每天被專業課的老師逮著罵。

說什麼他舍友是這一屆最有希望獲得卡菲爾獎的種子選手,他不學無術就算了不要帶壞好學生。

當時的諾裡:???

他是好學生那我是什麼?咱倆都是通過特招上的維也納學院,憑什麼我和他之間還得分出個高低貴賤?

但入學一個月以來,諾裡被他舍友的天賦折服了,從此甘拜下風,自覺服從規則。

那這位舍友最後的結局是什麼?

林一細細回想,好像是因為體弱多病猝死在獲獎的路上!

嘶,這該死的體質,高科技都救不了。

林一邊回憶邊給自己上藥,等他做好自己的事後,便看見諾裡抱著一本書比對著什麼。

-年的諾裡,性格堅韌,單純善良,最見不得彆人受欺負,一心想著替彆人出頭,哪怕最後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多麼善良美好的少年啊,所以你為什麼最後會把他虐成那樣呢?】“我愛錢唄。”林一在心裡滿不在乎地說到。【嗬。】係統被他氣到了,再也不想鳥這個爛人一秒。希望諾裡寶貝能早日看清楚這個爛人的真麵目,不要被他騙了。破任務,害我們諾裡寶貝羊入虎口。林一藉著牆壁慢慢恢複了自己的元氣,他麵色潮紅咳了半天。諾裡糾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