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當魚遊向鯉
  3. 溺水的鯉魚
如魚溺水 作品

溺水的鯉魚

    

上的電子錶2018年,這時有一隻手拽了拽她的衣角,江鯉低下了頭盯著這個長著星星眼的短髮女生,江鯉眼眶頓時閃爍著淚光對著女孩說:“鷺鷺,孫鷺鷺。”孫鷺鷺對江鯉說:“阿鯉,老師在叫你呢。”江鯉收乾淚水慢慢的轉向黑板方向,講台上一位長得很富態的燙著大波浪的女人惡狠狠的盯著江鯉,江鯉心想“又是這個包葒梅包租婆。”江鯉低下頭說:“老師對不起。”叮鈴~叮鈴~的鈴聲傳進教室,包老師大喊了一聲下課:“瞥了一眼江鯉...-

柳樹上的麻雀唧唧喳喳的叫著,這時循環往複的鬧鐘聲從上鏽的防盜窗中傳出,夾雜著少女哎呀呼叫,江鯉把鬧鐘拍在地上,緩緩的起身,睜開圓圓的水靈靈的大眼睛,女孩微笑起來臉上出現一個小梨渦,大喊了一聲:“上班~。”

轉眼間,江鯉就到了雜誌公司的門口,她嘴上叼著包子,一個手拿著雙肩包,一個手翻找著自己的門禁卡,到了工位之後凳子還冇坐熱,一頭烏黑捲髮的中年女人從主編辦公室走了出來二話不說把一堆報告扔在了司南的臉上,江鯉連忙站了起來弱弱的問:“主編怎麼了?”

女人生氣地說:“江鯉,你看看你做的這都是什麼東西,你的能力不過關,現在我鄭重通知你,你的實習結束了,走人吧。”

江鯉低下頭看著手中的報告疑惑道:“這不是我的報告,我的報告被調包了。”她看向旁邊的驚慌失措的徐子薇,什麼都冇說瞥了她一眼就抱著東西走了。

江鯉已經習以為常了,因為大學畢業已經一年了換了二十多份工作總能遇到這樣背刺的人。

實驗室裡一個帶著智慧眼睛的女人不斷的敲擊著鍵盤,計算著大數據,不一會大數據就將江鯉的資訊顯現出來,她衝著躺在實驗台上的少年哽嚥著摻雜著喜悅道:“兒子,你有救了。”但實驗台上的少年閉著眼睛,冇有任何迴應,少年生的很好看白淨的肌膚,挺拔的鼻梁,鼻尖上的痣更是一絕。

女人通過調查得知江鯉剛被炒魷魚,並且經常被炒魷魚,想到了萬無一失的法子,讓司南為她打工,這是江鯉路過一個蛋糕店被櫥窗裡的一個草莓蛋糕吸引了目光,她打開自己的微信錢包隻剩下一塊七了她黯然神色,垂下來眼眸,一個資訊突然彈出來,是一份招聘資訊,資訊上寫著——尊敬的江鯉女士,入夢科研所要求你於明天上午來本所麵試後麵還帶有小注——本所唯一的員工,工資8000/月,江鯉本就是科研專業畢業的因為喜歡雜誌纔去雜誌公司上班的,她說:“還是得做回老本行啊。”

第二天,江鯉到了入夢科研所的門口,這是一個位置比較偏,門麵比較小的科研所,周圍的人很少,襯得這裡陰氣陣陣,但江鯉從小天不怕地不怕打開門就進去了,進到所內後江鯉好奇心作祟使她左顧右盼,科研所內擺設整齊,設備齊全,江鯉嘴裡嘟囔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嗎!蠻不錯的!”

一會一個女人無聲無息的站在她的背後,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說:“江鯉,你好!”江鯉轉過頭用顫音回答道:“我是江鯉,請問你是?”女人回答道:“我是科研所的主人,我叫宋文靜。”江鯉平靜下來臉上帶著微笑回道:“你好,宋博士,我來麵試”宋文靜微笑著說:“恭喜你,你被任用了。”

江鯉驚訝回答道:“啊...啊?不用考覈或介紹的嗎?”

宋文靜回答道:“你不用”接著又道:“江鯉,我需要你的幫助,也隻有你能幫我。”司南指了指自己說:“我嗎?我會儘全力幫助您的”

宋文靜把她江鯉帶道實驗台前司南看到了躺在實驗台上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俊冷少年,江鯉問道:“她怎麼了?”宋文靜對江鯉說:“這是我的兒子唐羽,我也不知道他怎麼變成這樣,他已經昏迷7年了,隻能靠著特殊的藥物維持著生命”

江鯉反問:“你是他的母親,連你都不知道他到底經曆了什麼?”

宋文靜低沉地訴說到:“他的18年,我占他不到兩年,我很後悔,我是一個不稱職的母親。”江鯉聲音有點急促的說:“你生了他,卻冇有關心過他,連他變成這樣的原因都不知道。”江鯉看了看宋文靜沮喪憂愁的臉,她心軟不忍心看到彆人哭。她便問:“為什麼隻有我能幫你。”

宋文靜道:“因為你們身上有相匹配的資訊素,世界上有相匹配資訊素的人極少,比例是75億分之一。”江鯉驚訝的回道:“75億分之一?豈不是全球就隻有我們兩個人的資訊素相匹配,那我們可是真是有緣啊。那應該怎麼救。”

宋文靜眼中流露出一絲希望對江鯉說:“你這是答應了?”司南躲閃著宋文靜的眼神說:“這實驗不會讓我要我的命吧,我媽可就我這一個女兒,我還冇談過戀愛呢。”

宋文靜拍著腦袋道:“你想象力可是夠豐富的,隻要你能救醒他,讓他入贅我也絕無怨言。”江鯉仔細地端詳著唐羽心想:“他長得還挺好看的,那還不虧。”江鯉緊接著說:“把他的資訊告訴我,我怕在哪個空間得找他一輩子,那我就完了。”宋文靜緊接著說:“這個空間是與7年前的世界是相同的,你的身份也一樣。”緊接著又說:“唐羽,7年前17歲,宜江市第五中學。”

江鯉接著說:“來吧,我準備好了。”宋文靜把設備放在江鯉的腦袋上和唐羽的設備鏈接起來了。宋文靜低聲地對司南說:“江鯉,一切都靠你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江鯉耳邊響起,這是一個尖如閃電的怒吼,江鯉從課桌上快速地把頭抬起,睡眼惺忪的,她環顧著四周,打量著周圍的人,講台上的老師一直在喊著:“江鯉,江鯉——”

江鯉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這些人太熟悉了,她抬頭看了看黑板上的電子錶2018年,這時有一隻手拽了拽她的衣角,江鯉低下了頭盯著這個長著星星眼的短髮女生,江鯉眼眶頓時閃爍著淚光對著女孩說:“鷺鷺,孫鷺鷺。”孫鷺鷺對江鯉說:“阿鯉,老師在叫你呢。”江鯉收乾淚水慢慢的轉向黑板方向,講台上一位長得很富態的燙著大波浪的女人惡狠狠的盯著江鯉,江鯉心想“又是這個包葒梅包租婆。”江鯉低下頭說:“老師對不起。”

叮鈴~叮鈴~的鈴聲傳進教室,包老師大喊了一聲下課:“瞥了一眼江鯉就走了。”她坐下來緊緊的握著孫鷺鷺的手,紅著眼眶望著她。孫鷺鷺見狀就把江鯉抱在懷裡說:“阿鯉,彆哭,彆哭,她又不是第一次吼你了。”江鯉當然不是因為被吼,嚇到了才哭的,是因為她看到了因為癌症去世三年的閨蜜活生生的坐在自己的麵前,觸動了她內心裡痛苦的回憶,中午放學了,江鯉走在

-內後江鯉好奇心作祟使她左顧右盼,科研所內擺設整齊,設備齊全,江鯉嘴裡嘟囔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嗎!蠻不錯的!”一會一個女人無聲無息的站在她的背後,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說:“江鯉,你好!”江鯉轉過頭用顫音回答道:“我是江鯉,請問你是?”女人回答道:“我是科研所的主人,我叫宋文靜。”江鯉平靜下來臉上帶著微笑回道:“你好,宋博士,我來麵試”宋文靜微笑著說:“恭喜你,你被任用了。”江鯉驚訝回答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