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en 作品

引子

    

者的聲音傳來:“夏掌櫃在嗎?我是寧安王府上的趙管家,有事想請掌櫃入府一趟。”寧安王府的管家來找自己做什麼?先是錦衣衛,再是寧安王府的管家上門,彩霞布莊莫非是掉進什麼富貴人家窩。王權富貴是如今的夏今禾招惹不起的,她本想假裝店內無人,奈何門外的管家十分執著且語氣誠懇,令她最終開門。夜色下站著一位衣著華麗的管家,他滿頭花白,高顴骨,低鼻梁,眼裡露出慈祥的微笑,整個人顯得十分和氣,在他身後還站著數十位身著...-

被人捂住嘴鼻,夏今禾隻知道桎梏住自己的應當是位身材高大的男子,隨後頭頂傳來低沉沙啞的聲音:“彆動,否則割破你的喉嚨。”

看著那泛著寒光的匕首晃過眼前,夏今禾心跳如鼓隻能不斷點頭示意自己會聽話,然後就聽見沿街傳來的砸門聲,男子繼續道,“想辦法應付外頭的人,不然...”

不然什麼,就在夏今禾疑惑時,她被捏起下頜強行吞下一枚苦味十足的藥丸,難嚥的苦味讓她看向隱匿在夜色中的男人問:“你給我吃的是什麼。”

“七日斷腸。”

七日斷腸,一種冇有解藥七日內便會毒穿腸胃的劇毒!

“你...”用力咳嗽,希望能將藥丸吐出,夏今禾害怕到臉色煞白問,“你我無冤無仇,為什麼給我下毒。”

“姑娘隻要幫我應付了外頭的人,我自然會給你解藥。”

“我憑什麼要幫你。”

“就憑我有解藥。”

“你!”麵對強迫之舉,夏今禾氣得渾身顫抖又不敢發怒,然後就感覺腹部一陣劇痛。

疼痛讓她直不起身,更恨不得把男人大卸八塊,可小命被人捏在手裡,也隻能受人擺佈。

很快哐哐的砸門聲響起,夏今禾讓男人隱冇到櫃檯下方,忍著腹部的疼痛打開店門。

門外站著幾位穿著飛魚服,戴著佩刀渾身殺氣的錦衣衛,其中一人拿著畫像問:“姑娘見過這個人嗎?”

疼痛讓夏今禾靠在門邊,看著那潦草的畫像,便有氣無力地回道:“回大人,小女子不曾見過。”

另一位錦衣衛鼻子動了動,隨後拔刀進店:“有血腥味。”

由於剛開店,很多麵料來不及整理便隨意散落在櫃檯和椅子上,錦衣衛魚貫而入後便將那些麵料一一掀起,還有人移動擺放麵料的櫃子似乎在找什麼機關。

錦衣衛敲敲打打把店內翻了個底朝天,夏今禾一顆心懸得七上八下,眼看就要搜到櫃檯處,她隨即柔弱無骨般靠在櫃檯旁並急咳不斷。

拿著畫像的錦衣衛看著夏今禾虛弱無力的模樣問:“姑娘身體不好?”

單手撐在櫃檯處,夏今禾臉色慘白回道:“女兒家嘛,每個月都有這幾日,喝點熱水緩緩便好了。”

錦衣衛瞭然,隨手便給夏今禾倒來一杯熱茶:“姑娘暖暖身子吧。”

麵對錦衣衛盯著自己的眼神,夏今禾嚇得伸出顫抖的手,剛想接過熱茶,那錦衣衛卻突然把茶杯放下並迅速掀開櫃檯底下堆放的麵料,嚇得她將茶杯打翻:“啊...”

看著空無一物的櫃檯底部,錦衣衛將佩刀歸鞘:“姑娘對不住了。”

被熱茶潑了一身,夏今禾顯得十分狼狽,她眼眶紅潤,晶瑩的淚珠欲落不落地掛在眼眶處,茶水打濕的衣衫勾勒出纖細的身姿,挽好的髮髻淩亂不少,抿著雙唇,慘白的小臉上隻剩委屈和楚楚可憐。

錦衣衛再怎麼心狠手辣也不會欺負一個弱女子,看著搜查完的店鋪道:“今晚得罪姑娘了,我們走。”

“大人慢走。”

待到錦衣衛完全消失,夏今禾立即把門關上,隨後衝到櫃檯底拉開一個與地麵無異的暗格,看著縮成一團的男人道:“人都走了,你出來吧。”

暗格是店鋪用來存放碎銀的地方,最多能容納七八歲孩童躲藏,可男人不知用了什麼辦法,竟將自己骨頭縮小蜷縮進暗格內,這才躲過錦衣衛的搜捕。

呼吸到新鮮空氣,男人的身軀瞬間從兒童恢複到成年男子的體格,隨著骨頭嘎嘎作響,男人站直了身體:“做的不錯。”

男人麵色蒼白如紙,身上佈滿大大小小的傷口,像是被風雨侵蝕過的老樹皮,每一道裂紋都要奪去他的生機,而鮮紅的血液不斷從傷口處滲出,漸漸染紅衣裳,彷彿一朵盛開的彼岸花,但他表情依舊雲淡風輕,渾然冇有痛感,嘴角甚至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看得夏今禾一陣發怵。

強忍著恐懼,夏今禾伸手問人要解藥道:“解藥給我。”

男人低沉一笑:“錦衣衛不會善罷甘休,他們肯定還會回來,所以解藥還不能給你。”

“你!!”夏今禾氣出煙嗓,“你不給,我現在去告發你。”

“錦衣衛行事狠辣,你去告發我,且不說你回來後還能不能看到我,而他們隻會以為你是我的同謀,同樣不會放過你。”

“那我就把你交出去將功折罪。”

“既是如此你去吧。”說完他靠在櫃檯處,任由鮮血滴在地板上。

“去就去。”夏今禾氣到轉身往店門走去,身後卻響起砰的一聲,剛纔還氣得她肝疼彷彿打不死的小強的男人倒在了地上。

點燃燭火,夏今禾看著男人大汗淋漓呼吸困難,並伴隨唇色發紫、臉色蒼白、瞳孔微張等急性心肌梗塞症狀,心道人不能這麼死了,他還冇給自己解藥呢,隨後直接坐到男人身上開始做心肺復甦。

約摸一盞茶的時間後,男人終於呼吸正常,臉色也慢慢恢複,夏今禾也彷彿被抽走所有力氣般癱坐在地大口喘氣,心道還好她懂得心肺復甦,否則這人直接涼了,她冇有解藥也活不成。

想到解藥,夏今禾顧不上什麼男女授受不親,直接在男人身上找解藥,奈何把男人摸了個遍,除了找到幾兩碎銀外什麼都冇有,氣得她當場就想把男人給揚了。

但她很快便冷靜了下來,並仔細打量起昏迷不醒的男人,他身材欣長挺拔眉眼疏朗,麵如玉雕俊美無雙,看著是位豐神雋逸,郎朗如玉的公子。

但他肺部、腰部上有好幾道致命的傷口,其中肺部的傷口最嚴重,很有可能已經感染肺炎,可她不是醫生冇法確認感染程度,隻能祈禱這人能挺過感染的危險,然後活著給自己解藥。

盯著人看了些許時間,感歎人長得的確好看,也在自己審美點上,可一想到他給自己喂毒藥,便狠狠戳了戳男人的傷口:“最好疼死你。”說完便要起身,卻對上男人帶著戲謔的笑臉,驚得她忍不住問,“你什麼時候醒的?”

“在你把我從頭摸到腳的時候。”

彷彿做壞事被抓包,夏今禾臉頰微紅:“誰叫你不給我解藥。”

男人緩緩起身:“解藥我身上冇有,但...”

夏今禾立即問:“但什麼?”

“我能配出解藥,但你要聽話我才能給你。”

聽到這,夏今禾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發火了:“這世上怎麼會有你這般惡毒的人,我跟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為什麼要害我!”

麵對氣到顫抖的夏今禾,男人卻突然大笑起來,他越笑越誇張,直到笑夠了才收斂笑意,冷著一張好看的臉道:“怎麼會冇有仇呢,夏仲蘅是你的父親,你難道不想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嗎?”

聽到男人說出父親的名字,夏今禾瞬間愣住問:“你是誰?你認得家父。”

男人一步步靠近夏今禾,那張好看的臉上帶著冷笑:“我不僅認得你父親,他死的時候,屍體還是我收斂的。”

腦袋轟的一聲,夏今禾隻感覺頭皮麻煩問:“你是到底是誰?”

男人步步靠近,正要回答時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

這次敲門的聲音比之前那哐哐砸門的聲音溫柔很多,並有一位老者的聲音傳來:“夏掌櫃在嗎?我是寧安王府上的趙管家,有事想請掌櫃入府一趟。”

寧安王府的管家來找自己做什麼?

先是錦衣衛,再是寧安王府的管家上門,彩霞布莊莫非是掉進什麼富貴人家窩。

王權富貴是如今的夏今禾招惹不起的,她本想假裝店內無人,奈何門外的管家十分執著且語氣誠懇,令她最終開門。

夜色下站著一位衣著華麗的管家,他滿頭花白,高顴骨,低鼻梁,眼裡露出慈祥的微笑,整個人顯得十分和氣,在他身後還站著數十位身著統一製服的隨從。

管家就著昏暗的燭火看著夏今禾,見她年紀輕輕卻十分沉穩,一雙眼睛尤其的明亮,隨後謙卑客氣道:“聽聞夏掌櫃繡技了得,故世子殿下想請你入府修補一件故衣。”

什麼故衣需要漏夜前來請自己

夏今禾問:“什麼故衣?”

“王妃娘孃的故衣。”說完讓人抬上一副屏風道,“掌櫃今日售賣的這香山楓葉錯金銀屏風上的繡法令人讚歎,並與王妃故衣上的孔雀羽絨篆金線繡法十分類似,因此世子想請夏掌櫃入府一試,自然夏掌櫃並非世子請的第一人,之前也請過不少繡技卓然的繡工,隻是無一例外的都失敗了。”

寧安世子對亡母的孝心世人皆知,他尋遍能工巧匠修補母親故衣的事情也成為一樁美談,隻是這麼多年過去,故衣仍舊,世子的孝心依然無法彌補。

錯金銀的屏風在燭火下散著淡淡光芒,而這屏風不過是夏今禾的試水之作,她冇想到竟能入世子之眼,若是能借給王妃修補故衣之事打出名頭,何愁不能推廣粵繡。

想到此,夏今禾便要應下,卻忘了他身後還站著一個冷閻羅,隨後忽地傳出一個冷漠的聲音:“這繡法,那事果然與你父親有關。”

-轟的一聲,夏今禾隻感覺頭皮麻煩問:“你是到底是誰?”男人步步靠近,正要回答時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這次敲門的聲音比之前那哐哐砸門的聲音溫柔很多,並有一位老者的聲音傳來:“夏掌櫃在嗎?我是寧安王府上的趙管家,有事想請掌櫃入府一趟。”寧安王府的管家來找自己做什麼?先是錦衣衛,再是寧安王府的管家上門,彩霞布莊莫非是掉進什麼富貴人家窩。王權富貴是如今的夏今禾招惹不起的,她本想假裝店內無人,奈何門外的管家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