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吾V 作品

    

在,蕗草婆婆在這一支小人族部落裡有著很高的權威,她高聲呼喊了幾聲,那幾個小人才終於反應過來,連滾帶爬尾隨小小老頭mini而去。……前頭黑暗濃重,彷彿有一道厚重的帷幕從天空中垂落下來。不但吞噬光亮,甚至連風雪交響的聲響,都好像被遮蓋弱了幾分。而那道無形「帷幕」的影響範圍還在擴大,令人窒息的壓迫感蔓延在天宇之中。「哇——」天空之中的烏天狗,再次短促啼叫幾聲,便震動翅膀,落到了前頭看不清的濃重黑暗之中。...-

「我們一族,信奉亞烏西克普,蜘蛛母神。【寫到這裡我希望讀者記一下我們域名】災難來臨,黑暗和風雪降臨,女神遺忘了我們。」

「太陽,冇有了。村滴々國滴々,吞噬了日神。」

「魔神的爪牙帶來黑暗,襲擊了村落,族人都變成了石頭。」

蕗草婆婆用生硬的語調,開始向訴說這裡發生的事情。

她的用詞不算特別準確,神穀也隻能聽懂個大概。

不過,由此倒是知曉了為什麼卡姆依大地上會冇有太陽。

「村滴々國滴々」,蕗草婆婆是這樣發音的。可能是根據阿尹努語音譯過來的詞彙,神穀川無法理解具體的意思,但結合上下語境,「村滴々國滴々」指的應該是卡姆依大地上的一尊魔神。

暫且先將其理解指代為「村國魔神」。

村國魔神吞噬了卡姆依大地上原本的日神,給這片根源之地帶來了無儘的黑暗。

蕗草婆婆將這場災害稱為「無光之災」。

而身處在這片大地上的克羅波庫魯小人們,其信仰的神祗「亞烏西克普」,蜘蛛母神。在「無光之災」降臨時,冇有給予信徒們庇佑和迴應。

大量的克羅波庫魯在這片大地上受村國魔神爪牙的屠戮,殘存的族人也像這處聚落一樣,在望不到儘頭的黑暗和風雪之中,化為了石像。

「你們的母神,亞烏西克普,可以跟我詳細說說她的事情嗎?」神穀川問道。

「母神原本是這片大地上,慈愛的神威。她的四條手臂,分別為族人們帶來了引水、取火、紡織、烹調技藝。我們愛戴她,能感受到她。但在無光災害降臨之後,母神的氣息就在這片大地上消失了。」

蕗草婆婆用儘畢生所學的詞彙量,這樣解釋道。

「哦……」

大致明白了。

一開始的思路是對的,蜘蛛母神確實是卡姆依大地上的一尊神威。

符合這張地圖的任務要求。

但在村國魔神吞掉日神後,克羅波庫魯便再也感受不到他們神明的存在。

所以在無光之災中,蜘蛛母神有可能隕落了。

「亞烏西克普有神居或者神殿嗎?」神穀川追問。

「西北方,有座名為『禮文華』的大山,那裡是母神原本的居所。」蕗草婆婆這樣回答。

亞烏西克普,蜘蛛母神。是神穀川進入卡姆依大地以後,第一個知曉存在的神威。

雖然她有可能隕落。

但西北方的禮文華大山,目前而言還是有探索價值的。

在神穀川和蕗草婆婆交流的這段時間裡麵,日和坊稍稍恢復了一些精力。

她在邊上如法炮製,召喚出日光暖流,將周邊七個克羅波庫魯石像也喚醒過來。

很是積極。

可能是因為身為薩滿的蕗草婆婆,其本身的能量要遠大於其他小人,日和坊喚醒其他人要比喚醒蕗草婆婆省力很多。

至於那七個小人,剛甦醒過來的時候還顯得非常迷茫。

他們用無法聽懂的語言彼此交流了一陣,又得到了蕗草婆婆示意,齊刷刷地向著神穀川跪倒下來,口裡高呼「卡姆依」。

也是把神穀視作神明的表現。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克羅波庫魯們本身過於弱小,他們好像本身非常慕強,對神明也非常依賴。

在原本的母神亞烏西克普消弭無蹤後,急於給自己尋找一個新的信仰對象。

而天降猛男神穀川,很顯然符合他們慕強崇拜的心理。

某種意義上,這些和小小老頭還挺像的。

「按照蕗草婆婆的說法,蜘蛛母神消失以後,她的族人在這片無光的大地上艱難生存了很久,估計到後來很多人對母神的信仰都動搖了。現在可能想找能給他們提供庇護的新神。」

「那他們選擇信仰方式還真是樸素且務實……誰能罩自己就信誰。」

神穀心裡這樣想著。

但又覺得,小人族們這種心理好像可以利用。

手下的式神們發展到現在,對於「信仰」已經出現一定程度的需求了。

卡姆依看起來遠比普通地圖要遼闊,這片大地之上,不知道還有多少殘存的克羅波庫魯族人以石化的形式存在。

如果能把他們都救下來的話,或許可以引導他們,信仰自己手下的某一個甚至多個式神?

神穀清楚地記得,賣藥郎曾說過,他獲取信仰的來源並非完全是人類,也包含也一些特殊的精怪。

所以,有智商的怪談也是可以提供信仰的來源。

「瑪麗的信仰已經在現實裡初步傳播開來。而般若和小貘都快晉升B級,他們兩個是之後最需要信仰來源的……不知道能不能引導克羅波庫魯一族把他們供奉起來。」

「有一說一,最適合在克羅波庫魯麵前造神的其實是日和坊。但小太陽現在評級太低了,遠冇有到需要建立神社的地步。」

神穀一邊聽著蕗草婆婆講話,一邊在心裡未雨綢繆,規劃能謀取什麼好處。

等到談話進行二十多分鐘後,原本正在警戒狀態的小小老頭突然叫嚷起來。

「阿巴!阿巴!」

小斥候的反應非常激烈。

似乎是有什麼巨大的變故即將發生。

這時候——

風雪怒號的漆黑天穹之中,出現了一隻鳥禽的身影。

「哇!」

悽厲的鴉鳴聲響徹,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神穀抬頭,凝起眼眸。他認識空中的那隻大鳥——

先前遇到過的烏天狗。

見到鴉天狗出現,剛從石化狀態中甦醒過來的幾個小人族,包括蕗草婆婆在內都明顯恐慌起來。

「卡姆依大人,那隻烏鴉是魔神的先鋒,它出現之後,魔神的爪牙們『夜盜』就要來了。」

「啊?」

魔神的先鋒?

按照之前和那隻烏天狗的接觸,神穀感覺事情並非如此。

但現在也不是談論這種問題的時候。

因為神穀川已經感覺到了,從這處聚落的外圍,正有一股似曾相識,汙穢又邪惡的氣息出現。

他凝著視線朝外望去,原本就昏沉無比的天空,麵前的那半邊天裡,彷彿有更深邃恐怖的黑暗凝聚。

身邊那些克羅波庫魯小人,無頭蒼蠅一樣又跑又叫,嘴裡喊著一些無法聽懂的話語。

也隻有蕗草婆婆勉強能保持鎮定,顫顫巍巍站在神穀川的邊上。

小人族的舉動,讓神穀感覺他們和小小老頭更加相像了。

搞不好他們真的是遠親。

這些克羅波庫魯們說不定是以後提供穩定信仰的種子,神穀不打算讓他們在這裡消耗掉。

「小小老頭。」

他開口呼喚自己的斥候,並且掏出如月列車鑰匙,將原本立在聚落之外的車站,直接召喚到了身邊。

「帶克羅波庫魯們上如月列車。」

「阿巴!」

小小老頭的本體察覺到危險,在外圍汙穢氣息凝聚的那一瞬間,其實就已經跑路縮回鳧鳥銅牌裡去了。

不過他把身外身留了下來。

小小老頭這種察覺到危險就開溜的本性,是得到過主人支援的。

而且學會了【身外身】後,神穀更加支援他本體緊急避險。

有分身在也是一樣的。

身外身有些時候能做的事情比小小老頭本體還多,畢竟可以當消耗品來用。

「阿巴!阿巴!」

小小老頭mini得到命令,立馬跳上還在構築中的如月站台。

剛甦醒過來的克羅波庫魯們,並冇有第一時間跟上。

好在,蕗草婆婆在這一支小人族部落裡有著很高的權威,她高聲呼喊了幾聲,那幾個小人才終於反應過來,連滾帶爬尾隨小小老頭mini而去。

……

前頭黑暗濃重,彷彿有一道厚重的帷幕從天空中垂落下來。

不但吞噬光亮,甚至連風雪交響的聲響,都好像被遮蓋弱了幾分。

而那道無形「帷幕」的影響範圍還在擴大,令人窒息的壓迫感蔓延在天宇之中。

「哇——」

天空之中的烏天狗,再次短促啼叫幾聲,便震動翅膀,落到了前頭看不清的濃重黑暗之中。

而雪原上的神穀川,則是亮了武器。一手持一文字,一手持報喪女妖,迎著風雪朝前走了幾步。

烈風裹挾著雪屑劃過他的臉頰,扯送他的衣襬,寒冷刺骨。

恐怖而凝重的黑暗,像墨水於清水中暈開一樣,在前麵不斷擴散。

但神穀川卻冇有任何動搖,繼續朝前,一雙微縮起來的眼童,帶著深邃而鋒銳的色彩。

接著[秋毫斬]提供的視力加成,他看見了。

前方被黑暗吞噬的雪地上,有些黑影正在緩慢立起來,大小不一。

隨著這些黑影出現,那股汙穢邪惡的氣息一下子變得更加濃重。

黑影是人形,立在黑暗裡麵顯得異常模湖,扭曲,混濁。

神穀川可以聞到它們身上令人作嘔的臭味。

這些應該就是蕗草婆婆所說的「夜盜」了。

神穀還在夜盜的身上,看見了極為在意的事物,它們的身體上有漆黑的東西在蠕動。

黑色的蛆蟲。

青木原裡見到過的那種!

也難怪神穀會覺得夜盜們身上的氣息似曾相識,原來根源在這。

「黑蛆?有這些東西在的話,那麼夜盜肯定是我的敵人了。」

因為青木原裡麵的經歷,神穀川對黑蛆持完全敵對的態度。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群夜盜身上的蛆蟲數量並不算太多。

每個個體身上,不過隻有幾條在蠕動。

可以應對。

「發光的,都該被撲滅。」

「撲滅……」

夜盜們在雪地裡麵扭曲,交疊開口,手裡持著樣式不同的殘缺武器,飄忽著緩慢靠近。

他們講的話並不是阿努尹語,可以完全聽懂。

似乎可以證明這些夜盜的身份,並非卡姆依土著。

「他們的身上有死掉太陽的味道。」原本在神穀川手心的日和坊,這時候已經爬到了神穀川的肩頭,不知道是不是初臨戰場的緣故,小丫頭看起來居然挺興奮,揮了揮拳頭:

「他們是壞東西!神穀大人,打他們!」

揍他們,我的王!

可能是出於對自家大人的無比信任,冇有神穀川的吩咐,日和坊並冇有該像小小老頭那樣馬上逃跑。

說不定是以為自己需要留下來協同作戰……

「回去。」

神穀側了側頭。

日和坊到底是乖巧聽話的,聽了命令,當即就化作一陣暖流,鑽回到了晴天娃娃裡麵。

因為小太陽退場,雪原陷入一片濃重黑暗之中,隻剩風雪怒號的聲音。

……

另一邊,蕗草婆婆也跟著上了站台,即便她並不知道這突然出現的建築到底是什麼。

但直覺告訴她,現在這個情況,肯定得聽那位卡姆依大人的話才能活命。

哐鏘——哐鏘——

黑暗之中,傳來了巨大的噪聲震響。

兩束刺眼的光亮,不知道從何處照射過來,刺破周圍昏黑的環境。

接著光亮,蕗草婆婆看見一個巨大的鋼鐵造物,從風雪之中呼嘯而來。

「阿巴!」

小小老頭mini揮手,招呼小人族人上車。

蕗草婆婆是最後一個進車廂的,進到裡麵,她和幾個族人一起,爬上座椅擠在一起,透過如月列車的玻璃窗,朝著那位卡姆依大人的位置看去。

那位大人正站在凝重的黑暗邊緣,孤身一人,在他的麵前已經有汙穢的夜盜身影出現。

刺眼的列車車燈冇有直接照射到卡姆依大人那裡,所以隻能看得模模湖湖。

族人嘰裡咕嚕地交流,依舊是怕得不得了。

蕗草婆婆也不禁擔憂起來。

魔神的爪牙突然就來了,數量還這麼多。

這位突然出現的外來卡姆依大人,會不會也和母神一樣,消弭在無儘的黑暗之中?

如果這位好不容易出現的大人也消失的話,那麼族人們又該依靠誰呢?

哐鏘——哐鏘——

如月列車移動起來,窗外的景象開始後退。

卡姆依大人的身影,眼看就要被深邃恐怖的黑暗完全吞噬。

在這時候,蕗草婆婆看到那位大人持槍的手抬起,朝著右手的長刀上一抹。

滋滋!

耀眼無比的明黃雷霆光亮,從他手中的長刀繚繞迸發而出,將前頭凝重的黑暗扯開。

雷光映照著他孤立著的身影,以及被風雪不斷扯動的黑衣,耀眼無比。

哐鏘——哐鏘——

如月列車完全啟動,帶著車上的幾個小人族朝著安全的夢幻樂園區域躍遷。

蕗草婆婆最後隻看到——

明黃猙獰的雷弧,將雪地和空中飛舞的雪屑刺照得慘白,顯現出那些大大小小,體型各不相同的夜盜。

醜陋,混濁,汙穢不堪。

而那位大人手裡持著耀眼光芒,獨自朝著黑暗深處走去。

他手上的雷光,是從天穹垂掛包裹下來的巨大黑暗中的唯一一抹光亮。

明亮,閃耀,煌煌正道。

之後,如月列車撞破虛空,無論是卡姆依大人,還是那群夜盜,則都是無法再看見了。

【】

-克羅波庫魯小人們,其信仰的神祗「亞烏西克普」,蜘蛛母神。在「無光之災」降臨時,冇有給予信徒們庇佑和迴應。大量的克羅波庫魯在這片大地上受村國魔神爪牙的屠戮,殘存的族人也像這處聚落一樣,在望不到儘頭的黑暗和風雪之中,化為了石像。「你們的母神,亞烏西克普,可以跟我詳細說說她的事情嗎?」神穀川問道。「母神原本是這片大地上,慈愛的神威。她的四條手臂,分別為族人們帶來了引水、取火、紡織、烹調技藝。我們愛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