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洛初薑鈺 作品

第625章

    

不陰不陽的笑了笑,意有所指道:“算起來,的確是有那麼位客人。跟你也還算熟識。”薑鈺就明白了,他嗓音平緩,緩緩吐出哪個名字:“陳洛初?”“東西差不多,都交代出來了。現在就是為了以防萬一,等著看看她身邊那些人,手裡有冇有什麼。”陳橫山道,“她知道的事情有點多,也是真讓人放不下心。”薑鈺並未有任何異狀,似乎對於這個結果,並並不覺得有任何不對的地方。“阿鈺,既然你跟她認識,這飯就由你去送吧。”蕭葛道,“不...此時白家迎來了一位貴客。

同為南州豪門世家的陶家,陶盛。

陶盛今年也是二十出頭,前些年因為在國外讀書,攻讀了碩士學位,如今回到南州,也算是衣錦還鄉。

他與白清淺當初在貴族初中時,算是在同班的同學。

而白清淺自小就在生的無比清純貌美,這陶盛心底也是裝呈了對白清淺的愛慕之情,畢業時就曾對白清淺表達過自己的愛慕之情。

但可惜白清淺這時以自己還未成年,不願意交往為理由拒絕了他,這然陶盛無比傷心。

這也是他選擇出國留學的理由。

然而在外留學幾年過去,他竟然聽說白清淺有了婚約,且還是江州嚴家之時,心底不由得湧上一絲悲傷。

畢竟嚴家身後可是江州禦劍門。

他陶家雖然也是豪門,但家族世代經商,無法和真正擁有硬手腕的嚴家爭奪,於是在父親的嚴詞拒絕之下,陶盛的感情也隻能埋藏心底。

但很快,他又聽到了嚴家覆滅的訊息。

“嚴家覆滅?這難道不是命運對我的垂憐?”

陶盛很快打點好了在國外的一切,包括甩了自己懷孕的外國女友,馬不停蹄的趕回了南州。

僅僅第二日,他便上門來拜訪白家。

“清淺,聽說嚴家最近覆滅了,我很擔心你,這些江湖之人的仇殺實在是讓人難以安心。”

白清淺的會客廳內,陶盛品嚐著微黃的茶水,一臉擔憂的看向白清淺,然而白清淺此時卻心不在焉,哪怕給陶盛上的茶葉也隻不過是普通貨色。

她親自挑選烘焙的茶葉,根本就冇有拿出來。

“嗯,嚴家平日裡也算是作惡多端,有此下場,不足為奇。”

見白清淺對這嚴家的憑藉如此不堪,陶盛心底大喜,自以為自己的機會到了,於是推了推臉上的眼鏡,笑道:“那清淺,你現在已經是自由之人了吧?”

“自由?”

白清淺托腮,嗤笑一聲,黯然道:“我哪裡來的自由,一切還不是要聽父親的安排。”

“伯父?”

陶盛皺了皺眉,隨後伸手去碰白清淺放在桌子上的手,誰知道白清淺如觸電一般的抽了回來。

見白清淺如此,陶盛心底微微有些不悅,但還是微笑開口道:“既然這樣,清淺,我可以替你去想伯父求情,讓她給你自由。”

“真的?”

白清淺眼神冒出一絲希翼之色,但又很快熄滅。

“算了吧,我父親固執己見,不會聽彆人的意見的。”

“放心吧清淺,有我在,伯父一定會想通的。”

陶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保證道:“清淺,若伯父還是不肯放手,不如你就跟我走吧,我這次回南州便是要大展拳腳,成立整個南州最大的商業帝國。”

“我相信以我的人脈,以我的頭腦,伯父一定會很開心的。”

聽到了陶盛話裡話外的意思,白清淺微微蹙眉。

但她還冇有來得及說話,會客廳的門便被人強硬推開。

隻見一臉冷色的白振華從屋外走進來,望著陶盛,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陶家的少爺,我勸你還是彆做美夢了,我女兒已經有了更好的婚配人選,你不配,懂嗎?”了。薑鈺冇有理他,隻是問小蝴蝶:“你知不知道怎麼約媽媽見麵?”“知道呢,以前,小蝴蝶,都是自己給媽媽,打電話的。”薑鈺摸摸她的頭頂:“那小蝴蝶自己打。”“爸爸不想媽媽嗎?”小蝴蝶反問道。薑鈺沉默,他不能在孩子麵前形容得兩人關係惡劣,良久後說:“爸爸想媽媽的時候爸爸會自己打,現在是小蝴蝶想媽媽不是嗎?所以小蝴蝶也要自己打。”“哦,那小蝴蝶自己打。”她乖巧的的等著陳洛初那邊接通,已經準備好了訴說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