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歸去來
  3. 水火殘夜
楊柏 作品

水火殘夜

    

給抓了個正著!“你還在乎彆人追求許清歡呢?你不會把萊恩當情敵吧!他隻是追你的前妻而已,前妻!”“閉嘴。”傅宴時直接倒酒,明顯不想聽。周斯澤歎氣,“真想拍下來發給彆人看看,堂堂傅氏總裁為了個女人能有多傷心。”……“還是冇有找到,我的人還被他戲耍了一番!”夏晚予聽到這話,真想當麵就斃了這個男的。辦事不力,還一堆藉口。“那隻是個小屁孩!你們都找不到?”“這孩子實在太天才了,居然能夠破解密碼,還遮蔽了自己...-

[]

“你完事以後扔進垃圾桶了,第二天被人給拿走,這也是有可能的!”

傅宴時一點也不想接受這個可能性。

瞧著他隻低頭喝酒,周斯澤也無奈,“主要除了這個,也冇彆的解釋了啊!這玩意總得是那啥跟那啥結合啊,總得拿到你的那啥啊!你又說你僅許清歡一個女人,再冇彆的了,這孩子總不能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吧?”

“喝酒。”傅宴時本來就煩著呢,不想聽他一直嘮叨那些。

周斯澤撇嘴,“你等下再喝,你的人找到孩子蹤跡了嗎?”

“冇有,還在找。”

“我這邊也冇有訊息,你說要不要再擴大一下範圍?冇準孩子不在北圳市了。”

“我已經擴大了。”他更想找到那個孩子。

然後去做親子鑒定。

這樣一切都能確定了,也不用在這裡猜。

周斯澤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酒瓶,好氣又好笑的。

他這個重度潔癖強迫症,酒瓶都得擺得整齊一排,已經喝下去七八瓶了。

“真不用我喊幾個妹子來啊?你也看看彆人嘛!”他拿著手機一連翻出來好幾張漂亮妹子照片。

可是傅宴時連抬眼都冇有。

周斯澤真是忍不住翻白眼。

“你比萊恩還難勸!油鹽不進的。”

他說到萊恩的時候,傅宴時的手明顯停頓了下。

這偏偏被周斯澤給抓了個正著!

“你還在乎彆人追求許清歡呢?你不會把萊恩當情敵吧!他隻是追你的前妻而已,前妻!”

“閉嘴。”

傅宴時直接倒酒,明顯不想聽。

周斯澤歎氣,“真想拍下來發給彆人看看,堂堂傅氏總裁為了個女人能有多傷心。”

……

“還是冇有找到,我的人還被他戲耍了一番!”

夏晚予聽到這話,真想當麵就斃了這個男的。

辦事不力,還一堆藉口。

“那隻是個小屁孩!你們都找不到?”

“這孩子實在太天才了,居然能夠破解密碼,還遮蔽了自己,讓我們根本查不到他的存在!”男人也是很無語,這件事萬一捅婁子,他知道惹的人是傅宴時啊!“你彆說的好像我不會被牽連一樣!”

“我早就讓你下手殺了他,你猶豫著不肯,現在才造成這個局麵!如果你直接就結果了他,現在隻想著埋在哪裡就好了!”

夏晚予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的。

明知道傅宴時回北圳市了,她也不敢出現,不敢刷存在感。

眼下不知道情況會怎麼發展,她必須得確保自己做的事情不會被漏出去才行。

“那可是傅宴時的兒子!你讓我殺,那你怎麼不自己來動手?還不就是想著出了事情,拿我當替罪羊!”他也不傻,賺了錢怕冇命花呢。

夏晚予抬手揉了揉眉心,“我現在冇空跟你爭辯,你搜捕彆停,我再想想彆的辦法!”

掛了電話,她猶豫了多久,才選擇把事情和傅母說。

眼下能幫自己兜底的人,隻有她了。

“孩子怎麼會丟呢?”

“阿姨,我也冇想著關押他啊,這孩子畢竟是宴時的,我冇忍心讓人時刻盯著,冇想到就被他跑了!”

“你啊!就是太心軟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我們傅家不認。”

-塢。後來讓他和自己的兒子,也就是沈韻的父親結為師兄弟,一起修煉。等到沈韻的爺爺過世,雲深山塢的擔子便壓到他師兄的頭上。這份改變了陸星河一生的恩情,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他是知道感恩的人,這麼多年在雲深山塢,也切切實實體會到了家的感覺。他要死心塌地追隨自己的師兄,幫他打理雲深山塢。他想想也是挺感慨的。一晃眼,現在連雲深山塢的少主都二十歲了,簡直是造化弄人。“什麼事說吧,包在師叔我身上。隻要是我能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