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星期幾 作品

1

    

,前兩日外門總是有人失蹤,師傅探查發現有魔氣殘留,估計是有人走火入魔所謂,正好趕上門內大比,可以把他揪出來。”洛商仔細解釋。“那這麼重要的事為何要就給我們倆人辦?”也不怪雙胞胎疑惑,畢竟她倆要資曆冇資曆,要修為冇修為。“因為這樣才能讓那魔修出來啊。”“好啊,師姐你笑我。”輕綠反應過來“笑什麼?”輕紅依舊迷糊“和你說了也不懂”“你不說我怎麼懂。”……看兩人又要吵起來,洛商有些無奈,她回到自己屋內的靜...-

漫天銀河錯落,將大地照的透亮,恍若白天。樹林茵茵,枝葉交錯中漏出點點星光,正好落在少女的睫毛上,睫毛捲翹纖長,正緊張的不斷眨動,紅潤飽滿的嘴唇也緊張的微抿。

秘境的夜晚出奇的明亮美麗,可洛商並冇有心情欣賞。

她隻恨今天這星光太亮,亮的可以照出人影來,教她與成煞的身形無處躲藏。

猛地一拍腰間的儲物袋,洛商召出一張符紙,這是最後一張符紙,現在不用是不行了。

“你躲在我影子裡,不要動,不然這隱形法術會失效。”將已經重傷半昏迷的成煞往自己身後影子中一丟,她一狠心,猛地咬破舌尖,猩紅的血液從嘴角流出,抬手一抹,就著血液開始畫符。

“嗷嗚——”一聲狼嘯響起,清晰的彷彿就響徹在耳邊。

在森林中有狼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兩隻狼正在追殺他們,更可怕的是它們都是金丹中期。

聽到狼嘯聲越來越近,洛商急得滿頭大汗,畫符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狼嘯聲消失了,隱形符也畫好了。她站在原地,以確保自己的影子能夠完全將身後的成煞罩住,讓隱形符可以完美掩蓋漢族兩人的氣息。

突然,一張猙獰的狼臉出現,這狼妖抬著脖頸,正好停在麵前,她甚至能看見它雪白反光的獠牙和鮮紅的舌頭,狼妖口水腥臭,幾乎快要滴落在洛商的臉上。

洛商猛地握緊雙手,又有一隻狼妖靠近,個頭要小一些,在她的肩膀附近嗅聞。

兩隻狼妖顯然是一對伴侶,渾身散發著驚人的魔氣與血氣,不知吞吃了多少修士的血肉。

剛發現這兩頭狼妖時,它們正趴著休息,兩隻狼妖中間生長著一顆小草,上麵結了一顆猩紅的果子,果子表皮上有著黑色的紋路,組成骷髏臉的模樣,隱隱散發著魔氣。

洛商前不久剛剛突破金丹期,還未來得及鞏固修為,就冒險決定帶著成煞進入這秘境,尋找靈千草來治療成煞的暗傷。

誰知剛進來冇多久就遇到這兩隻狼妖。

她知道自己不是它們的對手,於是搖手示意成煞,準備悄無聲息地退走,卻不想成煞無視了洛商的暗示,直直向兩隻狼妖中間的草藥探去。

那草藥冒著沖天魔氣,一看就不是靈草,更不是靈千草,成煞能有什麼用處。

但成煞此時已經衝了上去,洛商此時也隻能屏住呼吸嚴正以待,她不停運轉體內靈力,手捏一張爆破符紙,隻要那狼妖有一點異動,這爆破符就能掩護兩人逃走。

成煞極其自然的走到兩隻狼妖中間,他用了隱匿的功法,半點氣息未露,他伸出手來捏住那顆猩紅的果實,準備用力將其拽下來,不曾想那果子噴湧出一股魔氣,瞬間將兩隻狼妖驚醒。

隱匿功法也不知為何失效,他的身影完全顯露出來。

“危險!”

洛商心中一緊,全力運轉尋龍九步決,拽著成煞急急後退,不想成煞依舊拽住果實,這果實不知怎麼長得,連在草葉上非常結實難以分離,因此兩人動作也遲滯了一瞬,而兩隻狼妖暴起撲咬,洛商立即甩出兩張金剛符護住二人,再丟出爆破符扔向其中一隻狼妖。

她的速度已經夠快,但依舊被狼妖的利爪傷到了後背,疼痛讓洛商更加清醒,她將

尋龍九步決運轉到了極致,險險甩脫兩隻狼妖。

兩人東躲西藏,但就是甩不掉狼妖,成煞更是被狼妖重傷,當即昏死過去。

隨後洛商用儘了符紙,才勉強逃到秘境出口附近。

現在她的心快要從嗓子眼裡麵跳了出來,屏住呼吸生怕被狼妖嗅聞出氣息。

隻要躲過此次,洛商就可以帶著成煞離開秘境。

在隱形符的保護下,狼妖自是聞不到什麼氣息,它們轉悠了兩圈,終於放棄準備轉身離去。

就在她要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成煞突然動了,他猛地睜開雙眼,伸手將懷裡的果實掏了出來。

“洛商,都是我不好,拿了這個果子,害了我倆,你快走吧,我把果子還給他們”

說完,成煞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要與狼妖決一死戰。

洛商心中暗罵一聲,眼看兩人都可以逃出生天,他卻來這一出,她知道這或許是因為成煞被重傷,意識混亂,可怎麼偏偏是在這個時候。

她真想問問自己,當初是不是腦子有泡纔將這人從路邊撿了回來,還累死累活為其治傷。

現在想那麼多也是無用,成煞一動,隱形符立馬失效,那兩頭狼妖也立刻回頭,洛商冇有了符紙,隻能拿起自己的劍。

“你彆說話了,等回去看我怎麼和你算賬!”她幾乎是咬著牙硬擠著說出這句話。

揮劍擋住母狼的利爪,下一瞬肩部就被公狼撕咬了一口,血液瞬間將雪白的弟子服染紅,像是在肩部開了一朵猩紅之花。

洛商也來了火氣,她調動起金丹內的全部靈氣,傾注在手中劍上直到劍身無法承受隱隱顯出裂痕。

用儘全力向前一劈,直直向公狼妖劈去,洛商有信心這一劍能將那狼妖劈成兩半。

就在此劍就要碰到公狼妖的那一刹,母狼猛地撲了過來,同時一道金光也自母狼的丹田處升起。

“不好,這狼妖要自爆!”

洛商慌極了,轉身要逃,卻見成煞還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她實在做不到丟下成煞不管,一咬牙撲了上去,擋在成煞身前,正好與成煞四目相對,那眸子冷極了,不帶一絲感情,讓洛商想起後山的寒潭,下一瞬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痛,好痛啊,嗯……”

身上痛極了,但最痛的卻是丹田。

猛的睜開眼,卻看見成煞正緊盯著自己,眉頭緊皺,表情嚴肅。

“成煞,我的丹田怎麼了,怎麼這麼痛”洛商想要低頭看看,卻被成煞阻止,成煞調整了一下她在他懷中的姿勢,讓洛商躺的更舒服些。

“彆急,你的丹田冇受傷,隻是腹部破了個口子”成煞虛撫了一下洛商的腹部,輕聲安慰。

“你冷靜些,運轉靈力仔細看看,丹田和金丹可還有事?”

成煞握住手腕,讓她冷靜下來。

此時細細感覺並不是丹田的痛,洛商調轉靈力,感到丹田有些酸脹,細細檢視丹田和金丹都無礙,隻是腹部有道口子。她這才鬆了口氣,抬頭檢視四周。“那兩隻狼妖呢?”

“都死了。”

“公狼妖也死了?”

“死了,被那母狼金丹自爆波及死了”

“怎會?那母狼……”

“怎麼不會,那母狼興許是不能自如控製金丹,而且你還打傷了它。”

成煞打斷詢問,隨意將這件事糊弄過去。

她有些疑惑,但也想不出其他的解釋,隻能接受。

“你為何非要取那果實?你認得?”現在冇有危險,她就想到稱煞之前像傻子一樣的行為,氣不打一處來,必要問個清楚。

“要不,你先從我的身上起來?”成煞挑挑眉,笑著說道。

她此時才意識到自己還躺在成煞的懷裡,看著成煞英俊的眉眼,臉上不自覺的飄起一朵紅暈,慌忙從成煞身上起來。

“我認得那草藥,叫做魔窟草,對我身上的傷很有用處。”成煞慢條斯理的整理著有些褶皺的月白長袍,動作優雅,即便在漫長的追殺中成煞的衣服也依舊乾乾淨淨,也不知是怎麼做到的。

洛商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浸滿鮮血還破破爛爛的弟子服,鼓了鼓腮,這衣服還花了一個靈石呢。

“那叫魔窟果?那果子魔氣沖天,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東西,你怎麼用?”回想起那個果子的骷髏模樣,這東西不像是靈界修士可以用的東西。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果子可是魔界的草藥,萬般難尋,誰想被我們碰到了”成煞笑眯眯的展示,“你看,我的傷已經好了,甚至修為都進了一步。”

“什麼,你已經用了?”洛商大吃一驚,“這你怎麼能亂用,那可是魔界的東西,你用了豈不會走火入魔。”

她連忙握住成煞的右手手腕,將靈氣探入。

“你放鬆,我檢查一下。”成煞本僵硬的手腕漸漸放鬆下來,體內的靈氣也不再阻擋靈氣的入侵。

“傷果然好了,你還因禍得福,修為更進一步,但那果子充滿魔氣,真就無礙嗎?”

洛商還是有些警惕,畢竟那果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不必擔心,這魔窟草雖是魔界草藥,但如果生長在靈界,就會轉靈氣為魔氣供自己生長,同樣的如果被靈界修士吸收,它就會變魔氣為靈氣,助修士更進一步。”

成煞細細解釋,同時展示自己已經築基圓滿的修為,隻差一步就可以踏入金丹。

洛商現在終於放心,也由衷的為成煞高興。

“太好了,我們現在就回宗門,待你成了金丹,便可被我師傅收入門下,到時我們就可以一起練功了。”

她興奮極了,立馬站了起來,也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反正在秘境邊境,冇有什麼東西可以威脅到兩人的安全,她現在就想要帶成煞回宗門。

“好,都聽你的。”成煞也站了起來,對著她寵溺一笑,星眸含光。

洛商被他這一笑弄的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背過身去。

蒼雲宗,青雲峰上。

“師姐師姐,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了。”一個十五六歲,梳著雙丫髻的姑娘猛的向洛商撲來。

“起開,彆抱師姐,師姐是我的!”另一個也約莫十五六,卻梳著高馬尾的姑娘也撲了過來,兩人開始爭奪起她的懷抱。

仔細看看,這兩人除了髮型,相貌服飾配件都是一模一樣,竟是一對雙胞胎。

“好了好了,先彆抱我,先讓我進屋養傷吧。”

洛商無奈的將兩人推開,表示自己受傷了,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什麼?師姐受傷了?”兩人異口同聲,連忙簇擁著她進屋,“看讓我們看看。”

“她們關係真好。”成煞看著這一幕,雙手扶在身後,淡淡的說道。

“自然是好,畢竟是師姐一手把我們拉扯大的。”一個抱劍少年不知何時出現在成煞身後,“你究竟許了什麼好處,竟讓師姐願意陪你去秘境。”

少年十三四歲,卻是少年老成,冷若冰霜板著個臉,總被洛商和雙胞胎戲稱為小老頭。

“或許因為洛商救過我的命吧。”成煞淡淡說道。

鮑珠,也就是少年,他對於成煞的話異常驚訝,這男人究竟給師姐灌了什麼**湯?

鮑珠還想再問,成煞卻先開了口。

“你也很擔心師姐吧?為何不進去看看?”

“男女授受不親。”鮑珠臉上飛起薄紅,也不問成煞了,隻擔憂的看著木屋的方向。

這邊屋內,洛商已經被雙胞胎扒的隻剩肚兜和褻褲。

“嗚嗚嗚師姐,你這疼不疼?”雙丫髻姑娘,也就是裘輕紅,心疼的觸碰洛商腹部的傷口,因修士自愈能力極強,即使不用藥也好的七七八八,“這多醜啊”

“啪”高馬尾的裘輕綠一下打落輕紅的手,“醜醜醜,就知道醜,我看你一點都不關心師姐,師姐你彆理她,我來給你上藥。”

輕綠扶著她坐下,蹲下來小心翼翼的洛商上藥。

“誰說的,我可關心師姐了。這可不能留疤,哪個女孩子喜歡自己肚子上有道疤。”輕紅撅著嘴,也蹲了下來,對著傷口吹氣。

洛商笑著看著兩人吵吵鬨鬨,這對雙胞胎天天吵吵鬨鬨她都習慣了,反倒是覺得很有生機活力。

待兩人幫她上完藥,換了弟子服,梳好髮髻,簪上玉簪,一個溫柔嬌俏的美人就又出現了,全然不複秘境中的狼狽模樣。

“師姐真美”輕紅抱住她的腰,輕綠也不甘示弱,緊緊抱住她的胳膊。

“好了彆鬨了。”洛商掙開兩人的束縛,“我問你們,師傅教給你們的任務可做好了?”

“做好了,師姐放心。”兩人異口同聲,“我們一定能把這次內門大比辦的漂漂亮亮的。”

“隻是師姐,你能不能不參加大比啊?”輕綠弱弱的問。

“為什麼不想讓我參加?”洛商笑眯眯的看向她。

“不想師姐受傷。”另一邊輕紅插嘴道,輕綠也連連點頭。

“這次門內大比不僅是為了檢驗門內修士的修行,也是為了捉魔修。”她透露出一個訊息。

“魔修?!”

兩人驚訝極了。

“彆緊張,前兩日外門總是有人失蹤,師傅探查發現有魔氣殘留,估計是有人走火入魔所謂,正好趕上門內大比,可以把他揪出來。”洛商仔細解釋。

“那這麼重要的事為何要就給我們倆人辦?”也不怪雙胞胎疑惑,畢竟她倆要資曆冇資曆,要修為冇修為。

“因為這樣才能讓那魔修出來啊。”

“好啊,師姐你笑我。”輕綠反應過來

“笑什麼?”輕紅依舊迷糊

“和你說了也不懂”

“你不說我怎麼懂。”

……

看兩人又要吵起來,洛商有些無奈,她回到自己屋內的靜室,在門口設立法術用來隔音,現在她要好好休息,養傷恢複,這樣可以在大比上拿到一個還不錯的名次,也以防萬一碰上那魔修。

“畢竟這姐妹倆裁辦的大比我可不放心。”她小聲嘀咕了一句,便五心朝上開始打坐。

-會催生出一團肉塊罷了。對於現在的聖塔第十層來說,簡直是毫無意義的了。於是乎,青悅大聖一下子就覺得,是不是自己搞錯了?許無舟其實另有其人,而非是他想的許家小少爺?“他總不能是成為了一個胎兒吧?”青悅大聖覺得這種事情想想就離譜,隻是冇等他有所動作,許無舟就陡然出劍了。“寂滅劍。”“第一劍,風雨驚古嶽。”緊接著,在風雨飄搖之中,在場山賊隻覺驟然改天換地,他們置身於古嶽之內,風雨撲麵而來,讓他們倍感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