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星期幾 作品

2

    

狼妖中間,他用了隱匿的功法,半點氣息未露,他伸出手來捏住那顆猩紅的果實,準備用力將其拽下來,不曾想那果子噴湧出一股魔氣,瞬間將兩隻狼妖驚醒。隱匿功法也不知為何失效,他的身影完全顯露出來。“危險!”洛商心中一緊,全力運轉尋龍九步決,拽著成煞急急後退,不想成煞依舊拽住果實,這果實不知怎麼長得,連在草葉上非常結實難以分離,因此兩人動作也遲滯了一瞬,而兩隻狼妖暴起撲咬,洛商立即甩出兩張金剛符護住二人,再丟...-

第2264章

強龍不壓地頭蛇

“什麼?”

青悅大聖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道:“來到我們的地方,還敢大言不慚說殺光我們然後回去喝酒?我要將你的頭骨打磨成為酒杯!”

冇錯,將他們一網打儘什麼的,就是許家都不敢登山說這種大言不慚的話。

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

他們在許家的地方乾不過許家,倒也正常,但是在這座山上卻也未必!

山賊他們同樣在山上經營多年,做了諸般佈置,真的在此搏殺起來,他們還是占據上風的。

眼前這個少年孤身一人,卻說出什麼要殺光他們的胡話,真不是喝多了跑來他們山上撒野的?

當然,青悅大聖說是這樣說,倒也冇有真的這麼想了。

他們這裡亦非是紙糊的,不存在什麼被人偷偷摸摸的溜上來之說。

“看來此子有備而來啊……咦?”

青悅大聖正想著要不要一鼓作氣殺死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時,忍不住眉眼一動,道:“他看上去怎麼有點眼熟?”

這個少年有一點像許無舟?

“許無舟?這不對啊……難道他不是許家的小少爺,昨天剛剛出生的嬰兒?”

青悅大聖百思不得其解,道。

事實上,萬姬傳授給許無舟的秘術,相差不多的手段,青悅大聖亦是知曉,但是正如萬姬說的一樣,僅僅是普通的施展這種秘術,隻會催生出一團肉塊罷了。

對於現在的聖塔第十層來說,簡直是毫無意義的了。

於是乎,青悅大聖一下子就覺得,是不是自己搞錯了?

許無舟其實另有其人,而非是他想的許家小少爺?

“他總不能是成為了一個胎兒吧?”

青悅大聖覺得這種事情想想就離譜,隻是冇等他有所動作,許無舟就陡然出劍了。

“寂滅劍。”

“第一劍,風雨驚古嶽。”

緊接著,在風雨飄搖之中,在場山賊隻覺驟然改天換地,他們置身於古嶽之內,風雨撲麵而來,讓他們倍感疼痛。

“這風雨……好大!”

當他們回過神來,隻見一朵朵血花在胸膛綻放。

許無舟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他們一劍斬殺,一劍誅心!

“什麼鬼!”

青悅大聖瞳孔收縮,拍案而起!

可不是嗎?

現在的青悅大聖完全冇有看懂許無舟是如何出劍的,附近的山賊小弟就被全部殺死了!

這種事情未免太過不可思議了吧!

“第二劍,劍出群山隱!”

許無舟隨之斬出第二劍!

儘管殺一個如今是先天境的青悅大聖,寂滅劍的第二劍有點浪費了,可是許無舟他這個人,做事情喜歡乾脆利落,不喜歡有什麼意外發生。

咻咻咻咻!

恐怖絕倫的劍意滾滾而來,青悅大聖施展渾身解數想要反抗,但是最終被劍意無情貫穿,渾身上下變成了篩子,死得不能再死了!

“呼……果真是死了嗎?”

許無舟吐出一口氣之後,趕忙上前檢視青悅大聖是真死還是假死!

這一件事對他來說,尤為重要。

他們北極天宮和東極天宮互為敵對,是人儘皆知的死對頭,一旦動手,能下死手,就絕對不留活口!

更不要說青悅大聖尊為大聖高階,在東極天宮都稱得上一號人物了,難得被許無舟逮住了,還能放過此人不成?

“死了,已經死絕了……”

萬姬緩緩說道:“想必他是非常震驚你為什麼可以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戰力吧!就是臨死之前,都冇有想明白就被你誅殺了。”

“哦?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許無舟不以為意,道。

實際上,許無舟通過白天的時候,青悅大聖他們和許家之主的交手,就推斷出來了,青悅大聖現在的身體,肯定是非常的垃圾!

不然,就憑青悅大聖掌握的手段,怎麼可能對付不了區區許家之主?

即便彼此修為有著一點差距都好,堂堂青悅大聖,天庭強者,也不是這裡的土著可以抗衡的吧!

結果卻是青悅大聖被許家之主攆著跑!

青悅大聖是個什麼情況,可想而知。

正是如此,許無舟就追殺來了,直接下死手,完全不給青悅大聖認輸離開的機會。

但是萬姬現在的說法……話裡有話啊!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得到這些手段的,隻是我想說,天庭對於修行者的栽培,不同於天庭之外……哪怕是天庭麾下的聖土亦然。”

萬姬也不和許無舟打啞謎,道:“莫非你冇有發現,你施展的手段,格外的強大嗎?”

“這難道不是我的劍道超然嗎?”

許無舟僅僅是覺得寂滅劍強大罷了。

“不是的,你或許冇有察覺到,在這個聖塔第十層,在不同的修為境界,可以映照自己在現實世界對應的一切……例如你的劍非常強大對吧,我敢說,此劍你在先天乃至神藏境界的時候,一定已經掌握,而且極為純熟!所以你剛剛施展殺死這些山賊的時候,得心應手!”

萬姬侃侃而談,道:“反觀青悅大聖!由於天庭栽培種子的方法各不相同,我敢說青悅大聖在修為不高的時候,肯定是在不斷的打基礎,為今後成聖做準備了……事實上他們的做法完全冇問題,成聖的機率確實比起正常修煉更大,但是他們在成聖之前的戰力,非常有限!就像一塊璞玉,冇有精雕細琢,一直隻是胚子罷了!”

“原來如此!”

許無舟恍然大悟,道。

他就說怎麼青悅大聖好像表現得有點弱了!

原來青悅大聖在先天境的時候,本就說不上強大,和許無舟比較,則是天壤之彆!

許無舟靈光一閃,覺得萬姬說的不是很對,道:“也不對啊……那麼我為什麼可以動用你傳授給我的手段?”

“可能和你我的特殊有關……你的手段,頗為特殊,不在聖塔第十層的掌握之內,而我這樣的存在,恐怕也不在妖月天帝的計較之中吧。”

萬姬沉吟少許,道。

許無舟點了點頭,認可了萬姬這個說法!

強如天帝又怎麼樣!

還能想到居然有人故意卡著BUG進去內測的嗎

-己出現幻覺了,道:“來到我們的地方,還敢大言不慚說殺光我們然後回去喝酒?我要將你的頭骨打磨成為酒杯!”冇錯,將他們一網打儘什麼的,就是許家都不敢登山說這種大言不慚的話。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們在許家的地方乾不過許家,倒也正常,但是在這座山上卻也未必!山賊他們同樣在山上經營多年,做了諸般佈置,真的在此搏殺起來,他們還是占據上風的。眼前這個少年孤身一人,卻說出什麼要殺光他們的胡話,真不是喝多了跑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