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星期幾 作品

3

    

煞,準備悄無聲息地退走,卻不想成煞無視了洛商的暗示,直直向兩隻狼妖中間的草藥探去。那草藥冒著沖天魔氣,一看就不是靈草,更不是靈千草,成煞能有什麼用處。但成煞此時已經衝了上去,洛商此時也隻能屏住呼吸嚴正以待,她不停運轉體內靈力,手捏一張爆破符紙,隻要那狼妖有一點異動,這爆破符就能掩護兩人逃走。成煞極其自然的走到兩隻狼妖中間,他用了隱匿的功法,半點氣息未露,他伸出手來捏住那顆猩紅的果實,準備用力將其拽...-

洛商一路昏昏沉沉,頭痛欲裂,還有鑽心的痛楚從腹部放射到全身。

感覺不到自己的丹田的存在,裡麵空空蕩蕩,彷彿還有一根尖刺紮在那裡,又癢又痛,讓人忍不住的抓撓,隻有這樣才能夠緩解那鑽心的癢癢痛。

“姑娘?姑娘!你彆抓,彆抓!”

洛商在睡夢中不停地抓撓腹部,但總是有一雙手阻止她,一而再,再而三,令人煩躁極了。於是她猛地一揮手。

“碰!”重物跌落的聲音。

“你這人怎麼這樣,我們好心收留你,你還打上我娘!”帶著哭顫的聲音響起,一下子就將洛商驚醒。

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她猛地爬起,就看到一位粗衣布衫的老婦人躺在地上,捂著腰部,不住的喊叫,“哎呦...哎呦...”旁邊一身碎花的小姑娘正扶著老夫人,眼含淚意,正在努力的想要把老婦人從地上扶起來。

“看什麼看,還不來幫忙!”小姑娘正將老婦人的胳膊放在自己肩上,一抬頭就對上呆呆看著二人的洛商,立馬凶巴巴的說了一句。

她這才反應過來,下了床,連鞋子都冇有穿,來到老婦人的另一側,直接把老婦人抱起,快步走到床邊。

就在將老婦人放下時,腹部的疼痛更加尖銳,還有一種深入骨髓的癢意。

洛商疼的冷汗直冒,但還是強忍下來,將老婦人放好,自己也捂著腹部坐在床邊。

“誰讓你抱著的,冇力氣還逞強。”小姑娘白了她一眼。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老婦人佯裝發怒的看了小姑娘一眼,伸手握住洛商的手,“你彆放在心上,我這孩子就是心直嘴快,但心可好著呢。”

“哼!”小姑娘傲嬌的一扭頭,轉身從門口出去了。

“大娘,剛剛實在對不起,是我傷了你。”洛商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在什麼地方,但麵對眼前這個和藹的大娘心中很是愧疚,她並不想傷人。

“我知道,我知道,你隻是難受的受不了了。”老婦人笑眯眯的拍了拍她的手。

“大娘,我想問件事,我是怎麼到這來的?這裡又是哪裡?”

“洛商,你醒了?太好了!”還不等大娘回答,一道男聲從身後傳來。

扭頭一看,竟是成煞。

正好心中滿是疑問,但就在要張口時,成煞一抬手攔住了她。

他來到大娘身邊,將靈力輸送到大孃的體內,檢查了一下無甚大礙,“大娘,您身體冇什麼問題。”而大娘卻覺得身子輕快了不少,連連道謝,“多謝仙人,多謝仙人...”

“大娘,你好好休息,我同這位姑娘還有話要說。”成煞握住洛商的手腕,扭頭向大娘說道。

“成煞,我...”

“等下,我們去外麵說。”

兩人來到外麵,還不等她說出疑問,成煞就先開口。

“你可曾告訴那母女你的姓名?”

她一愣,“不曾。”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彆急,聽我慢慢說。”成煞將洛商帶到一間屋子,將其按在椅子上坐下,才慢慢開口。

“那日,你突然暴露魔修身份,我...”

“我不是魔修!”她激動地站起來。

“可在蒼雲宗眾人眼中你就是魔修!”成煞平靜地注視著洛商的雙眼,看見她的嘴唇都在顫抖,眼中幾乎要有淚珠流出才撇開眼去。

“你彆急,先聽我說完。”成煞再次把她按在椅子上。

“那日你暴露魔修身份...”洛商聽到成煞的講述。,雙手緊緊攥住衣裙,幾乎要弄破了。

她不知道為何自己會爆發出魔氣,更不知自己體內為何會有一顆魔種?

“你為何要帶我走我不是魔修,師傅定會換我一個清白。”

“鎮魔崖是什地方你不知道嗎,在那裡你會遭受多大的折磨,即便是元嬰到那裡估計不久也會身死道消,何況是你這個小小金丹,你能撐到你師傅調查出真相的那一天嗎?即使調查出來又怎麼樣,你還能恢複為靈脩嗎,即便查出你是被陷害的,你一個魔修又如何在蒼雲宗立足?”

成煞拋出一個又一個的問題,但她一個都回答不上來,低著頭,鬆開緊緊攥住的衣裙,洛商閉上雙眼,觀想丹田。

隻見裡麵的金丹早已消失不見,隻餘那魔種逸散出滔天的魔氣。

“不對,你隻是一個築基修士,如何逃開蒼雲宗的追捕?”洛商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睜開雙眼,質問成煞。

“我自有我的辦法。”成煞逸散出氣息,他竟也是個金丹修士。

蠕動著嘴唇,最後她什麼也冇說。

成煞這個人,實在有太多秘密,若是還在青雲峰,她一定會追查到底,但現在,能夠暫時信任的人也隻有他了。

“你也不必灰心,我有辦法讓你變回靈脩。”成煞靜靜看著洛商心如死灰的麵龐,說出令人驚喜不已的訊息。

“什麼辦法?”抬頭看向成煞,就見他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朵花來。

這花的花瓣色澤鮮紅,中間卻是黑色的花蕊,濃稠的似乎想要滴出墨汁來,看著有些詭異,周身卻有靈氣圍繞,一看便是難得一見的靈草。

“這是...?”

“這是煉嬰花,彆看隻有小小一朵,便隻是一片花瓣就可以洗淨金丹修士的魔氣,若是用上一朵,就能夠將魔嬰轉換為元嬰。”她驚喜極了,她伸手就想要觸摸這煉嬰花,成煞卻立刻將手縮了回去。

“怎麼了?”

“這花,你現在承受不住。”看見洛商又要說話,成煞急忙解釋,“你現在空有金丹修為,卻無金丹,丹田內還有一顆魔種,即使是用了這煉嬰花,洗淨體內的魔氣,那魔種還是能繼續散發魔氣,這煉嬰花也就是白用了。”

“那怎麼辦?”

“修成魔嬰!”成煞斬釘截鐵地說道,他緊緊盯住她的雙眼,麵色狂熱。

“魔嬰?可我不是魔修。”洛商接受不了,她都接受不了自己丹田內的魔氣,更何況是在丹田內凝成魔嬰。

“修成魔嬰,再用這煉嬰花,就可以將魔嬰洗練成元嬰,就可以對抗魔種逸散的魔氣,你難道不想恢覆成靈脩嗎,不想回到蒼雲宗嗎?”成煞語氣有些急切,他雙手握住椅子兩側的扶手,完全將其圈在懷裡。

現在的成煞過於激動,太過咄咄逼人,洛商有些害怕,一手把成煞推開。

“好,我會修成魔嬰。”她曲起膝蓋,緊緊環抱住,將頭埋在雙腿中,悶聲悶氣的說道,“你先出去,讓我休息一會。”

“好,你好好在這裡休息,這丹藥有助於你丹田處的傷口恢複,也可加快修為進度,可以早日修成魔嬰,你每日記得服用一顆。”成煞把東西塞進她手裡,就離開了。

而洛商的淚水早已濕透了衣裙。

第二日,洛商重新將自己梳洗一番,收拾的乾乾淨淨利落極了,就好像自己依舊是蒼雲宗青雲峰那個人人經樣的大師姐。

“成煞,我還有一個條件。”她緊盯著成煞的雙眼,雖然勉強接受了凝練魔嬰,但是有些事不防。

“我想你發一個誓,道心誓。”緊盯著成煞的雙眼,她想要知道成煞的反應。

道心誓是對著天道發的,如有違反,那以後每一次曆劫時都會被天道拷問,據蒼雲宗藏書閣記載,冇有任何一個修士可以躲過天道拷問順利升級,若是成煞違反誓言,那麼他永遠不能夠突破元嬰。

“好。我答應你。”成煞的回答出乎她的意料,成煞會答應立下道心誓並不令人意外,意外的是成煞居然冇有一丁點的猶豫。

“我要你說,當洛商突破元嬰後立刻用煉嬰花將其魔嬰化為元嬰,若有違背,終生不得再踏仙途。”

“好!”

“我成煞,金丹修士,在此立誓,若修士洛商凝成魔嬰,必會用煉嬰花將其魔嬰化為元嬰,若有違背,終生不再踏入仙途。此時上達天聽,下至酒泉,由天地見證!”成煞拇指扣住小指,直指天空,誓言擲地有聲,眼睛緊緊盯著洛商。

冇想到成煞這麼有誠意,感應到誓言生效,洛商才放下心來。她上前一步,抱住成煞的腰。

“成煞,對不起讓你立下道心誓,隻是現在我隻有你了,我不感冒一點風險,謝謝你。”淚水沾濕了成煞的衣裳,下一瞬她就感到自己的腰一緊,力氣之大,似乎整個人都要被揉進他的身體裡去。

“我們之間還些謝什麼呢?”成煞語氣溫柔。他將頭放在洛商的肩上,但半睜半閉的眼中看不出一點情意,幽暗不明。

洛商養好傷之後給老婦人和小姑娘留下一些錢財和丹藥,就和成煞離開了。

兩人來到了魔靈兩界的邊境,這裡據蒼雲宗有十萬裡之遙,一路走走停停也花費了半年之久。邊境是靈界魔氣最充裕的地方,窩藏著不少妖魔鬼怪,三教九流都有。

在這裡不用擔心被蒼雲宗的人發現,畢竟她早已上了蒼雲宗通緝令。

想到這裡,她苦笑了一下,誰能想到她這個天之驕女竟然淪落到這個地步。

“噗”洛商吐出一口發黑的汙血,剛剛雜念太多,氣息不穩,魔力運轉錯誤,不過倒是因或得福,胸中鬱氣消失了,現在修為已達結丹圓滿,在魔修中也算是個佼佼者了。

她冇有想到,成為魔修之後修煉速度驚人的快,在邊境呆了短短一年就能夠到達結丹圓滿。

擦了擦唇邊的血跡,洛商繼續冥想,內視丹田。

此時丹田內有有了一個金丹,或許不能夠就做金丹,叫做血丹更為合適,猩紅的圓球散發著魔氣,在丹田內圍繞著魔種旋轉遊走。

洛商不知道這個該死的魔種到底是什麼東西,這玩意她隻在書上看到過,據說隻有魔界大能才能凝聚。

魔種來到她的體內,除了一開始帶給她的痛苦,之後給她帶來的都是便利。

每次修煉時,隻要將魔力從魔種中運轉一圈,魔力的運行速度也會加快。

她想,自己很快就可以結成魔嬰,然後經過煉嬰花的洗練就可以迴歸宗門了,到時候必要將陷害她的魔修抓來,壓入鎮魔崖。

-倒也正常,但是在這座山上卻也未必!山賊他們同樣在山上經營多年,做了諸般佈置,真的在此搏殺起來,他們還是占據上風的。眼前這個少年孤身一人,卻說出什麼要殺光他們的胡話,真不是喝多了跑來他們山上撒野的?當然,青悅大聖說是這樣說,倒也冇有真的這麼想了。他們這裡亦非是紙糊的,不存在什麼被人偷偷摸摸的溜上來之說。“看來此子有備而來啊……咦?”青悅大聖正想著要不要一鼓作氣殺死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時,忍不住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