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德音陸元昌 作品

第504章救人

    

,繡花枕頭一般,外麵光鮮亮麗,實則內裡全是草包!”他們聽著謝德音踩侯府,雖然麵上憤憤,但是謝德音說的是昨日的事情,那些事情確實是侯府做的,他們隻能被懟的啞口無言,辨無可辨。陸琳琅原本是來看看這些管事是怎麼刁難謝德音的,昨日裡王氏都叮囑好了,隻要謝德音接手,他們有的是辦法刁難謝德音。陸琳琅一大早就躲在後麵看熱鬨,隻是冇想到謝德音竟然這樣有能耐,不過短短幾句話,就壓得這些管事們說不出話來。陸琳琅看不下...-

周戈淵出來,看了一眼候在外麵的謝祁安,還有謝祁安身邊的年輕人。

慕越一看男人的氣勢,便知是三軍統領,萬眾歸心的攝政王。

當即行大禮,跪倒在地。

“草民慕越,叩見攝政王。”

周戈淵在杭州來的信中,知道了百越族的事情,自然也聽說了慕越的名字,這會兒慕越行此大禮,且神色忐忑,周戈淵便知他心中顧慮。

百越族是南方的族群,之前新朝建立,一直未能分心去收複,這次百越族作亂雖讓他震怒,可隨後這個慕越能識時務,助阿音一臂之力,功大於過。

且從他得知百越族作亂到後麵快刀斬亂麻,為族人謀後路來看,此人果敢有擔當,可堪重用。

周戈淵彎腰伸手,托著慕越的手肘將他扶起。

“本王聽說了,若非你在杭州之戰中率眾拖了一夜,杭州城守軍也不會等來援軍。”

慕越看著攝政王這般禮賢下士的姿態,一時有些受寵若驚,更加的謙卑道:“是草民的父親受奸人蠱惑,才釀下大錯,草民無功,隻盼著王爺能寬宥百越族族民,若得王爺寬宥,百越族上下肝腦塗地,供王爺差遣!”

周戈淵見他拱手彎腰,誓死效命的樣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過是慕榮一人之錯,與百越族旁人無關。”

慕越微詫抬頭看了一眼周戈淵,隨即低下頭來,心中卻無比動容。

怪不得攝政王所到之處,皆是人心所向。

“草民代百越族族人謝攝政王!”

慕越再次跪倒,周戈淵交代謝祁安帶慕越去軍備處領軍資,封了慕越一個僉事,繼續率領著他帶來的百越族士兵。

慕越對攝政王的欽佩再次濃厚了一分,一般降將來投,大多數領軍的將軍都會將降將手下的士兵分編入自己的軍中,拆分的讓他們再冇有凝聚力。..

冇想到,攝政王直接封了他官職,還讓他繼續率領百越族的人。

這是何等的心胸以及信任。

慕越離開中軍大帳後,回身望瞭望,此時才切身的明白,為何民間傳的攝政王纔是天命所歸。

百越族的士兵,隻有在自己的手裡,才能發揮優勢,他知道這點,攝政王也知道,所以做到了知人善任。

安頓好了慕越,周戈淵下令按照昨日商議的,對長安城進行圍城。

長安城那邊剛圍起來,很快,周戈淵就收到訊息。

“你說誰?”周戈淵猛然間從座椅上站起。

“蕭妱韞,此時被捆著,懸在城牆上。”

周戈淵還不及說什麼,便見營帳出口處門簾被掀開,謝祁安疾步而入。

周戈淵揮手,讓人退下,謝祁安此時大步上前,邊走邊解開身上的盔甲道:“我要入城!”

周戈淵在看到謝祁安進來時,便知依著謝祁安衝動的性子,定然會做出魯莽之事。

“胡鬨!”

謝祁安此時哪裡聽得進去旁的,堅持道:“妱蘊時因我之故才被困長安,她是我的妻,我如何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劫持於城牆!”

“便是你去了又能如何?不過是多一人被捆在城牆上做敵軍籌碼!”周戈淵眉頭緊皺,謝祁安什麼都好,就是性子易衝動。

謝祁安目光沉沉,咬緊後槽牙,腮線繃緊。

“我要去救她!”

周戈淵此時麵露怒色,他深知哪怕此時命令謝祁安不準去,隻怕轉頭他也會陽奉陰違,偷偷的去。

很明顯,陸修齊推出蕭妱韞出來,便是針對謝祁安的,謝祁安這樣的性子,一定會吃虧。

周戈淵看著謝祁安臉上的神色,便知他會如何做,當即高聲道:“來人,把他關起來!冇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放他離開!”

帳外的親兵聽到傳喚,進來便拿下謝祁安,謝祁安此時還不及反應,看著衝上來的士兵,驚詫的望著周戈淵。

“王爺,為何關押我?”

周戈淵長歎一口氣說道:“你性子衝動,不關著你,難道要看著你去送死?”

謝祁安被摁著,還在掙紮。

“王爺,陸修齊陰險毒辣,妱蘊當初是為了救謝家和小妹才身陷囹圄,王爺不能見死不救!”

周戈淵連白他一眼都嫌棄,平時都好好的,一遇到與自己相關的事情就欠考慮,周戈淵揮手讓人將他帶下去關起來。

等著謝祁安被帶下去後,周戈淵叫了幾個將領來,商量營救的事情。

謝祁安被關起來後,拚命的掙紮,等著繩索開了後,他準備出去時,發現外麵全是王爺的親兵。

整整一日,謝祁安什麼招兒都使了,連硬闖都試了,周戈淵派的看守他的人越來越多。

謝祁安正準備裝的舊疾複發的時候,聽到有急報送到了中軍帳。

謝祁安心急如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周戈淵聽著斥候報來的信兒,十分的詫異。

“你說誰跑了過去?”

“沈青山。”

周戈淵微微皺眉,隻覺得這個名字十分的熟悉。

-冊,過目不忘,二嬸撕完了,明日我再默寫一本給二嬸送過去。”二夫人此時險些被氣炸,雖然分家了,但是陸老夫人在,他們三支都還在一塊住著,吃喝住行都是在侯府,自然該侯府出這個錢,現在她不過是要回自己的銀子,這小賎人竟然敢跟她算賬。二夫人豁然站起身,看著金子和元寶兩個人下意識便上前攔在謝德音麵前,二夫人想到這兩個丫鬟會些功夫,冇上去硬剛,隻站在一旁罵道:“不要以為做這些黑心的賬我就會由著你們擺佈,我不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