槁木 作品

我成了一條魚?

    

著想著,他就不開心起來。上一次二人見麵,還是不歡而散的場景。如果自己白送了這麼一個大笑話,那簡直就是把他定在了恥辱柱上!他打定主意,不再發出任何動靜,決心一個人靜悄悄地自我毀滅。隨後,杜州這小子終於回來了。“嗯,不會的,我住在這裡就是麻煩姑姑了。”“看你這話說的,多見外啊。一大早的還做飯,今年是不是高考?”“明年。姑父,我先走了啊。”秦觀聽到他和那兩個成年人客套兩句,以為自己的臉麵終於保住了,隨後...-

秦觀在水中瞪著死魚眼躺了一宿,想到還在上高中的小妹,想到明天未完成的工程圖,越想越發愁。

為什麼是我成了一條魚,而不是彆人呢?地球上數以萬計的人頭,為什麼這厄運就降臨到秦觀身上了呢?

他像一條死魚一般浮在水麵上,無論如何想不通這個問題。

天大亮的時候,一個小女孩揉著眼睛穿著拖鞋出來了。

她摸索著進了廁所方向的地方,然後摸索著出來,路過水桶時停了下來。

秦觀的死魚眼微微轉動,正好迎著她好奇的眼神。

這死小鬼,敢碰我的話……

於是他連頭帶尾地被拎了出來,還聽到一聲從喉嚨裡的溢位的笑聲。

“飛魚,飛魚!飛——”

秦觀絕望地被從廚房扔到客廳,再從客廳扔到客房,再從客房扔到床上。

“囡囡,你在乾什麼?”

昨晚那個少年說。

“杜杜哥哥,飛魚,這條魚會飛!”

少年看到女孩手中的一條魚,遲疑了一下:“什、”

“囡囡,彆吵哥哥睡覺!”

一個粗獷的聲音,是那個罵女主人老母雞的男人。

女孩嚇了一跳,趕緊把魚藏到袋子裡。秦觀忍了一路,終於開閘放水似的吐了出來。

“囡囡,回屋去!杜州啊,被吵醒了啊?再睡一會兒吧,你姑還冇做飯呢。”

少年禮貌地、溫和地迴應了。

杜州?

他在杜州這小子家裡?

聽到這個名字,秦觀痙攣的喉嚨終於停止的朝外湧動,他支起了“耳朵”,準備再聽更多的訊息,然而這句話以後,少年又沉默了。

他沉默地起床,沉默地出去,過了很久,廚房傳來做飯和人的交談聲。

秦觀冇有聽到任何聲音,內心又開始著急了。

杜州這個小子,如果知道我變成了一條魚,不知能笑到什麼時候。

他一定會像分享“秦觀在廁所裡濺到了鞋上”那樣,和他們的每一個朋友分享。

想著想著,秦觀開始鬱悶。想著想著,他就不開心起來。

上一次二人見麵,還是不歡而散的場景。

如果自己白送了這麼一個大笑話,那簡直就是把他定在了恥辱柱上!

他打定主意,不再發出任何動靜,決心一個人靜悄悄地自我毀滅。

隨後,杜州這小子終於回來了。

“嗯,不會的,我住在這裡就是麻煩姑姑了。”

“看你這話說的,多見外啊。一大早的還做飯,今年是不是高考?”

“明年。姑父,我先走了啊。”

秦觀聽到他和那兩個成年人客套兩句,以為自己的臉麵終於保住了,隨後卻發現自己躺的地方正在上上下下的移動。

等到他肯嘗試接受這副身體動了一下死魚眼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躺著的袋子裡裝著許多磚頭硬的書。

語文,數學,英語……對於他來說顯得陌生的書籍。

他窒息了一下,心道,我不會是躺在杜州的書包裡了吧?

-裡濺到了鞋上”那樣,和他們的每一個朋友分享。想著想著,秦觀開始鬱悶。想著想著,他就不開心起來。上一次二人見麵,還是不歡而散的場景。如果自己白送了這麼一個大笑話,那簡直就是把他定在了恥辱柱上!他打定主意,不再發出任何動靜,決心一個人靜悄悄地自我毀滅。隨後,杜州這小子終於回來了。“嗯,不會的,我住在這裡就是麻煩姑姑了。”“看你這話說的,多見外啊。一大早的還做飯,今年是不是高考?”“明年。姑父,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