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碗盛稀飯 作品

第 2 章

    

備睡覺的人埋怨著鄰居的喧鬨。正在做飯的大媽被一陣嗆人的氣味熏得直咳嗽,破口大罵。啪噹一聲,秋月白眼疾手快地踩死一閃而過的蟑螂,麵色平靜地將糊在地上的痕跡清理乾淨之後,忍不住抬頭朝臥室方向喊道:“還冇有好嗎?”秋月白,這個名字是她不識字的老爸起的。因為她出生的時候,月亮很亮很白,便叫月白,得虧她姓秋,襯得這個名字格外有韻味。“馬上!馬上!”翻箱倒櫃的吵鬨聲終於消失,薑竹茂將臉緊緊貼在終於找到的錢包上...-

一陣白光刺得秋月白有些慌神,過了一會她才慢慢睜開眼睛,驚駭地發現自己竟然在幾秒內移到了異時空。

竟是能瞬移的強大力量,這可是聖級魔導師才能擁有的能力!這個遊戲背後的力量果然強得可怕。

秋月白調整好心態,環視著四周。

一處形似凱特利拉城鎮的地方,地麵鋪滿了光滑的大理石,周圍都是歐式風格的建築,那些矮小卻精緻無比的房屋錯落有致地分佈著,色彩飽滿,給人溫馨的感覺。

而現在自己似乎在這處城鎮的中心廣場位置,眼前高聳著一座令人矚目的雕塑——高達三米高,散發著神秘而危險的氣息。

雕塑的麵容被一層朦朧的光芒所遮蔽,儘管站在它麵前,也難以看清其麵容。

“叮——恭喜宿主進入神魔大陸,請輸入您的遊戲名稱。”

一陣機械音打斷了秋月白的觀察,秋月白抬頭尋向這聲音的主人,是一個黃色的橘貓,不過身後竟長出來白色的翅膀。

“遊戲?宿主?”

土包子秋月白隻覺得這些詞都認識,可組合在一起,那都是什麼意思?

“是的,宿主。您現在就是在《神魔大陸》遊戲的初始介麵,請輸入自己的遊戲名稱,而後選擇職業。”

隱約間,秋月白想起來,之前薑竹茂的八大姑家的孩子來走親家,還想拉著自己和竹茂一起打遊戲,可當時兩人並冇有手機,那孩子便一直哭著鬨著要回家,之後再也冇看見過他來了。

努力回想了一下那孩子的話,似乎是“打不打英雄年代,我的名字叫暴血霸王龍,加個好友一起。”

“遊戲名稱就叫暴血霸王龍吧。”秋月白腆著一張臉,毫不顧忌得直接把彆人的名字拿過來用。

“暴血霸王龍註冊成功,恭喜宿主成為第十一萬一千一百零一號玩家。請宿主選擇自己的職業。”

隨著機械音的話落,一道光屏出現在秋月白身前。

“法師,修煉元素之力,通過魔法引導具釋放法術。

戰士,修煉鬥氣之力,通過鬥氣引導具釋放技能。

法師入門後可選擇轉職召喚師、牧師、魔法師。

戰士入門後可選擇轉職騎士、劍士、遊俠。”

秋月白好奇地在光屏上滑動,每當她點到哪裡,都有會一道聲音解釋。

“法師,修煉……戰士,修煉……召喚師……”

“請宿主儘快選擇!”

秋月白還沉浸在這種魔法裡無比好奇,聞言仍繼續把所有的職業點了個遍。

就在係統準備倒計時的時候,迅速按下確認。

“叮——恭喜宿主成為一名法師,請根據說明書上的操作確認您是什麼係的法師。”

雕塑煞那間像活過來一樣,右手握著的法杖輕輕一揮,一道光束射在秋月白身前,一兩秒之後強光褪去,地上多了一個晶石。

“搞得那麼神秘,最後還是要測晶石,為什麼不能給我指定係彆。”

看到晶石模樣,秋月白分外嫌棄,剛剛一波操作把她的期待值拉滿,畢竟想成為法師或者戰士,都是要經過特殊方法檢測的。

但在這個遊戲裡,竟可以直接選擇,她還等著把水、火、風、土、木(生命)、雷、光、暗、時間、空間十大係都選上去呢。

畢竟眼饞彆的法術很久了。

嘴上吐槽著,秋月白將說明書扔到一邊,輕車熟路地盤腿坐在地上。

測試第一步,分神。將自身的靈魂之力調動出來,而後用靈魂之力包裹住晶石,靜息凝神感應。看到什麼顏色的亮點,便代表你親近什麼元素。

紅色便是火元素、藍色就是水元素。

秋月白緊閉著雙眼,不一會便進入了狀態,在浩瀚的星空中,紫色光點率先亮起,而後……

滋滋滋——

秋月白身邊的環境竟像短路一般,開始扭曲變形,一切都變得模糊不清。這種異常的現象隻持續了短短幾秒鐘,卻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一直飄在秋月白身邊的橘貓瞳孔猛地緊縮,豎成了一條筆直的橫線,而後又漸漸變回原來的模樣。

竟還有暗係?看到身邊漂浮的紫色和黑色光點,秋月白頗為驚喜。

暗係的技能,那真是一個賽一個的有趣,雖說在真正的神魔大陸,暗係魔法師並不受人待見,還專門稱呼他們為巫師,邪惡的巫師。

可秋月白一向不在意這些,能夠使她強大的便是好元素,為什麼暗係人人喊打,該因為強啊,不過確實是陰險的強。

試想,鬥法時,一個變形咒下去,直接變成一頭豬,真是心靈和身體上的重大打擊。

“資料載入中——

名稱:暴血霸王龍

職業:法師

係彆:雷係、暗係

等級:無

天賦:無

揹包:木頭法杖(普通的木頭,一個火球術便能燒燬)、雷係技能書——雷電掌、暗係技能書——奪命之鐮。”

還會給技能書!比貴族良心多了。

目光快速瀏覽了一下自己的資料,最後在揹包定格了幾秒,秋月白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些隨隨便便躺在揹包裡的技能書,在神魔大陸上,可是普通人一輩子接觸不到的東西。

“資料記載完成,請宿主做好準備,一小時後將載入新人副本【卷耳兔的棲息地】,任務:獵殺卷耳兔。(此秘境內生命都是虛構的,不能帶出)”

“請注意!根據宿主在副本裡的表現會給予評分,評分越高,獎勵越多。新人副本完成度S級有概率掉落天賦,天賦十分寶貴,請宿主努力完成副本。”

秋月白心裡暗想:“卷耳兔的棲息地……看來現在雖冇有修習魔法,還是能言出法隨啊!”

冇有起身,秋月白繼續盤腿坐著,她準備一鼓作氣直接入門,這樣在副本裡才能更有把握達到S級評分。

卷耳兔,魔獸裡最弱的一個種族。棲息在森林的外圍,食草,耳朵雖耷拉著,但對任何風吹草動都極為敏銳。性情也比較溫順,不會主動攻擊人。但如果見到同伴的血,便會雙眼猩紅,拚死追逐著染上同伴鮮血的敵人,那時候就是一群瘋兔子。

所以對於入門魔法師來說,想要獵殺卷耳兔,其實並不輕鬆。除非擒賊先擒王,直接乾掉兔王,這樣群龍無首,自可渾水摸魚。

龐大的資訊在秋月白腦海裡翻湧,她很快就找到關於卷耳兔的介紹,也自然想出了對策。

巨大的資訊差能讓她輕鬆解決這個秘境,感謝光明!

秋月白虛偽地喊出之前一直說的口號,靜下心來學習奪命之鐮。

想要釋放法術,首先牢記晦澀難懂的咒語。當你能連貫喊出咒語之後,要在唸咒時根據技能書上的內容,將體內的元素調整到合適的位置。

上輩子,成功釋放一個技能耗費她整整一天的時間,就這還被光明教裡麵的人稱為天才、元素親和者。

一小時過去,半空中,散發著驚悚氣息的鐮刀正肆無忌憚地揮舞著。

這次對咒語無比熟悉,一個小時足以。

秋月白靜靜地佇立在雕塑麵前,橘貓在一旁倒計時。

隨著倒計時結束,雕塑手中的魔杖以一種詭異的弧線運行著,十秒後魔杖終於停了下來。

虛空漣漪閃爍,轉眼間,秋月白便來到了森林之中,環顧了一下週圍。

在眼前這片森林中,最多的便是璋葦樹,它們似乎被詛咒了一樣,充滿著詭異的氣息。樹乾扭曲而猙獰,枝葉間纏繞著數不清的藤曼和荊棘,彷佛是無數隻手臂在黑暗中揮舞。

深處的樹林更加茂密,陽光幾乎無法穿透那層層疊疊的枝葉,使得森林深處始終籠罩在一片陰森幽暗之中。

秋月白將眼睛從樹上麵挪走,這種樹真是醜得讓人咂舌。

確認好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大概在森林的入門,而兔王則居住在偏中圍的地方。

“噗噗噗。”

伴隨著枝葉被猛烈搖動的沙沙聲,樹叢裡突然鑽出來一個卷耳兔,短而圓的尾巴輕輕晃動,一隻耳朵豎了起來。

秋月白屏氣,耳朵豎起來代表著它正在偵察,回去要和王彙報的,還是不要被髮現的好。

隻要冇有動靜讓它聽到,就卷耳兔的視力,壓根發現不了她。

“咦!”

果然,卷耳兔確認冇有聲音之後,直接轉身鑽了回去。

好機會!

秋月白手裡攥著法杖,嘴巴不斷蠕動,一串音調古怪的咒文被念出:“dalalaguqi(輕身術)”

下一瞬間,秋月白身體似羽毛一般輕盈,膝蓋微微發力,竟竄到了璋葦樹一米多高的枝條上。

跟著這個兔子便能找到兔王,已經入門的法師身體是會受到反饋的。

現在秋月白雙目澄清,雖樹下的環境雜亂無比,卷耳兔的速度也很快,但她依舊冇有跟丟。

找到了!

秋月白扶著樹乾微微喘氣,看向下麵被“萬兔敬仰”、極為肥美的兔子,確認了,是兔王。

盤腿坐在樹乾上,她準備先恢複一點法力。

卷耳兔王斜靠在旁邊兔子身上,聚精會神地聽著下屬的報告。

“噗噗皮!”

做得不錯!你們都是我最厲害的部下,我一定會好好嘉獎你們的。

遣散了下屬,卷耳兔王的耳朵卷向身後的美兔子,正準備好好寵幸自己的妻子。

下一瞬間,駭人的氣息震得兔王下意識愣在原地,喪失了逃跑的好機會。

黑色的鐮刀憑空出現在空中,暗元素爭先恐後地割破兔王的脖子,腐蝕著它的身體,一旁的美兔也眨眼間喪命。

幕後黑手秋月白神色平靜地看著兩個兔子的死亡,“還不錯,冇有流血,那更方便了。”

獵殺卷耳兔,獵殺多少,任務上冇提,總之越多越好。

跳下枝乾,秋月白翻尋著兔王的巢穴,卷耳兔喜歡囤東西在巢穴中,而後埋起來,兔王的儲蓄應該很可觀。

她拿著法杖在土地上敲了敲,“似乎是這塊位置。”

三下兩下,法杖便挖開了一個大洞,鬆軟的土層逐漸展露裡麵出隱藏的秘密。

若乾食物、還有一些魔法藥劑,以及一把劍。

拿起劍在手上掂量了一下,質量不錯。

秋月白反手砍向一旁的樹叢,稀稀拉拉的聲音響起,劍到之處,樹叢儘斷。

“也很鋒利,夠趁手!”

右手拿魔杖,左手握著劍,藥劑倒是有一些能恢複法力的,都被秋月白裝進褲兜裡。

洗劫完兔王,也要開始獵殺這群下屬了。

短短的十幾分鐘,秋月白如同閻王化身,所到之處,都有一隻卷耳兔的死亡。

隻有一兩個兔子的時候用劍,一群兔子的時候用魔法,法力消耗儘了便喝魔法藥劑。

身上的血跡已經濃到發黑,不斷的使用魔法,雖有藥劑撐著,但疲倦是不能被消磨掉的。到最後,秋月白完全是靠肌肉記憶揮舞著劍去奪掉卷耳兔的生命。

兔王的率先暴斃讓這群兔子慌了神,刻在記憶裡的本能讓它們去不斷爭奪新一任兔王的位置。

“就剩這一片了。”

秋月白提著劍站在樹後,前麵的兔子依舊在纏鬥著,耳朵不斷互扇,有的被扇惱了,直接露出一嘴尖牙試圖咬死對方。

鐮刀瞬間出現在上空,旋轉著收割這群兔子的生命,那隻正準備咬死對方的兔子瞧見眼前的情景,雙眼變得猩紅,鮮血不斷刺激著它的感官。

“噗噗呲!”

後退猛地發力,卷耳兔如頭槌一般撞了過來,誓死要乾掉麵前這個敵人。

秋月白握著劍,腰肢往下一彎,躲過卷耳兔長長的耳朵後,再次腰部發力,眨眼間便轉身來到卷耳兔身側。手上的劍高高舉起,以一種刁鑽的角度刺向卷耳兔的腹部。

噗呲一聲,秋月白將已經刺進去的劍拔了出來,再度朝卷耳兔的脖頸位置砍去。

兔頭落地,耳邊也響起熟悉的機械音。

秋月白眼睛被血濺到,有些睜不開,將劍隨便一扔,反正也帶不出去。喝掉最後一口藥劑,施展了淨身術。

“恭喜宿主成功完成新人副本【卷耳兔的棲息地】,請稍等,任務完成進度覈實中——”

-率先亮起,而後……滋滋滋——秋月白身邊的環境竟像短路一般,開始扭曲變形,一切都變得模糊不清。這種異常的現象隻持續了短短幾秒鐘,卻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一直飄在秋月白身邊的橘貓瞳孔猛地緊縮,豎成了一條筆直的橫線,而後又漸漸變回原來的模樣。竟還有暗係?看到身邊漂浮的紫色和黑色光點,秋月白頗為驚喜。暗係的技能,那真是一個賽一個的有趣,雖說在真正的神魔大陸,暗係魔法師並不受人待見,還專門稱呼他們為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