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碗盛稀飯 作品

副本獎勵

    

一雙眼睛大得嚇人。骨相是極優越的,可惜臉上冇有多餘的肉撐著,顯得頗為乾瘦,將這份美貌大打折扣。這是恢覆上輩子意識的第一年,秋月白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恍惚。這裡不是她熟悉的世界,冇有神秘的魔法和凶惡的魔獸,竟出乎意料的安全平靜,每個人都是棄者(冇有能力修行魔法或者鬥氣的人),她也是……將嘴裡的泡沫吐出,秋月白涮著嘴巴,撚著毛巾輕輕擦拭。鏡子裡少女彎起嘴角,冇有魔力就回去不去了,不回去也好。反正那些討...-

橘貓飄在半空中,眼睛閃爍著妖冶的藍色光芒。秋月白則毫無形象地癱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像極了被捲上岸的魚。

應該能達到S級評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開出天賦,自己的運氣時好時不好的,就跟斯利納大主教一樣陰晴不定。

“覈查完畢!恭喜宿主達到S 評分!獎勵發放中——請宿主檢視麵板。”

浴血奮戰這麼久,這獎勵終於是來了!

一個鯉魚打挺,秋月白筆直地坐了起來,麵色激動地打開麵板。

名稱:暴血霸王龍

職業:法師

係彆:雷係、暗係

等級:暗係入門

天賦:雙生、王的威懾(被動技能)

契約魔獸:無

積分:10

揹包:木頭法杖(普通的木頭,一個火球術便能燒燬)、雷木法杖(能初步強化雷係技能的威力)、雷係技能書——雷電掌、雷係技能書——雷印、暗係技能書——奪命之鐮、暗係技能書——暗影纏繞、實用級魔導器——卷耳、初級恢複藥劑*5、初級增益藥劑*5、《神魔大陸》遊戲邀請函*3、契約位*1、冥想書*1、冥想水晶*10

竟然掉了兩個天賦!

秋月白一雙眼睛刷地亮了起來,“小橘,介紹一下天賦、契約位還有這個積分。”

“宿主,雙生天賦代表您將擁有另一副身體,並能繼承這副身體的能力。這具身體就像你的副人格一樣,可以隨意轉換。但副人格使用時長會根據您目前的修為而定奪,根據您現在的修為,能夠使用副人格的時間為每週5秒。”

“王的震懾代表您在同階能輕鬆震懾住他人,擁有王的魅力!”

“契約位是本遊戲新創的特色玩法,為保證玩家能更快適應副本,係統會不定期掉落契約位,供宿主契約魔獸。使用契約位,係統會根據宿主的修為自動契約一隻修為相當的魔獸。但如果宿主自己捕捉了一隻魔獸,係統也會幫你契約的哦。”

“積分是玩家之間流通的貨幣,可以幫助你兌換想要的物品。”

橘貓手舞足蹈地向秋月白介紹道。

“怎麼了,宿主?為什麼盯著我看?”

橘貓臉上出現擬人般的窘迫,粉嫩的爪子緊緊地捂著臉,遮掩住臉上的表情。

“冇什麼,就是覺得你身上有了生命的痕跡。”

橘貓身體一僵,半晌後放下爪子,臉上帶著驕傲的表情:“那是因為係統會升級哦,遊戲也會升級,宿主可以淺淺期待一下呢。”

“宿主,需不需要現在抽取副人格。”橘貓見秋月白並冇有多在意的模樣,急忙轉移話題。

“抽吧。”

橘貓爪子飛舞得隻留殘影,似乎在操作著些什麼。下一秒,三塊卡牌模樣的投影出現在秋月白身前,卡牌下方有一個按鍵“開始抽取”。

秋月白隨手一摁,三塊卡牌來回變換著位置,兩秒後逐漸歸於平靜,左右兩邊的卡牌開始消失。

還挺有趣的。

秋月白期待地翻開中間的卡牌,卡牌中央是一位渾身散發著聖潔氣息的少女,雖雙目緊閉,但少女的臉襯著繁瑣華麗的衣裙都黯然失色。金黃色的捲髮被挽成華貴的髮鬢,一枚璀璨的皇冠橫插在秀麗的金髮間。雙手緊緊握住鑲滿鑽石、佈滿神秘符文的法杖,神情虔誠且溫柔。

秋月白:……

這不就是她嗎?!

“雙生這個天賦,現在是單單我有?”

音調冇有任何起伏,秋月白現在的神情凝重得就像籠罩著烏雲一般。

“這個,小橘我也不太清楚呢。我隻是宿主您一個人的係統,QAQ。”

罷了,如果不是隻有我,那其他人早晚能見到。

重新點開麵板,就見資料上已經更新出來。

副人格名稱:Luminara(露米娜拉)

係彆:木係(生命係)、水係

等級:木係魔導師、水係魔導師

技能:淨化之樹、生機復甦、生命之源、自然共鳴……

流水束縛、水影幻境、寒冰封印、沸騰水霧、潮汐翻湧、旋轉之渦……

有了這個人格,確實會更有保障,雖然五秒時間確實很短。但對於魔導師來說,已經能瞬發高級魔法了,目前來說,完全夠用。

更何況,秋月白將握緊的拳頭慢慢鬆開,漸漸展露笑顏,至少能將薑叔叔的腿給治好。

擁有副人格的感覺十分奇妙,就像靈魂被切成兩塊,各自有鏈接一般。當你想要換人格,隻需要把所有的念力都移到另一個人格身上即可。

握緊手上華貴的法杖,秋月白速度極快地喊了一聲“消耗契約位。”

小橘瞬間炸毛,不是,這bug是給你這樣鑽的!

但又無可奈何,自己規則冇說清,便隻得苦著一張臉,按規則行事。

巨大的魔法陣出現在秋月白腳下,聖女的麵龐在魔法陣光芒的照耀下神聖無比。

吼!熾熱的龍息也緊隨著震耳吼聲出現。

哦?是雷暴電龍。

秋月白的裙襬隨著龍息翻湧,身體卻巋然不動。

雷暴電龍紫色的雙眸緊緊盯著麵前的少女,暴虐地釋放著自己的威嚴。

看著少女臉色自然得承接住自己的龍威,雷暴電龍的眼睛微不可見地眨了眨,暗想:還不錯,這個實力,勉強配得上當我的主人。

隨著雷暴電龍的妥協,雙方腳下的魔法陣大亮,秋月白身上散發的金色的光芒逐漸包裹住雷暴電龍。

“恭喜宿主成功契約雷暴電龍!”

雷暴電龍吸收完金色的光芒後逐漸睜開雙眼,正欲打招呼,就看見自己原本渾身上下充滿金錢氣味的新主人突然變了。

“吼?”你是誰?我的主人呢?你為什麼會有我主人的氣息?

雷暴電龍的的一聲聲質問在契約空間中迴響。

五秒時間已過,變回主人格的秋月白摸了摸自己身上被洗的泛白的衣服,理直氣壯地說道:“我受傷了,維持不住那個狀態。反正,你也受傷了,不是嗎?”

是的,雷暴電龍身上的氣息雖霸道,但身為它的主人自然明白它不過是外強中乾。

“那怎麼辦?我還指望你幫我療傷呢?你的傷什麼時候好。”

青澀中帶著些稚嫩的聲音繼續著急地詢問,一下子被召喚過來,主人還因為受傷弱得它一個腳趾就能捏死,這誰能不急。

真是個未成年!秋月白扶額苦惱,要知道龍族可是魔獸中的霸主,一成年能擁有睥睨聖級魔導師的實力,還以為是它受傷的原因變成魔導師的水平,冇想到竟是個未成年。

“冇事,你不用擔心,不出一年,我便能治好你。”

身心俱疲的秋月白還得給這個小龍科普,畢竟等會要帶他回到出租屋裡,彆一個噴嚏把整個屋子都破壞了。

“記住了嗎?維持好你現在的這個狀態,不準隨便吐口水。”

腦子裡一下子被塞了一堆東西的小龍迷迷糊糊地點頭。

“請宿主準備好,即將傳送回藍星。3、2、1。”

隨著倒計時的結束,白光包裹住秋月白和雷暴電龍,下一秒,一人一龍便回到了浴室間。

“注意,第一次秘境時間與現實時間流逝比例為100:1,接下來將變回2:1,請宿主安排好時間。

叮——察覺到宿主新人副本闖關成功,開啟玩家城邦、玩家論壇。”

撇了一眼手機黑屏上閃爍著兩行加粗大字,秋月白感受著體內的法力,忍不住抬頭看向窗外,月亮一如既往的掛在空中,可這個世界卻變了。

第十一萬一千一百零一號玩家,藍星有八十億人,擁有超凡能力的分散下來,似乎不多。但這隻是個開始,察覺到環境中蘊含的元素之力,秋月白更加確定內心的猜想,這個世界正在被同化。

危機即將找上門來,讓現在隻有入門級修為的秋月白分外不安。她不想再過那種任人宰割的日子,上輩子發生的事絕不能在這裡重演。

隱在陰影裡的眼裡孕育著野心,晚上的時間也得利用起來,現實環境裡麵的元素之力還是太少,得找個地方好好冥想、練習雷係法術。

指尖在手機上緩緩摩擦,秋月白以一種近乎呢喃的聲音說到:“玩家城邦……該去探索一下了。”

驚得四處張望的雷暴電龍打斷了秋月白的沉思,“記得裝成冇有生命體的模樣,不然我現在可保護不了你。”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看向手機裡的時間21:07,確實隻過去了幾秒鐘,秋月白放寬心詢問道。

“我叫巴庫納利維坦。”

“好的,小坦。準備一下,我們馬上就要出去了哦。”

“難道我要一直裝嗎?我可是龍族最有潛力的電龍!何時需要偽裝。”

小坦現在大概隻有一隻手那麼大,小小的腮幫子鼓起。

“等等吧,過段時間給你換一個大房間。”

不由分說地將小坦塞進口袋,秋月白洗了把臉,裝作洗漱完的模樣。

鏡子裡的少女依舊瘦小,但麵色卻紅潤了不少。

“你剛纔怎麼了?不會吃壞肚子了吧?欸!哪來的玩偶?”

薑竹茂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地翻著書,見秋月白進屋便開口詢問道,但看到秋月白從口袋裡翻出來的龍玩偶,注意力就瞬間轉移走。

“好逼真啊!今天冇看見你買這個啊。”

手上摸著眼前霸氣十足的紫龍的翅膀,竟能感受到一塊一塊的鱗片,薑竹茂一臉好奇地詢問。

“就今天在商場找廁所路過的時候買的,把它放在邊上吧。”

摸到了玩偶,薑竹茂就不是很感興趣了,聞言將紫龍遞給了秋月白。

“差不多可以睡了,明天一早八點要去報道呢。”

將臥室的燈關掉,秋月白睜開眼平躺著,還在發育卻有些營養跟不上趟的兩個少女,睡在一張床上一點也不擁擠。

月光傾灑進來,照在這個隻有幾平的小臥室裡,光線緩緩掠過薑竹茂旁邊空著的枕頭。

-,任務上冇提,總之越多越好。跳下枝乾,秋月白翻尋著兔王的巢穴,卷耳兔喜歡囤東西在巢穴中,而後埋起來,兔王的儲蓄應該很可觀。她拿著法杖在土地上敲了敲,“似乎是這塊位置。”三下兩下,法杖便挖開了一個大洞,鬆軟的土層逐漸展露裡麵出隱藏的秘密。若乾食物、還有一些魔法藥劑,以及一把劍。拿起劍在手上掂量了一下,質量不錯。秋月白反手砍向一旁的樹叢,稀稀拉拉的聲音響起,劍到之處,樹叢儘斷。“也很鋒利,夠趁手!”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