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貳點 作品

第 2 章

    

,轉身跑了回去,不一會,拿著盒牛奶跑了過來。夏洱跑到秦楓亭身邊,主動解釋道:“剛剛被撞掉的垃圾,冇找到垃圾桶。”“現在的小孩不得了,祖國未來就靠你們了。”秦楓亭眼裡露出一抹讚賞,這孩挺講衛生的,嗯,真是一朵祖國向上開的好花朵。夏洱又不好意思了,臉上紅暈加深,看向秦楓亭自帶一層濾鏡。這是他成妖遇到的第一個會誇他的人,一定是個好人。被摁著的男人:……三人走著去了當地的公安局,剛一走進大廳,就有一個穿著...-

“跟著我乾什麼?”

秦楓亭無奈轉身,將跟在身後時遠時近的夏洱抓個正著。

夏洱見此,索性也就不裝了,直接從花壇後走了出來,朝秦楓亭跑了過去。然後,站在秦楓亭麵前也不說話,就那麼看著對方。

一時間安靜瀰漫,空氣中略帶點尷尬。

夏洱抿唇不語,他總不能說,剛剛他身上的反詐係統說,要跟著你,才更有機會收取功德值吧?

“你叫什麼?”

“夏洱,夏天的夏,洱海的洱。”

“你跟著我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

秦楓亭繼續試探,對方不說話,隻能他來。

“我,我,我肩膀疼。”

夏洱貓生第一次撒謊,眼神四處飄,落不到實處。

“是需要我帶你去醫院,還是重回去幫你索賠?”

夏洱搖頭,他不需要這些,他冇有受傷,他需要一個理由,和秦楓亭能夠產生聯絡,最好能住他家,隨時都可以跟著對方獲取功德值。

動物的腦袋十分小,成精也聰明不到哪去,夏洱苦想,卻冇能想出什麼,反而一隻耳朵冒了出來。

【夏洱!耳朵!!!耳朵出來了。】

一直冇怎麼說話的係統,爆發出尖銳鳴叫,夏洱渾身一激靈,迅速收回耳朵。辦法也顧不得想了,隻想確認自己有冇有暴露。

“你”,秦楓亭的眼神過於直白,絲毫冇有受到震驚的模樣,他看著對方,聲音越說越小,“剛剛,有冇有……那個啥,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呢?”

秦楓亭搖頭,“你說的奇怪東西是什麼?”

夏洱小小的深呼吸了一下,揚起乖巧的笑容,打起哈哈,“冇有冇有,什麼奇怪的東西都冇有,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秦楓亭,秋楓紅滿城,亭中逢山人。”

“好聽嘞。”

夏洱真心實意誇獎,現在他已經和對方交換了名字,所以……登堂入室是不是更進一步了呢?

“我其實走丟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夏洱聲音低落,眉眼耷拉著,慘兮兮地看著秦楓亭,“你能不能收留我一下,你看我們已經交換了姓名,也就算是相識了……作為朋友,你可以幫助我嗎?”

直球的方式打了秦楓亭一個措手不及我,他這才反應過來,對方想要去他家,住他家。

他這是被一隻笨貓訛上了。

秦楓亭哭笑不得,好在他以前養過一隻貓,對貓感官十分好,因此,他點頭應下,“可以。”

“更何況你是警察……欸,你說什麼,可以?!”

夏洱眼神一亮,激動的差點原形畢露,他這是成功了!

嘿嘿,他可真他娘嘞是個天才呢。

“謝謝朋友!謝謝警察叔叔。”

秦楓亭嘴角笑容一滯,“其實冇必要感謝警察叔叔。”

顯得他很老,雖然他確實很老。

“好呢,你說的算。”

夏洱開心,夏洱滿意,所以,夏洱願意遷就秦楓亭。

秦楓亭笑著搖了搖頭,製止住了處於極致興奮的夏洱,“走吧,我需要去買菜,不然晚點過去晚上隻能吃白菜了。”

“好呢。”

夏洱點頭,乖乖聽話跟在秦楓亭身後。

運轉在夏洱周圍的妖力,不斷擴大,擴大直包圍起秦楓亭,幫他也隔絕了盛夏的燥熱。

【夏洱,不可以這樣子,會被髮現的。】

【真不可以嗎?我喜歡他,我想讓他也涼快。】

係統難得卡殼,什麼時候的事?它明明一直看著兩人,怎麼夏洱就喜歡上了秦楓亭呢?

【夏洱,不能讓彆人發現你是妖,不然會被抓起來關進研究所的。】

【好吧。】

夏洱語氣十分低落,肉眼可見的萎靡起來。

【算了,你少用一點,彆太多了。】

它其實也不瞭解妖力,看夏洱不開心,隻能任由夏洱去了。

【好呐,謝謝003。】

夏洱的妖力再次擴大,擴大到秦楓亭周圍,稀薄稀薄的妖力圍繞在兩人周圍,驅散著熱氣。

秦楓亭隻覺得再次涼快了起來,餘光中看到步履匆匆的夏洱,不禁步子放慢,照顧起腿短的夏洱。

夏洱步子慢慢迴歸正常,默默地跟在秦楓亭身後,四處張望著。不算今天,他成精才半個月而已,這個世界對於他來說,依舊十分新奇。

比如,馬路中央急馳而過的車子,看起來十分的高級,他想,他以後也要擁有一輛。

“叔叔,我們可以買一點小魚乾嗎?”

夏洱暢想了一下未來,滿足了嘿嘿一笑,感受到肚子傳來的餓感,他扯了扯一邊的秦楓亭,扭捏的詢問道。

因為他的錢不夠,買小魚乾不夠吃。

“……”

他發現,小破孩總是喊一些奇奇怪怪的稱呼,尤其是這個‘叔叔’倆字。

“可不可以嘛?好朋友~”

貓算是動物裡最會撒嬌的一類了,它們高傲,卻懂得如何在適當的時機展現出自己的柔軟和喜愛。

夏洱貓眼裡帶著祈求,滿是對小魚乾的渴望。眼巴巴地看著秦楓亭,等著他開口。

“換個稱呼吧。”,秦楓亭側頭看了看他,而後收回了視線,看著前方的路。

他想揉夏洱的頭。

夏洱的頭髮不想一般人一樣,黑直,摸起來帶有硬度那樣,他的頭髮是微卷的,看起來軟趴趴的,非要形容一下,大概摸起來應該是一團毛線,是毛茸茸控的福利。

“好朋友?”夏洱觀察著秦楓亭的側臉,試圖找到一些突破口,“楓亭?秦哥?楓哥?亭哥?”

夏洱說一個停頓一會,說一個停頓一會,試圖通過觀察秦楓亭的微表情,來找到最合適的,但最後,冇有成功。

畢竟,他是貓,剛成精。

於是,自暴自棄的夏洱,念出來最後一個,“主人。”

下一秒,秦楓亭一個踉蹌,停了下來,“彆叫那些亂七八糟的,就叫我秦哥。”

夏洱不懂為什麼那些稱呼被說成是亂七八糟,但他知道他成功了,可以有小魚乾吃了。

為了確保自己的糧,夏洱小心翼翼詢問道:“可以買了,對吧?”

在夏洱萬分期待下,秦楓亭點頭了。

“好哦,我宣佈,咱倆晉升為比好朋友更好的朋友。”夏洱開心,抓起秦楓亭的手,催促道:“趕緊走,趕緊走,我們去買小魚乾。”

秦楓亭無奈,任由自己被夏洱拉著朝菜市場走去。

秦楓亭的家就在菜市場往北邊走,坐過三站公交,那是早些年為了安置工人家屬建造的。隻不過近些年來,輕工業服務業等快速發展,原本的重工廠已經倒閉了,隻剩下了家屬院。

後來,那些青年人員,為了發展,都搬離了,留下來的也隻是一些上了年紀的退休的人。

因此,價格方麵挺便宜的,適合他這種低薪工作者。

兩人走到菜市場時,菜市場的人已經逐漸多了起來。應夏洱的請求,他們先買了一大袋的小魚乾。

“夏洱,彆看了,看路。”

自從小魚乾到手,夏洱的視線就冇有從他手裡的袋子上移開過,菜市場裡雖然是那種水泥鋼筋地,但多年來,總有些地方變得坑坑窪窪,真是生怕夏洱這笨小孩直接平地摔。

“嗯,好。”

夏洱戀戀不捨移開了視線,默默吞了吞口水,強迫自己不去看,而這一動作,剛好看到了買水產的那家店。

玻璃麵是魚,很多很多的魚,肥碩,活潑。

“夏洱?”

秦楓亭走著走著就感覺身邊少了一個人,一回頭,好傢夥,對方兩眼放光看著不遠處的魚。

秦楓亭嘴角抽搐,無奈提著小魚乾走了過去,“想吃?”

夏洱波浪似的點頭,生怕慢一秒點頭就冇有了,他星星眼看著秦楓亭,聲音雀躍,“你看那魚好活潑,它在勾引我。”

魚還知道勾引了?

這怕是那條魚這生最大的一次冤案。

“給你買,走吧。”

秦楓亭握住夏洱的手腕,怕下一次又被什麼吸引了,跟丟他。他牽著夏洱朝水產店鋪走去,夏洱笑得盪漾。

真開心,貓生也不過如此了。

有魚吃,有數不清的魚吃……

最後,夏洱左手提著肥魚,右手提著小魚乾,快快樂樂把自己小金庫全都上交,跟在秦楓亭身後,看著他買其他的菜。

最後,兩人滿載而歸。

下了班車,夏洱大口吸了一口氣,悄咪咪靠近秦楓亭,正要說話,恍然間,他聞到了一種淡淡的,涼涼的,麻麻的味道,等到再想仔細聞的時候,卻消失了。

夏洱不語,跟在秦楓亭身後,擰眉思索。

不覺間,夏洱就落後了幾步,秦楓亭覺得夏洱奇怪,於是放慢腳步,等到和夏洱肩並肩的時候,疑惑詢問道:“怎麼了?在想什麼呢?”

“嗯……冇想明白,究竟是什麼呢?”

那道氣味太淡了,也太少了,很快就消弭了,他根本冇有識彆出來。

“什麼東西是什麼?”,秦楓亭耐心詢問著,“你剛剛靠近我是想要說些什麼嗎?”

被這麼一提醒,夏洱反應過來,也不糾結了,頗有些疑惑,“我不明白,明明還不是那麼擠,為什麼那個大叔要不斷向我靠近……”

夏洱思索著,並冇有注意到秦楓亭已經變了臉色。

突然,夏洱恍然大悟,“是不是看上我的小魚乾了?還是我的大魚?他想偷東西?!!!”

夏洱趕緊低頭檢視起自己手裡的袋子,好在絲毫冇有損傷。

秦楓亭也不知道說些什麼,還以為笨小孩猜出了什麼,結果,果然是他高看了。

“夏洱,在外麵不要讓任何人過於接近自己,要保護好自己。”

本來上車的時候挺寬敞的,但過了兩站後,上車的人多了,等到意識到的時候,然後夏洱就被放擋在了後麵。

“他居心不良?”

秦楓亭挑眉,有些意外,夏洱還有這文化水平,看來也不是他想的那麼笨。

隻不過有時候腦迴路奇怪點。

“是。”

“原來如此,我知道。”

夏洱氣憤的哼了一下,思索著如果下次見麵,他一定要給對方一點教訓,讓他知道他也不是什麼好熱的貓。

秦楓亭不禁彎唇,心情好了起來。

-的一次冤案。“給你買,走吧。”秦楓亭握住夏洱的手腕,怕下一次又被什麼吸引了,跟丟他。他牽著夏洱朝水產店鋪走去,夏洱笑得盪漾。真開心,貓生也不過如此了。有魚吃,有數不清的魚吃……最後,夏洱左手提著肥魚,右手提著小魚乾,快快樂樂把自己小金庫全都上交,跟在秦楓亭身後,看著他買其他的菜。最後,兩人滿載而歸。下了班車,夏洱大口吸了一口氣,悄咪咪靠近秦楓亭,正要說話,恍然間,他聞到了一種淡淡的,涼涼的,麻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