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德爾 作品

偶遇

    

後的疲倦與白日烈日灼灼帶來的煩悶,很適合在停電後消遣。還冇走兩步,“哎呀!”李女士發出一聲驚呼。“怎麼了,媽媽?”李知冉轉看向李女士開口關心道。“冉冉,媽媽把手機落在客廳了。幸好冇走遠,我上樓一趟,你就在這兒等我吧。”說罷轉身幾步快走到電梯口。李知冉隻好孤身留在原地百無聊賴地等著,想著這個暑假髮生的事情。之前她一直在家鄉的鎮子上讀書。雖然學校不是數一數二的排名,但在學校裡有一群從小玩到大知根知底的...-

單元樓下,

“物業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麼炎熱的天停電了,”李女士抱怨著,牽著女兒打算去散散步。

樹葉被風吹得輕晃,陽光破碎,蟬聲隱匿,像遠方的潮水。晚風吹散了一天工作後的疲倦與白日烈日灼灼帶來的煩悶,很適合在停電後消遣。

還冇走兩步,“哎呀!”李女士發出一聲驚呼。

“怎麼了,媽媽?”李知冉轉看向李女士開口關心道。

“冉冉,媽媽把手機落在客廳了。幸好冇走遠,我上樓一趟,你就在這兒等我吧。”

說罷轉身幾步快走到電梯口。

李知冉隻好孤身留在原地百無聊賴地等著,想著這個暑假髮生的事情。

之前她一直在家鄉的鎮子上讀書。

雖然學校不是數一數二的排名,但在學校裡有一群從小玩到大知根知底的鄰居兼同學,冇什麼關於人際交往方麵的煩惱,學業方麵比較用功,父母平時關心自己學習和生活,成績也算不錯。

但是今年夏季她麵臨初升高,爸媽他們不知道從哪兒聽來,初中教育至關重要,不能忽視,關乎孩子一生雲雲。

又恰好爸爸由於工作調任,到了市裡的公司工作。

於是爸媽成功趕上了買學區房的熱潮,用之前攢下的錢,大手一揮買下市裡最好初中的學區房。

能夠讀市裡最好的高中,李知冉本來應該高興的,

但是!

她不是那種善於交際的人,每次長輩聚餐,她都有些心力交瘁,但還是勉力說些場麵話,儘量做一個安靜乖巧的孩子,不讓長輩傷心,也不給自己增加煩惱。

可對於高中的成績、交際都是一片未知數,茫然……擔心……

“知冉”

耳畔忽然傳來一陣溫潤的聲音。

“啊”

李知冉正想著自己的事情,被嚇了一跳,被迫從自己的內心世界剝離,

身體上卻還冇反應過來,兩眼直愣愣的盯著聲源處,隻見,

一個挺拔的身影從落日撒下的金黃色的餘暉中一步步出現……走近……

直到被他的身材引起的陰影遮住……

心下一驚,喉嚨已經發不出聲了,

這是!!!

李知冉反應過來,身體僵硬了一瞬,

趙書墨!

彆怪李知冉為什麼脫口而出這個名字,

這個名字其實一直被她偷偷藏在內心深處。

在李知冉情竇初開的年紀,麵對同齡人的幼稚,身邊剛好有一個,有一些年長,有一些成熟,最關鍵的是有很多帥氣的男孩,她當然會邁入早戀的人潮中。

麵前的男孩麵相白淨,身體修長,穿著球衣,球褲,看來是要去打球。

知道他長相很好,可是還是有被打擊到啊——

明明很普通的衣服,在學校遇見過其他男生穿,可是穿在他身上,就像是陪媽媽去商場,那些展示衣服的模特一樣。

隻是,他是不是又變帥了……

壓抑住心中的驚喜,李知冉儘量平靜聲線平穩地開口,“書墨哥哥”,末了,略覺寡淡,加上一句,“你吃飯了嗎?”

就像英國開口就問天氣,這是中國人常用的打招呼方式,屢試不爽。

趙書墨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吃過了,之前聽說知冉家也搬到這裡了,以後我們又是鄰居了。”

李知冉發現,書墨哥哥的聲音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好聽,即使在青春期也冇有發生變化呢,在初中時,班級裡麵很多男孩子聲音都變粗了。

“書墨哥哥,你……”

“書墨!”

剛想問他是不是一中讀書的猜測,話就被迫打斷了。

兩人同時扭頭看向綠化帶中間的,一隻手舉著籃球,大汗淋漓跑來的青年。

“書墨,在這乾什麼呢!哇,好漂亮的小妹妹啊!”

話雖如此,卻一直看著趙書墨,等著他做解釋。

趙書墨掃了他一眼,表情嚴肅,“說什麼呢,這是我鄰居妹妹。”

“哦,原來是妹妹啊……”,“妹妹”兩個字被他咬的特彆重,還一臉戲謔著。

趙書墨懶得開口解釋了,

“你剛纔想說什麼?”

“冇事兒,冇事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不想讓彆的人聽見他們之間的談話。

“走吧書墨,咱們去球場打球。”

趙書墨頷首,

臨走前,冇忘記折過身和李知冉道彆。

李知冉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心底還殘留著剛剛異地重逢的驚喜,一掃而空之前的抑鬱,此時隻覺得渾身神清氣爽,未來一片美好向她招手。

“冉冉,看什麼呢”,李女士取過鑰匙下來,看著女兒站在原地癡笑。

“媽媽!你還記得書墨哥哥嗎?”

“書墨?咱們鄰居家兒子?怎麼突然想起他了。”

“我剛剛我在這裡遇到他了,”

“他也在市一中讀書嗎?”一副隨意的樣子。

李女士愣了一下,想起來,“對,忘記跟你說了,書墨家一直住在這裡,他這次要升高三了吧。”

“我記得你小時候啊,追在他後麵……”

“媽媽!我們去小區後麵花園散步吧!”

李女士挑眉,轉換話題有點生硬,女兒大了也要麵子,止住話頭。

…………

……

晚上回去後已經來電了,李知冉,洗漱後躺在床上,吹著涼涼的空調風,腦子裡還在不斷上演晚上不可思議的相遇,沉沉陷入夢鄉。

-比較用功,父母平時關心自己學習和生活,成績也算不錯。但是今年夏季她麵臨初升高,爸媽他們不知道從哪兒聽來,初中教育至關重要,不能忽視,關乎孩子一生雲雲。又恰好爸爸由於工作調任,到了市裡的公司工作。於是爸媽成功趕上了買學區房的熱潮,用之前攢下的錢,大手一揮買下市裡最好初中的學區房。能夠讀市裡最好的高中,李知冉本來應該高興的,但是!她不是那種善於交際的人,每次長輩聚餐,她都有些心力交瘁,但還是勉力說些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