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嚕呼嚕啊啊啊 作品

第 1 章

    

一次見麵了吧。她深吸一口氣,推門進去,一眼就看見了他。他還是坐在那個老位置,還是她熟悉的白襯衫加牛仔褲。裡麵飯菜冒出的熱氣,給李月的眼鏡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一瞬間,她有點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隻是恍惚感覺到他也正看著她。“過來坐。”好一會兒,她才聽到他的招呼聲。“想吃點什麼?”張勉將菜單遞到李月跟前。“你點吧。”一時間,李月有點難以適應與他單獨相處的氛圍,有點不知所措。“喝酒嗎?”“不喝!”幾乎是同...-

“滴滴”□□顯示收到一條資訊。

鼠標滑動到□□圖標處,他的頭像一閃一閃地跳動,輕輕一點,跳出他簡短的一句話

“晚上六點,老地方”。

“呼”李月輕輕地舒了一口氣。2年了,難為他還記得。還有兩個小時,李月嘲諷地一笑,也許這對他來說隻是一個任務吧,誰家男孩子誠心邀約女孩子會隻給兩個小時?李月站起身來打開衣櫃,儘挑不出一件適合約會的衣服,她又是自嘲地一笑,算了,T恤牛仔吧,又不是冇見過,她突然有種泄了氣的感覺,三年了,在他麵前永遠小心翼翼,這最後一次,就做自己一回吧。

慢慢悠悠,慢慢悠悠,她一步一步地走到“老地方”,站在門口,抬頭望著那一閃一閃的門頭,這時她才感覺心跳有點加速,突然有點不敢進去。最後一次了,雖然離畢業還有一個月,但偌大的校園,隻要自己不刻意製造相遇機會,今天也許是最後一次見麵了吧。她深吸一口氣,推門進去,一眼就看見了他。

他還是坐在那個老位置,還是她熟悉的白襯衫加牛仔褲。裡麵飯菜冒出的熱氣,給李月的眼鏡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一瞬間,她有點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隻是恍惚感覺到他也正看著她。

“過來坐。”好一會兒,她才聽到他的招呼聲。

“想吃點什麼?”張勉將菜單遞到李月跟前。

“你點吧。”一時間,李月有點難以適應與他單獨相處的氛圍,有點不知所措。

“喝酒嗎?”

“不喝!”幾乎是同時,李月低低地喊出聲。瞬間她的臉頰通紅,又為剛纔的行為感到難為情。她瞪大眼睛看著張勉,竟然看見張勉的嘴角不受控製的往上彎了彎。李月有點難堪,又輕輕地補充了一句,”喝酒誤事。”

張勉默默地看了李月身後的那張桌子一眼,彷彿還能感受到那晚的觥籌交錯。他垂下眼瞼,輕輕地說:“好。”

李月有點驚訝於今晚張勉的溫柔,以往兩人見麵不是拌嘴就是看張勉的臭臉,更多的時候是令李月害怕的冷漠的眼神。

菜很快就上齊了,張勉夾了一個蝦仁到李月的碗裡:“吃吧。”

李月的心微顫,眼眶突然有點濕潤。三年了呀,第一次,聽見他如此輕聲細語。她微微抬起眼皮掃了他一眼,將這一刻深深地記在了心裡。很多年以後想起來,大概也會知足於這一刻的溫存吧。

李月正要往嘴裡送蝦仁,突然聽見一聲豪爽的呼喊。

“勉哥!”

李月抬頭望去,原來是校籃球隊,浩浩蕩蕩來了一群。他們一個個人高馬大,笑容盈盈。空氣中頓時充盈著青春荷爾蒙的蠢蠢欲動。

張勉看見他們站起來,露出了他特有的笑容,顯得他溫文爾雅。

“勉哥,吃飯也不叫一下。”劉超爽朗地拍拍張勉的肩膀。

張勉微微一笑,並冇有回答。

劉超眼睛輕輕一眯,轉頭一看,就看見了站在桌子另一邊的李月。

“這位是?”其實劉超和李月之前很早就打過交道。但今晚劉超不知怎麼明知故問,臉上掛著賤賤的表情,疑惑地看著張勉。

“你嫂子。”張勉脫口而出。

-會,今天也許是最後一次見麵了吧。她深吸一口氣,推門進去,一眼就看見了他。他還是坐在那個老位置,還是她熟悉的白襯衫加牛仔褲。裡麵飯菜冒出的熱氣,給李月的眼鏡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一瞬間,她有點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隻是恍惚感覺到他也正看著她。“過來坐。”好一會兒,她才聽到他的招呼聲。“想吃點什麼?”張勉將菜單遞到李月跟前。“你點吧。”一時間,李月有點難以適應與他單獨相處的氛圍,有點不知所措。“喝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