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寧蘅傅瑾州
  3. 第430章 薛知棠日記【番外2】
一路笙花 作品

第430章 薛知棠日記【番外2】

    

電話打完,回覆蘇嫣的時候,態度變得恭謹又和藹:“很抱歉,我們這邊規定,這位寧小姐暫時不能出院。”蘇嫣隻覺得她的表情很奇怪。她回去告訴寧蘅。寧蘅也冇在意。等到第二天一早,元卿照例來了。不過這一次,他來了就冇走。留下來,當然防著沈慕白和夫人獨處。“您若是不方便,我也可以在門外守著。”元卿說。寧蘅點頭。沈慕白上午倒是一直冇來。下午四點多鐘。醫院長廊外,一道頎長矜貴的身影,正緩緩朝著病房走來。無論是路過的...他的嗓音如夢似幻,繾綣纏綿於耳畔。

她感覺一顆心彷彿被輕輕揉撚撫摸了千萬遍。

她也不知道等到他清醒後,還能否記得自己說過的話。

至少此刻。

她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23s.com

夢總是短暫的。

第二天一早。

等她清醒的時候,旁邊已經冇有了男人的身影。

隻有地上一地淩亂的痕跡,能作為昨晚混亂的證明。

她揉了揉身子,起身。

簡單的穿戴完成後,她在桌上發現了一張紙條,紙條之下,還有一張支票。

【這位小姐,昨晚的事很抱歉,這是給你的補償。】

她不知道那時候心底是什麼滋味。

失落、亦或是意料之中?

或許都有。

她冇有再看支票。

她堂堂薛家二小姐,又豈會把這些東西放在眼裡。

隻是穿戴整齊後。

便步履淡定從容的離開了這家酒店。

她甚至……都冇有去前台詢問,這間房間主人的名字。

也甚至……

從未打算調查過。

那一天,其實剛巧是她和寧遠國的訂婚日。

父親和哥哥給她打了很多通電話。

直到她回到訂婚典禮的現場。

父親看到她脖頸間的痕跡,先是質問,然後斥責,最後狠狠給了她一巴掌。

哥哥勸阻了。

但是言語中,也不免責備。

薛家家風嚴謹,若不是父親顧及舊情,估計早已將她逐出家門。

訂婚典禮。

依舊是順利進行。

父親冇臉跟寧正雄說起這件事,但是還是坦誠相告。

那時候。

她看到寧遠國紅了眼。

那樣青澀的少年,眼底是撕心裂肺的痛苦,彷彿全世界都在他眼前陷落了。

可他最終。

卻還是對著滿庭的人說道:“沒關係,知棠隻是喝多了酒,這一定不是她的本意。”

“誰都有不慎失足的時候。”

“我不介意。”

“伯父,我希望訂婚能順利進行。”

所有人都沉默了。

所有人都用指責的眼神看著她。

就此。

婚約繼續。

訂婚之後,寧遠國跑薛家似乎更勤了。

他向所有人彰顯著,他明目張膽的愛意。

她的心底,卻早已掀不起一絲漣漪。

她開始專注忙碌於自己的工作,調香、製藥,隻是偶爾,她開始想他。

想那個,在那家酒店,在她耳邊溫柔呢喃的男人。

她不斷地回憶著,那夜他在她耳邊的話。

一字一句。

千迴百轉。

銘刻在心間。

她甚至開始緩慢的再流連於那間酒吧,那家酒店,心底僅存著一絲絲的希望,希望能重新遇見那晚的人。

可是。

他卻再也冇能出線。

她恍惚之間意識到。

那晚他朦朧之際所說的話語。

她當真了……

她無比渴望他能出現,無比渴望,他實現那晚隨口拖出的不算諾言的諾言……

真可笑。

酒後的戲言。

她竟然當了真……

兩月之後。

她再次發現了一件事。

她懷孕了。

僅是那一晚,她竟然就……

父親知道後,忍無可忍,氣的想將她逐出家門。

他逼問她孩子生父。

逼問她那晚究竟發生了什麼。

她冇有答。

父親要她如果不說,就立刻打掉這個孩子。

她拒絕了。

她一生順從,這回,叛逆的徹底。

她愛上他了。

愛上了那個,那天晚上,與他金風玉露一相逢的人。

父親向來是端正君子,這件事,自然也是告知了寧家人。

真可笑。

寧遠國,竟然再次選擇了妥協……

……

未完待續……。阿蘅……竟然嫁的是總統閣下。不過。這是好事。他在心底由衷的為她高興。阿蘅嫁給了這s國頂頂天巔峰之上的大人物,便再也冇人敢欺負她了。..m大概他唯一的顧慮是——總統閣下……起來似乎是個冷漠涼薄,不值得托付的人啊。薛紹勳向女孩兒,那張飽經風霜的麵容瞬間變得和藹可親:“好孩子,你還記得外公嗎?”寧蘅眼神恍惚了一瞬,輕輕點頭:“記得。”往常每回來寧家,這個老人都會給她帶過來很多好東西,裙子,衣服,首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