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憑什麼偷聽小狗心聲
  3. 在一百平的胸肌上醒來
禧雨 作品

在一百平的胸肌上醒來

    

然升高,他才嘴下留情。新手奶爸不知道狗娃這是不是著涼了,謹慎起見,他還是把狗崽輕輕放回胸前,又怕小寶貝被空調冷風吹受涼,他把空調溫度調高後,才把狗崽取下,直接塞進拉低的背心領口。白芋就這樣毫無準備的,與男神放鬆狀態下軟韌的胸肌來了個肉貼肉。嚶嚶,幸福死了,媽媽,今晚芋頭就要遠航,很快就能上天來見你了。狗崽不再蛄蛹著試圖突破生理極限睜眼,而是軟趴趴地俯臥著,在隨呼吸起伏的大胸肌上陷入昏睡。晏揚天拍了...-

筆尖在數位屏上輕盈滑動,勾勒出幾筆靈動流暢的線條,一隻蜷縮成團像個土豆似的簡筆畫狗崽躍然成形。

就在要進行下一步時,執筆的手頓了頓。

白芋唇瓣微抿,回憶起一直徘徊在腦海中的參照物,清潤的眼神驟然變得緋色迷離,久不見陽光的蒼白臉頰上也泛起薄紅。

晏先生,好澀……

略作思考後他繼續動筆,寬肩窄腰九頭身、鯊魚肌、人魚線、八塊腹肌、大長腿……

哦,還有一對大胸肌,上麵躺著一團小狗崽。

看著螢幕上身材完美的紙片人,白芋把自己臊得丟筆捂臉,縮在人體工學椅裡,悶悶地發出一聲嗚咽。

良久,臉皮薄的年輕漫畫家纔再次拿起筆,在紙片人身上勾勾畫畫,添上了一件鬆鬆垮垮半遮半掩的老頭背心,並在紙片人銳利俊美的臉旁寫下一串清雋小字:健身主播晏揚天。

猶豫了一會兒,白芋表情落寞,執筆擦去“晏揚天”三字,改成了“天天”,又咬著唇給他懷裡的狗崽添上了白芋自己的小名——“芋頭”。

做好了人設,接下來的一切都變得順利起來,白芋照著自己幻想的晏先生養狗日常開始創作。

第一話:小狗芋頭的新家

健身主播天天,從老家接了一隻剛出生七天的白色柴犬幼崽。小白柴被起名為“芋頭”,天天從此開啟超級奶爸之旅。

……

糯唧唧的小狗崽被主人手捧到胸前,等待著奶瓶裡的羊奶粉攪勻化開,這是小狗芋頭到新家後的第一頓飯。

白芋畫到這時天色已經黑了。他放下筆,伸個懶腰,然後先點了外賣,接著纔將漫畫截圖,準備釋出在自己隻有三十萬粉的微博小號上。

漫畫的名字在發出前改了又改,最終被敲定為《天天養芋頭》。

漫畫發出後,白芋習慣性的冇有關注粉絲們迅速壘起的評論高樓,就直接熄滅螢幕,起身去衛生間。

他弓腰在寬大敞亮的洗手檯前掬水洗了把臉,直起身後,清涼的水流順著素白細膩的肌膚落下,沾濕了一片睡衣領口。

白芋用紙巾擦乾臉,領口處隻潦草揉擦了事,將濕紙團隨手扔進垃圾桶,他抬頭看向鏡中的自己。

蒼白瘦弱,略長的劉海遮住了秀氣的眉眼,顯得陰鬱且冇有男子氣概。

再對比陽光俊美的鄰居兼暗戀對象,白芋沮喪垂頭,不敢再看鏡子。

忽然,默認的手機鈴聲響起,打斷了他陷入自卑的情緒。

滑動螢幕接電話,白芋原本清潤的聲音因為久未開口帶著滯澀,他清了清嗓子後出聲:“喂,您好。”

電話是外賣小哥打來的:“你的外賣已經放門口了,記得拿。”

“好的,謝——”冇等話說完,外賣員就匆匆掛了電話。好在白芋已經習慣了被人忽視的感覺,整理好心情後,他離開衛生間去門口拿外賣。

一開門,白芋遇上了剛出電梯的鄰居。

晏揚天剛從老宅回來,他一手捧鋪了柔軟窩墊的小籠子,一手提著大包小包的幼犬用具,穿著大背心大褲衩,身上還淌著熱汗,就這麼潦草地與他白白淨淨的小鄰居打了個照麵。

兩人一時間相對無言。

晏揚天是覺得自己現在這樣子埋汰,怕熏到人,而白芋則是羞的。

身為健身主播的晏揚天身高191,比176的白芋還高半個頭,他露出的臂膀上肌肉緊實,附著晶瑩的汗珠,濃烈的荷爾蒙氣息充斥在白芋鼻尖,令他頭暈目眩。

白芋耳根爆紅,熱度隱隱有蔓延到臉上的趨勢。他緊攥著褲腿,垂頭企圖用垂落的額發遮掩住自己的失態。

他想和晏揚天多待一會兒,奈何冇出息,社恐自卑,恐怕一張口搭訕就結巴。

眼神飄忽躲閃片刻,白芋終於準備好了台詞,他自以為隱秘的深吸一口氣,這才微微抬頭道:“晏先生晚上好,你是要養狗了嗎?”

晏揚天把落在白芋微透領口處的視線挪開,他微俯下身,給眼前誘人不自知的小鄰居展示手上的小狗籠,笑道:“我從老家帶回來了一隻小白柴,小白你喜歡狗嗎,有空可以來我家玩狗。”

“好巧——”好巧我畫了你養狗的故事。

白芋淺粉的唇瓣微微開合,卻不敢暴露他的癡漢心思,最終還是冇說什麼。

晏揚天卻捧著籠子,狹長的眼尾微挑,用勾人的眼神追問,好巧什麼?

“好巧我也喜歡小狗,好巧我們在門口遇上了,哈哈,好巧其實我是來拿外賣的。”

白芋不敢和心上人對視,怕露餡兒的他紅臉垂頭,胡言亂語。

好在晏揚天是個“有規劃”的人,他冇有當下就把人逼急,反倒主動退一步,先跟白芋道彆:“狗崽差不多到喝奶的點了,我就先回去了,下次見,小白。”

“再見……晏先生……”

白芋站在原地,等人背過身去他才抬頭,癡癡目送。直到鄰居家的門關上,他才依依不捨收回視線,俯身拾起門邊差點被遺忘的外賣。

草草解決了晚飯,白芋就洗漱上床準備睡覺。

今天他異常困頓,才過八點就眼皮沉重。

開啟空調,降到16度,白芋窩進鬆軟厚重的蠶絲被裡,等待進入夢鄉。也許是因為跟心上人說上了話,他覺得今天的床躺得十分有安全感。

艱難困頓地翻了個身,在軟彈溫暖的床上,白芋不自覺發出了一聲喟歎:“嚶嚶嚶。”

嗯?

啊?

是誰在嚶嚶嚶?

白芋被這奇怪的聲音猛然驚醒,卻發覺自己睜不開眼。

他好像變小了,全身的力氣也都被小小的身軀束縛。

白芋蛄蛹掙紮,想伸手抓住什麼,卻感受不到五指的存在。而掌心的觸覺告訴他,他正躺在一片輕薄的棉麻布料上,布料下的事物微微起伏,溫熱柔軟而有韌性,散發著令他安心的熟悉氣味。

嗅著嗅著,白芋意識不受控製,再次昏昏欲睡,卻在徹底睡過去的前一秒,嘴裡被塞進了一個柔軟的事物。

還冇反應過來這是什麼,他的嘴巴就已經開始本能地做吮吸運動。

是奶嘴。

直到裡麵的液體被吸儘,空氣摩擦發出嘖嘖聲,奶嘴頭被用力拔走,白芋才吧砸著嘴回過味來,那是他這輩子喝過的最美味的羊奶。

剛嘬了幾口空氣,白芋的肚子有點撐,難受得哼哼唧唧,嘴裡再次發出嚶嚶嚶的叫聲。

破案了,這聲音是他自己發出來的,他好像變了個物種。

至於是什麼物種,白芋很快有了答案,因為他聽到了晏揚天的聲音,他變成了晏揚天家新來的白柴狗崽。

晏揚天在全心全意照顧幼小的狗崽,他原本半躺在沙發上,狗崽放在胸前。

喂完羊奶後,見小狗肚皮圓滾哼哼唧唧,晏揚天就學著以前見過的奶爸奶媽帶娃方式,把狗崽放在手心裡輕輕拍嗝,邊拍邊哄:“芋頭,睡覺覺啦。”

小狗芋頭,也就是此時的白芋,被低音炮哄得全身酥軟,才倆土豆大小的狗崽在晏揚天寬大的手心裡翻了翻肚皮,積極地迴應:“嚶~”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狗崽,也可能是在做夢,但這感覺是如此真實,與男神的近距離接觸實在是令人頭腦發昏,不想清醒。

白芋用小狗爪七扭八歪地撐起了半個小身板,他麵朝男神,費儘全身力氣想要睜開眼,眼皮卻像粘了強力膠似的扒拉不開。

而在晏揚天看來,就是手心裡的狗崽搖頭晃腦,想往他的方向爬,可愛死了。

他伸出另一隻空閒的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粉粉嫩嫩、且隻有指甲蓋大小的小狗爪。

新生的還冇下過地的小狗爪,手感軟得像□□糖,新晉奶爸實在忍不住,低下頭對狗崽香了一口。

白芋隻察覺到一股灼熱的呼吸靠近,然後他就被晏揚天高挺的鼻梁戳倒,翻身露出小肚皮,隨即被兩片溫軟唇瓣親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

白芋在內心尖叫,像是被大獎砸中,熱血沸騰。即使看不見,他也能想象到心上人溫柔帶笑,一臉寵溺地親他的樣子。

雖然是“父愛”,但四捨五入也就是愛了。

狗崽興奮得哆哆嗦嗦,渾身泛粉,本能地嚶嚶叫起來,可愛得讓晏揚天又嘬了幾口,直至體察到狗崽的體溫好像突然升高,他才嘴下留情。

新手奶爸不知道狗娃這是不是著涼了,謹慎起見,他還是把狗崽輕輕放回胸前,又怕小寶貝被空調冷風吹受涼,他把空調溫度調高後,才把狗崽取下,直接塞進拉低的背心領口。

白芋就這樣毫無準備的,與男神放鬆狀態下軟韌的胸肌來了個肉貼肉。

嚶嚶,幸福死了,媽媽,今晚芋頭就要遠航,很快就能上天來見你了。

狗崽不再蛄蛹著試圖突破生理極限睜眼,而是軟趴趴地俯臥著,在隨呼吸起伏的大胸肌上陷入昏睡。

晏揚天拍了拍胸前布料下突然變得安靜的狗崽,意識到崽是困了,這纔拿起手機,百度新生幼犬的正常體溫,以及幼犬著涼症狀和應對方法。

翻了一圈新手養狗攻略視頻,晏揚天確定狗崽很健康,於是隔著一層布料,捧住胸前狗崽坐起,準備將它放進主臥床邊剛搭上的小狗窩。

白芋睡眠不深,被晏揚天的動作弄醒了。

饅頭大的狗崽臥在主人的大手與大胸肌之間,軟綿綿地伸了個小懶腰,然後順著內心動作,一邊嚶嚶叫著,一邊像貓咪一樣踩“奶”。

【好大!好軟!人生圓滿了~】

還冇從沙發上起身的晏揚天瞳孔地震,他好像幻聽了,狗崽說話了?!

-涼了,謹慎起見,他還是把狗崽輕輕放回胸前,又怕小寶貝被空調冷風吹受涼,他把空調溫度調高後,才把狗崽取下,直接塞進拉低的背心領口。白芋就這樣毫無準備的,與男神放鬆狀態下軟韌的胸肌來了個肉貼肉。嚶嚶,幸福死了,媽媽,今晚芋頭就要遠航,很快就能上天來見你了。狗崽不再蛄蛹著試圖突破生理極限睜眼,而是軟趴趴地俯臥著,在隨呼吸起伏的大胸肌上陷入昏睡。晏揚天拍了拍胸前布料下突然變得安靜的狗崽,意識到崽是困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