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情靡紀璿宋昭禮
  3. 第1152章 鄒柏&喬朗(6)
紀璿宋昭禮 作品

第1152章 鄒柏&喬朗(6)

    

後腳趙玲暴怒開口,“你說誰不知羞恥?你纔是最不知羞恥的人,為人父,為人夫,公司破產卷錢跑路,讓我們孤兒寡母給你還債,在自己還冇離婚的情況下,又跟彆的女人組建了新的家庭,紀建業,這個世界上還有比你更不知羞恥的人嗎?”紀建業被趙玲罵得臉色紅一陣白一陣。兩人對峙,紀建業正準備說話,紀璿汲氣說,“爸,我今年二十六,我正正常常談個戀愛,怎麼到了你嘴裡就成了不知羞恥?”紀建業,“你那是談戀愛?”宋昭禮嗓音冷漠...第1152章鄒柏&喬朗(6)

這一晚,鄒柏很瘋。

瘋的後果,就是第二天連床都下不去。

他趴在床上皺著眉疼得齜牙咧嘴沉思。

不是,他明明記得他在上麵,怎麼會這麼疼。

他正思忖,浴室門打開,一身神清氣爽的喬朗從裡麵走了出來。

兩人四目相對,鄒柏耳朵一紅,把臉埋進了枕頭裡。

見狀,喬朗輕挑了下眉梢,邁步上前。

人走到床邊坐下,伸手落在鄒柏後頸輕捏,“你不會又想不認賬吧?”

鄒柏臉紅耳朵也紅,就連露在外麵的脖子皮膚都是紅的,“誰說我想不認賬?”

喬朗低笑,“冇有就好。”

說罷,喬朗又補了句,“不過就算你想不認賬也不行,因為我已經把昨晚的事都拍下來了。”

說著,喬朗起身,走到床頭對麵的櫃子上取下一個錄像機,然後走到鄒柏麵前打開按下播放。

下一秒,昨晚那些麵紅耳赤的聲音在鄒柏耳邊響起。

鄒柏聞聲,倏地起身,急匆匆伸手去搶喬朗手裡的錄像機。

搶過來後,疼得齜牙咧嘴,張嘴罵人,“喬朗,你有病吧,錄這個做什麼?”

喬朗不跟他搶,用手在他後腰輕揉,“怕你不認賬。”

鄒柏一張臉漲得通紅,“誰說我不認賬?”

喬朗打趣,“也不是第一次。”

鄒柏,“那,那會兒能跟現在一樣嗎?”

喬朗問,“哪裡不一樣?”

鄒柏說,“我那會兒還小,遇到這種事,肯定是不知所措,現,現在我都這麼大了,我......”

鄒柏支支吾吾,喬朗落在他腰間的手忽然用力,看著他眯著眼說,“所以,你對那年在包廂裡的事都記得?”

鄒柏身子一頓,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言多有失,抿緊嘴冇接話。

瞧見他這個反應,喬朗將人撈起抱到腿上,強迫他看他,冷著臉問,“那天你在包廂裡是清醒的?”

鄒柏悶聲說,“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那天我清不清醒重要嗎?”

喬朗,“重要。”

話畢,喬朗捏緊鄒柏的下頜,“告訴我。”

鄒柏被捏痛,臉色微變,但因為自覺心虛,倒也冇發火,緩了好一會兒後說,“前麵是醉的,後麵就清醒了......”

喬朗問,“從什麼時候開始清醒的?”

鄒柏覺得難堪,錯開視線不看他,“就你給我用手開始......”

喬朗,“這麼早就清醒了?”

鄒柏不情不願承應,“嗯。”

鄒柏不想跟喬朗對視,可喬朗偏不讓他如願,捏住他下頜強迫他轉回頭。

兩人對視,喬朗直直看著他,“所以,在我拿著你的手幫我的時候,你已經清醒了?”

鄒柏臉頰滾燙,“嗯。”

喬朗這個人,他先用人幫他,讓他嚐到了甜頭,後又迫使他也幫他做相同的事。

聽到鄒柏的話,喬朗喉結滾動。

半晌,喬朗沉聲問,“那晚我後來把你扔在沙發上用z......”

用什麼,不等喬朗說完,鄒柏用手急忙捂住了他的嘴。

兩人四目相對,喬朗抬手把鄒柏的手取下來攥在掌心,把玩他手指,看著他問,“鄒柏,我是不是單相思。”

鄒柏汲氣,“不是。”

喬朗輕笑,“你喜不喜歡我?”

鄒柏,“喜歡。”

【全書完】宋昭禮和紀璿。紀璿深吸氣調整情緒,邁步上前。“你......”紀璿剛說了一個字,宋昭禮伸手自然地牽過她的手攥住,“吃飯了嗎?”紀璿說謊,回話,“吃了。”宋昭禮嘴角笑意加深,“這麼冇良心?我都進警局了,你還能吃得下飯?”紀璿說,“廖總說是你安排的,必須讓我先吃飯。”宋昭禮拆穿她,“實在吃不下,待會兒回家讓趙姨給你燉點湯喝。”紀璿垂眸,眼眶裡蘊起一層霧氣。見狀,宋昭禮把她的手放到唇邊親了親,低沉著嗓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