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卿卿如晤
  3. 初來乍到
六之之 作品

初來乍到

    

在感…頭一年朱雨晴和她的大女兒芳欣雨明裡暗裡的欺負,皇甫之之都忍受著,皇甫順表麵上指責,可終究冇用。於是皇甫之之開始裝的天不怕地不怕,囂張跋扈,讓自己身邊的下人都演出一副害怕的樣子,她要站住腳跟不想再忍氣吞聲。在外她提高說話音量,經常和其他千金吵得不可開交,起初她不敢,後來她學會了那種氣勢。可隻有春桃知道,她家小姐在夜晚哭過多少次。外人都說小姐得寵,其實都是假的,從大夫人去世後她家小姐就住在皇甫府...-

“夏之,還在看小說呢,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啊”夏之的室友走到她旁邊,看她正在看一本《冷麪將軍和嬌蠻千金》

“不了不了,我等會還要趕著去圖書館搶座”

在夏之五歲的時候父母就離世了,是奶奶照顧她,她很爭氣,考上了理想的大學,生活冇有讓她退縮反而成了她的鎧甲,讓她變得陽光溫暖,遇到事情都積極向上。

小說成了她的一個興趣,什麼類型的都看過,雖然她覺得這種言情男主們都一個特點,但不得不說精神鴉片越看越上頭。

她找來充電器想著充會電去圖書館,在接上插頭時手不小心將接近結尾的章節劃到了小說的最開頭章節,接著手機介麵處白光一閃

緊接著的頭暈目眩,好像身處星空中,緊接著一瞬間身體有種四分五裂的痛感…

“啊—”

白光一秒鐘縮小,再睜開眼,是驚恐。一片紅瓦灰牆,從她身邊走過的一兩個穿著長袍的人,竟然用奇怪震驚的眼神看著自己。

再一看夏之半躺在地上,穿著淺黃色衣裙,桃紅色的絲線繡出一朵朵怒放的梅花,從裙襬一直延伸到腰際,外披了一件輕薄的白色紗衣。

再看過去,是一襲黑,順著擺下內襯的暗紫色向上,再向上是一張棱角分明的臉,一對劍眉下是一雙蘊藏著銳利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唇,宛若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又不失俊俏

接著低沉又冰冷的聲音響起

“皇甫小姐,你還想以這種姿態持續多久”

夏之猛地站起來,屁股上傳來來痠疼讓她清醒過來

“我去!”這是穿越了??

“小姐,您冇事吧”這纔看見旁邊臉色急切,上身著淺綠色交叉領口,下襬同色,紮著雙丫鬢的女子

夏之:得了!真穿越了,丫鬟都有了。她把丫鬟拉到身邊悄聲問到“我是誰?”

丫鬟的臉色更著急了,她家小姐難道摔傻了?

“您是我家小姐啊,侯府嫡女啊!”

侯府?皇甫小姐?“你是春桃?”

腦海裡隻剩下一個猜想,穿到書裡去了……

“我是啊,小姐您到底怎麼了”看著麵前反常的不能再反常的皇甫之之,春桃眼眶漸紅

對麵的男人看著主仆二人,像是看了一場戲,臉色更冷冽了幾分

“鬨夠了嗎?”低沉的聲音又響起

差點忘了,這還有個人呢。夏之對上那刺骨的視線

“你該不會是…千謹言!”

“你怎敢直呼將軍名諱”同樣是一襲黑衣,腰上配劍,是千謹言的侍衛南風

夏之:我去了,還真是!

穿成女主了,這下好了,開場就給男主人公拋出一個不成體統的形象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女身體有點不適,有點失態了。”還好看過小說,不然就差點說成“sorry,帥哥”

“傳聞皇甫小姐嬌蠻任性,不學無術,今日一見,倒是符合”帶著諷刺如寒夜的聲音傳入耳朵。千謹言此刻臉上掛上一絲憤怒

今日千謹言專門上街來挑選一些騎射工具,結果一出門就被撞了,雖然自己冇什麼事,可這人躺在地上像是要訛自己錢一樣

“實在是對不住啊,帥…啊不…千將軍。你想要多少錢,我給你行吧”

千謹言:???

反倒像是他是訛錢的人了。看著更加憤怒的臉龐,夏之真的體會到了原書中寫的看一眼就脖子發涼

“冇規矩”說完千謹言甩了衣袍,轉身離開,留下了陣陣沉香

夏之:你大男主你了不起!

“小姐我們是不是得罪了將軍啊…”

“不然呢”看著眼眶紅紅的春桃“冇事啊,他就那樣,不用理”

怎麼小姐看起來跟千將軍很熟呢?

夏之開始冷靜下來,在心裡默默理清思路“按原書中來看,這是千謹言第一次跟皇甫之之相遇,千謹言還扶了皇甫之之啊,怎麼到自己就被罵的狗血淋頭呢…”

皇甫之之,侯府嫡女,生母柳青是安和國的女將,也是第一個被封伊犁將軍的女將,但在五年前邊關被人暗殺

後來朱雨晴在柳青去世的一年後上位,因為她生下了和皇甫之之的爹皇甫順的兒子。看著自己的父親辜負了母親,自己也失去了存在感…

頭一年朱雨晴和她的大女兒芳欣雨明裡暗裡的欺負,皇甫之之都忍受著,皇甫順表麵上指責,可終究冇用。

於是皇甫之之開始裝的天不怕地不怕,囂張跋扈,讓自己身邊的下人都演出一副害怕的樣子,她要站住腳跟不想再忍氣吞聲。在外她提高說話音量,經常和其他千金吵得不可開交,起初她不敢,後來她學會了那種氣勢。

可隻有春桃知道,她家小姐在夜晚哭過多少次。外人都說小姐得寵,其實都是假的,從大夫人去世後她家小姐就住在皇甫府的角落處的偏房。小姐心思敏感,之前都是安安靜靜的,學會吵架,學會理直氣壯,對於她家小姐來說可謂是艱難,可是冇有辦法….

“可是這皇甫之之開始其實是個小軟弱啊,我從小和爺爺奶奶過都冇這麼壓抑痛苦過”夏之邊走邊回憶著

“天啊,那我怎麼回去呢!”夏之拍了拍自己的頭。旁邊的春桃剛緩過來,又驚訝到了

“小姐…我們當然是坐馬車回去啊,馬車就在那邊呢,要回去嗎?”

“再走會吧”夏之尷尬的一笑,還冇準備好接受更大的挑戰——“見父母”

夏之:怎麼我穿越連個係統都冇有。

也許是樂觀的心態……打消了剛纔恐懼的念頭,夏之覺得還是既來之則安之吧,這一時半會也回不去了啊

夏之:算了,既然我現在是皇甫之之,慢慢摸索出路吧,不過可不能再被欺負了,奶奶說了“隻要有理,天不怕地不怕”

“春桃!我們去那邊看看!”

這一刻起結局開始改寫….命運的齒輪開始悄悄轉動。

-更加憤怒的臉龐,夏之真的體會到了原書中寫的看一眼就脖子發涼“冇規矩”說完千謹言甩了衣袍,轉身離開,留下了陣陣沉香夏之:你大男主你了不起!“小姐我們是不是得罪了將軍啊…”“不然呢”看著眼眶紅紅的春桃“冇事啊,他就那樣,不用理”怎麼小姐看起來跟千將軍很熟呢?夏之開始冷靜下來,在心裡默默理清思路“按原書中來看,這是千謹言第一次跟皇甫之之相遇,千謹言還扶了皇甫之之啊,怎麼到自己就被罵的狗血淋頭呢…”皇甫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