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卿卿如晤
  3. 纖纖玉指
六之之 作品

纖纖玉指

    

開頭章節,接著手機介麵處白光一閃緊接著的頭暈目眩,好像身處星空中,緊接著一瞬間身體有種四分五裂的痛感…“啊—”白光一秒鐘縮小,再睜開眼,是驚恐。一片紅瓦灰牆,從她身邊走過的一兩個穿著長袍的人,竟然用奇怪震驚的眼神看著自己。再一看夏之半躺在地上,穿著淺黃色衣裙,桃紅色的絲線繡出一朵朵怒放的梅花,從裙襬一直延伸到腰際,外披了一件輕薄的白色紗衣。再看過去,是一襲黑,順著擺下內襯的暗紫色向上,再向上是一張...-

甫之之決定開始摸索小說世界,找到回去的路

前提是,先填飽肚子

皇甫之之的肚子真的有些餓了

“小姐,我們得罪了千將軍真的冇事嗎?”

看著春桃那張擔心又害怕的臉,真是有些無奈,這書中皇甫之之可是千謹言以後的老婆啊

“他有這麼可怕嗎?”

“當然,千家可是武官之家,當年千將軍的父親立功無數,還和大夫人一起出征過。後來千將軍鎮守邊關,平反強盜土匪作亂,立了大功。還幫助朝廷抓了不少奸詐小人,但他可是殺人如麻,手段不可言說,後來千將軍的名號就令人聞風喪膽。”

“剛纔奴婢看千將軍那樣的憤怒,真如傳聞那樣,讓人脖子發涼呢!”

春桃激烈的講說後,又想起剛纔千謹言的神色,不禁打了個冷顫

的確,原書中千謹言在抗震救災後,成了領侍衛內大臣,那可是最高武官,直接和當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大人平起平坐了!

“好啦好啦,你要想,要是他真要怎麼樣,我們現在早就被抓走了,而且人家那是立功,為人民服務的,又不會無緣無故亂殺人”

皇甫之之把手搭在春桃肩上安撫,春桃迴應著點點頭,覺得有理

皇甫之之現在哪裡管的了這麼多,她現在隻關心要怎麼在這個世界立足

想著想著,便忘了看路。

“哎喲—”

皇甫之之撞上了一位急色匆匆的姑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是,土地大爺,你今天是看上我了是不是!”皇甫之之揉著屁股,一邊罵著

一旁的春桃看著小姐又摔了,這下真要找太醫給小姐看看了

“小姐您冇事吧,快起來。”

說著正準備來扶,突然一雙白皙透亮,骨節分明,指尖帶著粉色的大手出現在皇甫之之視線裡。

皇甫之之:得!又來一個!

正在苦惱形象已經離家出走時,抬頭,映入視線的是一張棱角分明,俊美異常,帶著柔和的臉,雖說還是冷冽的外表,可是那眸子像是一潭平靜的湖水清澈透亮,高挺的鼻梁,把五官顯得如雕刻立體

皇甫之之鬼使神差的握住了那雙手,手掌傳來一絲絲溫熱

站起來後,再看那男子,梳著一個整齊的髮鬢,套在一個白色發冠裡,剩下還散著一部分黑髮,身著藍色的錦袍,腰間是瑪瑙鑲嵌的白色腰帶,莫名有一種很強的氣場

皇甫之之:wok!這小說裡有這麼帥的人???

“這位小姐您冇事吧”柔和的聲音響起

皇甫之之才反應過來,放開握著的那隻手。

“冇事冇事,多謝這位…公子”皇甫之之有些尷尬的頷首低眉

剛被春桃扶起的那位姑娘看清了皇甫之之的臉

待皇甫之之剛說完,那位姑娘突然跪地

“皇甫小姐恕罪,皇甫小姐恕罪!”

皇甫之之:???

那姑娘麵露難色,像是大難臨頭的樣子,倒是把皇甫之之嚇一跳

“姑娘,快起來,這有啥的,小事小事”說這就去扶她起來。

“我娘突然身體抱恙,實在是著急,這纔不小心撞了小姐。”那姑娘低著頭,說話帶著一絲哭腔

旁邊的顧墨宇知道了這位是皇甫家的千金,但看到這一幕倒是有些驚訝,傳聞中皇甫小姐囂張跋扈,卻冇想到是真的。

就在顧墨宇還在疑惑時

“啊,那你快去救你娘啊”

“春桃,拿點錢!”說這皇甫之之就伸出手

春桃:??

她知道她家小姐其實不是傳聞那樣囂張跋扈,蠻不講理,但這要錢的樣子,確實冇想到啊

春桃拿出一些銅板,放在皇甫之之手裡

“這少了吧,彆這麼小氣啊!”接著就是把錢袋子直接拿到了那姑娘麵前

這下輪到其他人驚訝了,皇甫之之像是看出了那姑孃的驚訝已經不敢收的樣子

“你娘身體可是大事,快拿走吧!”

那姑娘抬頭,眼眶裡已滿是淚光,原來傳聞是假的

皇甫小姐簡直是人美心善!

“多謝,多謝小姐,我叫翠香,若是…若是需要,翠香以後願為小姐做事……”說這又是一跪

“咋又跪下了呢!”皇甫之之看著這視死如歸的樣子,又是嚇一跳

“也行,還不你先回去照顧好你娘,到時候來侯府,做我的丫鬟,行不?”皇甫之之扶起翠香,用安撫的語氣說著

“謝小姐,謝小姐”翠香看著皇甫之之,真的覺得皇甫小姐就像神仙一樣

“快去吧”…於是翠香便急忙忙的離開了

顧墨宇的臉上先是驚訝然後閃過一抹笑,覺得這皇甫小姐不僅和傳聞不一樣,和平常小姐都不一樣

皇甫之之又轉身看向那位美男子,露出燦爛的笑容,像個花癡…

“這位公子,叫啥名啊”皇甫之之主動開口詢問

微暈紅潮一線,拂向桃腮紅兩頰。

“姓江,單名一個明字,是位商人,開了家鋪子,在東街”

侍衛天鳴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家大人…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他家大人可是堂堂丞相大人,那東街都是他家大人的…

顧墨宇給了天鳴一個帶著警告的眼神,讓他配合自己

“江公子啊,有時間我肯定光臨”

邊說皇甫之之還抱拳,又笑起來

顧墨宇看著眼前的人,如玉脂般雪白的肌膚,玉腮微微泛紅,滴水櫻桃般的櫻唇向上揚起,心還是驚了一下

“隨時恭候”…

皇甫之之轉身離開,心想,這小說裡也冇講有這個情節啊,江明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咋不認識啊….

可是

“這個太帥了太帥了,喜歡這個喜歡這個啊!”

誰見了帥哥不迷糊,況且還是伸出援手那種!

“春桃,你說,剛纔那個江公子看起來有婚配嗎?”皇甫之之貼著春桃,笑眯眯的問著

“小姐,乾嘛問這個啊,那江公子雖然生的很好看,但是您纔剛見麵啊…”

春桃以為自家小姐是看上了那位公子,趕忙說著,眉毛都擰緊了,小姐可不是這樣的,要趕快請太醫來看看

“哎呀,我這不是好奇嘛”

“江某還未婚配”

突然,柔和的聲音又響起,皇甫之之心都感覺停了一秒,下一秒的轉身,顧墨宇滿臉笑意的站在身後

嗯,他聽見了

“之之小姐,您有東西掉了”說這拿出了一個荷包,上麵用金絲線繡著皇甫之之四個字,許是剛纔摔了之後落下了

“嗬嗬嗬…那個…多謝江公子啊,又見麵了呢…”

皇甫之之尷尬的接過這個燙手的荷包,粉紅占滿了整張小臉

許是覺得冇有臉麵了,冇等顧墨宇開口

“我還有事呢,下次見啊!”

皇甫之之拉著春桃轉身就走,真是停一秒就要去世的感覺,太尷尬太丟人了吧……

走了兩步,好像又有點不太禮貌,皇甫之之暮然回首,嘴角揚起,揮了揮手

還在覺得有趣的顧墨宇看見皇甫之之急忙忙逃跑後,又停在人群中,看見她轉身,大眼睛含笑含俏,嘴角的弧度像月牙一樣完美,心跳在此刻漏了一拍,反應過來準備迴應時,那人已經走了……

今日天氣溫暖事宜

…..

皇甫之之拍著胸脯順氣,看著旁邊亦冇緩過來的春桃

皇甫之之:看來以後要小聲點議論彆人了

“回家吧”

是時候麵對了

-之之相遇,千謹言還扶了皇甫之之啊,怎麼到自己就被罵的狗血淋頭呢…”皇甫之之,侯府嫡女,生母柳青是安和國的女將,也是第一個被封伊犁將軍的女將,但在五年前邊關被人暗殺後來朱雨晴在柳青去世的一年後上位,因為她生下了和皇甫之之的爹皇甫順的兒子。看著自己的父親辜負了母親,自己也失去了存在感…頭一年朱雨晴和她的大女兒芳欣雨明裡暗裡的欺負,皇甫之之都忍受著,皇甫順表麵上指責,可終究冇用。於是皇甫之之開始裝的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