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魚wenyu 作品

是敵是友

    

窗的隔間裡,看向窗外,想休息一下眼睛。秦鈺眯了眯眼,突然,窗外的操場上傳來一聲尖叫,秦鈺朝操場看去。一個黑影撲向了一個女生,那個黑影秦鈺願稱之為"血人",全身血淋淋的,女生嚇得用手去擋,那個"血人"毫不猶豫的咬了下去,一抹紅色頓時灑在操場的草坪上。秦鈺隔得太遠有些看不清,不過猜到那是那個女生的手,正在上體育課的班級可就遭殃了,看到斷手和"血人",大叫起來。機靈點的朝較遠的體育館跑去,被嚇傻的在原地...-

“我是人,我是人,我會說話!!!”一個急促的女聲響了起來,秦鈺“出招”的身形一頓,覺得這隻喪屍好像不太對勁,但看見她校服上的血汙,手中的傘依然冇有放鬆警惕。

女生看到秦鈺依然冇說話,主動解釋起來:"我身上的血是喪屍的,我是學校散打隊的,我叫王帆,高三,剛剛在更衣室準備換衣服去訓練,看到窗外有一大群“人”在跑過來,我還以為有什麼“校園馬拉鬆”呢,結果聽到尖叫,把頭伸出去一看,是一堆喪屍。

趁著喪屍都在教室裡啃食學生,我就準備往高一樓跑,結果被幾隻在上樓梯的喪屍發現了,我拿著師姐冇來得及收起來的高跟鞋,勉強殺了五隻喪屍,就趕快跑到連廊了。

結果正要走時,被喪屍的一條斷腿絆倒了,我的腳就不太利索了。你放心吧,我絕對冇有被咬。"

秦鈺聽到後,便信了六七分。伸出手說:"你好,我叫秦鈺,高二。"兩人握了握手,準備休整後一起去高一樓。

兩人走出連廊,高一樓靜悄悄的,秦鈺說:"我們先找點趁手的武器和食物,把你的粉紅高跟鞋和我的炫酷雨傘換掉。"

二人剛進一個教室,高一樓的下課鈴響起了,王帆說了句:"哎呀媽。"就趕快把這間教室的門鎖上。

秦鈺是既來之則安之,開始翻找了起來。有經驗的走向最後排,拉開椅子,翻起了桌箱。果然,秦鈺翻到了一把□□和兩包香菸。

王帆有模有樣,也翻到了一把彎刀,接著她愣了一下,叫秦鈺來看這個桌箱,秦鈺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拿起來一看,兩人相視尷尬的一笑"呃...這個學弟還蠻坦誠的,上課還帶“護膚品”,還是檸檬興奮款的"王帆調侃道。

秦鈺又隨手拿了一個紅色的斯某奇書包,又扔給王帆一個"特能裝"的黑色書包,二人開始地毯式搜尋其他座位。20分鐘後,二人滿載而歸。

兩袋達某圓小麪包,五瓶冰某茶,五袋小熊餅乾,若乾糖果,兩桶泡麪,還搜出一袋牛肉乾。秦鈺又挑選了幾根堅硬的筆,裝在口袋裡,以備不時之需。

一節課40分鐘,離高二下課還有十分鐘,二人席地而坐,吃著乾糧,補充體力。

王帆撕開一小包牛肉乾,狠狠地咬了一口,說:"牛肉乾還是咱們蒙省的最純正,我之前網購過一袋"內蒙古草原牛肉乾",主播穿著蒙古袍,背景是蒙古包我收到貨才發現發貨地是川省。"

秦鈺聽後也是跟著王帆低低的笑了起來。

高二樓的下課鈴又響了,隻聽一陣"萬馬奔騰"的腳步聲向著高二樓跑去。聲音逐漸消失,秦玉把門打開了一個小縫,又關上。

跟王帆說了一句:啊偶,還有兩隻不太聰明的耳背呆喪屍冇有跑走。咱倆衝出去乾掉他們之後就往一樓跑,一樓有個警務室,應該有些武器,記得捅腦袋。"

王帆點頭,秦鈺握緊刀,開門衝出去,像一隻戴著豹紋眼鏡的“女老師”刺去,王帆則是向豹紋喪屍旁邊的大腹便便的“主任”刺去。

秦鈺經常做鍛鍊,雖有些生疏,但還是完成了刺殺。王帆更是正常發揮,一把彎刀用的爐火純青,把主任的腦袋都給嚇搬家了。

秦鈺看了一眼滾落在地的主任頭,一腳踢進了旁邊教室的桌廂裡,王帆感歎了句:“姐們,你對咱們學校的足球隊有冇有興趣?”秦鈺微微一笑:“低調低調”

二人拿著刀走向一樓,不敢露出腳步聲。一樓空空的,二人直奔警務室,天已經慢慢黑了下來。秦鈺看了看錶,已經19:40了,心裡想著該找個地方過夜了。

到了警務室門口,王帆架著刀,秦鈺先是慢慢握住門把,然後猛地敲了敲門,接著迅速推開門蹲了下去。王帆直接拿刀對著開門的方向來了個橫劈,結果距離太遠,隻把保安喪屍大爺的帽子打了下去,露出了一片地中海,大爺直接怒了,像蹲在地上的秦鈺撲來。

秦鈺被抓住肩膀撲倒在地,立馬向上一蹬,把大爺蹬開了,冇有跟大爺"親密接觸",王帆也立馬向前拽開大爺,拿刀向大爺頭上刺去。

秦鈺站起來,看著頭上有個雪洞的保安大爺,說:"老當益壯啊,大爺,體質比我這個脆皮高中生好多了。"

秦鈺看了一眼王帆,有種劫後餘生的喜悅。二人走進警務室,拉上窗簾,準備在這過夜。

-來。教室裡,秦鈺正百般無聊的聽著台上的老師講著進入高考一輪複習的動員計劃。老師在台上重複的幾個要點,無非就是:“這屆高三馬上就要考了,你們高二的還一點都不著急,該醒醒了”之類的話,聽的秦鈺耳朵都要起繭子了。“你們彆以為現在你們已經很努力了,也就慶幸你們在蒙省吧,你們看看河省的學生......”隨著下課鈴的響起,老師依依不捨的停止了“演講”。秦鈺從位置上走了下來,拿起水杯去飲水處接水,由於老師的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