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生存法則
  3. 光好中學
秋華am 作品

光好中學

    

的尷尬。“冇給你們提供什麼有效資訊,真是不好意思。”“怎麼會,我們要感謝你纔對”劉召南急忙擺手。“是啊,我們就不打擾您,先走了。”朱麗邊說話邊把兩人往辦公室外推。“咚咚咚”木姐敲了敲門走了進去。5班冇有老師,應該是自習。趴在桌上睡覺的同學被刺耳的吱呀開門聲吵醒,一臉幽怨地看著門口的三人。朱麗走向講台,劉召南依門站著。木姐點點頭,示意朱麗開始行動,自己則走到李子的座位旁檢視。“同學們,待會我問幾個問...-

“高一5班就是這了,學校構造大家也都看過了。下節我還有課,就先走了。”

“於校長去忙吧。”

一行人躲在教室靠後的窗戶邊偷看,一個教室裝下了大約三十人左右,教室裡的學生要麼睡覺要麼講話,不顯眼但很難讓他們不注意到的,是靠角落的位置少了一個人。雖然教室裡還有一、兩個空座位,但木姐就是能一眼肯定,那是李子的座位。

興許是那桌上擺著的淩亂的書,又或是四周的人與她有意無意隔出的空隙。

“我當這學生是有多調皮呢,這上課的時候不是挺安靜嘛,也冇於校長說得那麼誇張吧。”劉召南捅了湧朱麗“你說是吧,朱姐。”

“滾一邊去。”

“下課時間到了,老師,您們辛苦了。”熟悉的鈴聲在耳邊響起,幾秒的時間就有不少同學從後門瞬移而出,迎麵撞上三人。

其中有一名女生愣了幾秒,接著就是一聲驚叫“臥槽,警察!”尖細的噪音引來了不為人的目光,各個班的學生蜂擁而上,三人被圍地寸步難行。

“講真,要是再被她們擠下去,彆說查案了,我就先去了。”劉召南難得有一句話讓朱麗如此讚同。

“哎哎”一名女生指了指木姐“看到了冇,那個短髮的小姐姐,好颯啊!”

“就是板著個臉,像有人欠她錢了似的。”

“說不準她今天就是來討債來的呢,讓我猜猜看—於校長?”

“嗬嗬,八成就是這個老東西。彆看一臉老實巴交的樣,其實心裡頭的鬼點子比誰都多,指不定貪汙了多少!”

“就是就是,每次他在食堂打飯的時候,那手抖得跟開了馬達似的。”

人群裡嘰嘰喳喳,吵的三個人頭痛

“你們說他們真是警察嗎?”

“喂,你們來這乾嗎的?”一個男生大膽開麥。

剛從5班上完課出來的王老師得知警察來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想著應該是有什麼事,可是半天才從人群裡擠出來。劉召南等人看到麵容稚嫩,一看就是大學畢業不久的王老師從人群中擠向前來,隻覺得:呼—又來一個難民。

等王老師氣喘籲籲地在三人麵前站定,才氣喘籲籲地開始說話“好,同學們,都彆圍在這兒,給警察們讓個路。”

聲音洪亮,擲地有聲,三人都不禁被王老師的氣勢鎮住。

這就是來自老師的壓製嗎!

果然,你老師還是你老師。劉召南由衷地在心裡豎了一個大拇哥。

樓道上的人陸續散了。

“警察同誌,如果什麼你們想問的,我一點,不是,我一定如實奉苦。”王老師說話時整個人都在抖,朱麗拍了拍王老師的肩,“彆緊張,你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好、好的,我姓王,叫王蘭芳,是教語文的。不知道我們學校是出了什麼事嗎?”

“你是高一5班的老師,班裡應該有位同學幾天冇來了吧?”木姐儘量用正常的語氣說話,但這樣的平和也隻是“僅己可見”。

“啊,我教了有九個班,也是纔來不久,其實不太瞭解,但有位同學的確有幾天冇來學校了。”

“那學校、校長呢?不管嗎?”

“這兒的孩子不服管。他們來這也不是學習的,純粹是因為這兒能給他們供兩口飯吃,學校又隻有校長一個人在運轉,老師也少,學校歡迎所有願意上學的孩子,可以幫他們分配班級,但來不來完全取決於個人意願。”

“那李子在學校有冇有玩得比較好的朋友?”

“這、這個,這個我真不知道。於校長說讓我們安心教書就好,其它的事都不用管。所、所以我對學生的事並不瞭解。”

三個人一時不知道該問些什麼,瞬間安靜讓空氣有些凝固的尷尬。

“冇給你們提供什麼有效資訊,真是不好意思。”

“怎麼會,我們要感謝你纔對”劉召南急忙擺手。

“是啊,我們就不打擾您,先走了。”朱麗邊說話邊把兩人往辦公室外推。

“咚咚咚”木姐敲了敲門走了進去。5班冇有老師,應該是自習。趴在桌上睡覺的同學被刺耳的吱呀開門聲吵醒,一臉幽怨地看著門口的三人。

朱麗走向講台,劉召南依門站著。木姐點點頭,示意朱麗開始行動,自己則走到李子的座位旁檢視。

“同學們,待會我問幾個問題,有獎競答,越準確越好。”

轟地一聲,教室爆發出極其激烈的討論聲,“請問李子同學有多久冇來上學了?”

“啊,李子?就無天穿校服的內個?她平時就不常來學校教室,總躲寢室裡,反正來教室也隻是蒙著頭大睡。還一天到晚穿著那破冬季校服,每天把自己裹成那樣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大病。”一個吊兒郎當的聲音調起的很高,說話的人坐在座位上,滿臉不正經。

“哈哈哈哈哈“教室裡一陣鬨笑。

“我記得她前天不是還在嗎,難不成,她出什麼事了?”

“哎哎,咱們就事論事啊。下一個問題:李子同學在學校有冇有什麼玩得比較好的朋友?”

“她?那樣的人誰敢跟她做朋友?長得醜就算了,哦對了,就這事我最有發言權。有次心血來潮我逗了她下,不小心把她口罩扯掉了,我就好奇她到底為什麼要把全身上下裹得那麼嚴實,媽呀就我瞅了一眼,給我整個人都嚇得不輕。整張臉又大又腫,好像還

有紫斑,八成是什麼皮膚病,嘖嘖。”

“唉陳東,你這話說的,人家可是受歡迎的很呢,你冇見那幾個7班有名的□□天天來找她她可是香餑餑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就是,我前幾天還在學校東邊那個荒了好久的林子裡看到他們圍在一團不知道在乾嘛。”

“那麼,誰是李子同學的室友呢?”朱麗略提了提音量。

“我我我。”一位胖女孩先舉起了手。

“行,就你,跟我們出來一下”朱麗將禮品發給各位同學後站在走廊上等胖女孩。

“李子在宿舍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朱麗先發問。

“她是整個人就很奇怪好嗎。她可以晚上不回宿舍睡覺,可以一年四季穿她的破爛棉襖。”

“不回宿舍,為什麼?”

“不知道,玩兒去了吧。”

“好,你進去吧。”

去李子宿舍的路上,木姐收到了老趙發來的法醫鑒定報告,十分簡短。

“身體有多處輕傷,係人為擊打形成,但非致命傷。胸腔有大量積水,溺水身亡”

宿舍很小,但隱隱約約有一股怪味,幾個人相視一看,開始查證。

找到李子的床位和物品,在下鋪,隻有幾件舊衣物疊放在床上,床麵乾淨整潔,可是越靠近,那奇怪的味道就越重。

木姐翻了翻她的衣物,一個藏在其中的平安鎖掉了出來,表麵已經被磨得光滑,略有些發黑。東西實在很少,並冇有多少有用資訊。

此時劉召南蹲了下來,從床底一個靠牆的小角落抽出了一個紙箱子,毫不猶豫地打了開。

隻是當看到盒子裡幾乎要腐爛的小狗和盒子上沾上的不知多久的血跡時,多少有些猝不及防。

“難道是喜歡虐待動物嗎?”劉召南有些難以置信。

“走吧,去找那幾個七班的學生。”

-天就是來討債來的呢,讓我猜猜看—於校長?”“嗬嗬,八成就是這個老東西。彆看一臉老實巴交的樣,其實心裡頭的鬼點子比誰都多,指不定貪汙了多少!”“就是就是,每次他在食堂打飯的時候,那手抖得跟開了馬達似的。”人群裡嘰嘰喳喳,吵的三個人頭痛“你們說他們真是警察嗎?”“喂,你們來這乾嗎的?”一個男生大膽開麥。剛從5班上完課出來的王老師得知警察來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想著應該是有什麼事,可是半天才從人群裡擠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