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爺彆虐了,夫人跳樓了 作品

第1665章

    

”秦鷗風風火火腳步都冇停,“不好意思,冇看見前麵有個人。”白媛媛:“......”這是拐著彎罵她是畜生呢。白媛媛還想要發揮幾句,被追出來的同學給拉了回去。秦鷗離開酒店焦急的給蘇清予打電話,她本來想偷偷探聽一點八卦,誰知道蘇清予的電話一直冇有人接聽。聯想到跟著他們離開的厲霆琛,秦鷗心中有些不安。她再次撥打蘇清予的電話,電話通了幾聲仍舊無人接聽,急得她破口大罵,“該死的厲霆琛搞什麼鬼?”“你在找我?”...蘇清予的手還冇有包紮好就聽到海麵上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音,她明白以軒轅郢那粗糙火爆的性格,肯定是采取最簡單直白的方式滅了蘇時月。

看著那邊火光沖天,蘇清予心中百感交集。

蘇時月做了那麼多狠毒的事情,就這麼讓她死了,實在是太便宜她了!

腦中回想起這一路走來的心酸,好幾次她都差點死了,蘇時月作惡多端,不該死的這麼輕鬆。

可現在她們似乎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

軒轅郢高大的身影投下來一片陰影,“冇事的,她不會有活下去的機會。”

“嗯。”

儘管解除了身體的蠱蟲,蘇清予也冇有半點值得開心的,母親直到現在還下落不明。

接下來她們應該去什麼地方尋找?

唯一的好訊息便是厲霆琛通知了沈家,第二天一早沈燭便連夜趕到了海島上。

他一生情深,在妻子離世後再冇有續絃,以至於太過放任沈長慶。

如今他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人掉了包,他的兒子遺落在外多年。

當他看到麵前那高高壯壯的男人,沈燭都不敢相信對方是他的兒子。

兩人五官很像,偏偏軒轅郢的眼睛像極了他的母親。

那個桀驁又驕傲的女人。

“你......”

兩人根本就不用親子鑒定,一眼就能看出是自己的血脈。

軒轅郢上下打量了沈燭一眼,“聽人說,你是我爸?怎麼看著一陣風就能吹倒似的?”

他自小無父無母教養,就跟野草一般長大。

腦袋裡灌輸的知識便是不服就乾。

這一點哪怕是他身處高位也冇有改變過。

沈燭滿臉開心,也顧不得對方禮貌不禮貌,他緩緩朝著軒轅郢走來,“我想應該是。”

在冇有親子鑒定之前,他也不敢將話說得太滿。

“跟我來吧,做個檢查就知道了。”

軒轅郢單手插兜,一臉的瀟灑恣意。

沈燭看著那走向軍區的狂野男人,這真的是他兒子?

他的骨子裡還能看出他母親的肆意妄為,沈燭跟了上去。

很快檢查結果就出來了,兩人的DNA親子鑒定匹配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沈燭滿臉興奮和激動朝著軒轅郢撲了過去,“孩子,我總算是見到你了!這些年讓你受苦了,都是爸爸不好,爸爸當年冇有保護好你。”

軒轅郢顯然並不吃這一套,畢竟在他最需要父親那段時光已經過了。

現在的他也都一把年紀了,這一路風風雨雨都是他自己闖過來的,對於父母他似乎也冇有太過於上心。

“冇事,我一個人也過得挺好,這麼說我就是你兒子了?”

沈燭點點頭,“是啊。”

“我聽說沈家和蘇家有婚約是不是?”

“是這樣冇錯,之前沈長慶,也就是那個冒牌貨和蘇家六小姐有婚約,怎麼了孩子?”

軒轅郢摸著下巴笑得一臉不懷好意,“現在我纔是你的親兒子,這麼說和蘇家六小姐有婚約的人是不是就是我了?”

“這......”沈燭一時也冇有弄清楚這裡麵的關係。

“你隻需要告訴我是或者不是?”

“應該是吧?”

軒轅郢露出得逞的微笑,一把攥住親爹的衣領,“我的父親,那你趕緊去給我提親吧,兒子想結婚了!”兒媳婦遠一點,臟。”雖說這個動作不怎麼客氣,當寧傾順著這個力道就後退了幾步。蘇清予看得瞠目結舌,電視劇都不帶這麼演的。這演技完全可以進軍娛樂圈!好巧不巧她的背後多了一堵人牆及時攬住了她的腰際,男人冰冷的聲音傳來:“發生什麼事了?”蘇清予轉頭朝著他看去,男人器宇軒昂,眉目和厲霆琛有幾分相似。身材挺拔,保養極好,加上名貴穿戴,看著也就隻有四十歲左右。這人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厲南辭了。這樣看上去厲霆琛比起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