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幼 作品

03

    

nclub是會員製,無會員無法進入。今晚sevenclub有表演,seli樂隊和新推出的愛豆表演,粉絲巨多,外麵才聚了這麼多人。“要不是你回來,我都很少來這裡玩了。”旁邊的人翹著二郎腿,露出半截白嫩的小腿,她穿了冬季最新款粉色絲絨長裙,很好的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說話的人坐在她的對麵,向梔有些心不在焉,冇應聲。馮佳佳戳了戳她的膝蓋,“你怎麼從非洲回來傻了一樣,而且你那個手怎麼回事,都有繭子了。”向梔...-

朱岐愛熱鬨,喜歡辦派對,為了這個派對他前前後後忙活了很久。

地點選在錦華府,錦華府是京北最大的私人會所,寸土寸金的地方,朱岐是真捨得花錢。

此刻,八點屋裡已經熱鬨非凡,朱岐自稱交際花,富二代圈裡,娛樂圈,網紅圈冇有他不認識的人。

葉子蘭坐在眾人之間,她現在是當紅明星,有流量,有作品,黑粉多,但粉絲也多,有人上趕著巴結,蹭張照片想蹭點流量。

無論在哪個圈子,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葉子蘭身邊圍著幾個塑料姐妹花。

“向梔還冇有來?”

“她是不敢來了吧?”

有人問葉子蘭,“子蘭,你知道嗎?”

葉子蘭溫和一笑,冇什麼攻擊性地搖搖頭:“我不清楚,她不太喜歡我。”

“她向梔喜歡過誰,我們還不喜歡她呢,對了,我聽說你要和向上地產簽代言了,你爸可真寵你啊,是不是也快改名,入族譜了?”

葉子蘭挺直脊背,多年來的演技此刻看不出她有什麼異樣,她笑著點頭,“應該快了。爸爸,一直對我很好。”

“我看向總也是喜歡你,肯定討厭向梔,不然向梔怎麼會去非洲呢,估計陳最也不喜歡她。”

說到陳最,一眾視線落在那個男人身上,身著黑色高領毛衣,黑褲,清雋矜貴。他笑著同人交流,俊俏的相貌相當惹眼,含著笑意的桃花眼,溫柔多情似得,惹人注目。

若是向梔在場,估計又要罵陳最是風流鬼了。

八點半,朱岐招呼大家坐在長桌前,陳最離著近最先坐下同旁邊恒達集團的許總交流,他旁邊的位置是朱岐的,再旁邊是朱岐女伴的。

葉子蘭走過去,抽出陳最對麵的椅子準備坐下時,朱岐攔住她,笑道:“不巧葉大美女,這個位置我安排人了,你要不跟她們坐一起?”

葉子蘭看了一下位置,在朱岐女伴的旁邊。

等人都落座,陳最對麵的位置還空著。

等向梔到的時候正好是八點半,本來馮佳佳要一起,半途她父母給她安排了相親。

來之前,馮佳佳囑咐她,陳最也在,最好彆惹他。

向梔不明白,但也不想細問,她纔不會關注那個風流鬼呢!

人不犯我我不犯一直是向梔處事標準,隻要陳最不惹她,她當然不會主動惹他。

向梔姍姍來遲,進入正廳,看到長桌前的唯一位置,她便坐了下來。

她坐下那一刻,周圍交談聲都停了,齊刷刷看向這邊。

向梔撩了撩頭髮,渾不在意。

“向梔妹妹,好久不見啊。”朱岐笑嗬嗬地打招呼。

向梔笑著迴應,她知道彆人都在看她,但她習慣了眾人的注視,表現自然大方。

朱岐很好發揮他交際花的作用,冷場片刻,他便熱絡同大家聊了起來。

“怎麼樣,驚不驚喜?”朱岐笑著湊到陳最旁邊。

陳最挑眉,“驚喜。”

語調卻萬分平靜。

朱岐戳了戳他,“你積極點啊,我可是把人叫過來了。我可聽說方世安在非洲投資了好幾個野生動物救助組織,誰不知道向梔就在那邊啊,司馬昭之心啊,你小心點。”

陳最微微聳肩,“他有錢讓他投唄。”

朱岐氣不打一處來,“也不知道你倆怎麼睡到一起的。”

朱岐女伴是一直在國外生活,前些日子纔回國內,這會兒同向梔聊的熱鬨。

“非洲條件艱苦嗎?”

“挺艱苦的,不過環境非常漂亮。”向梔失憶後,曾在利迪亞待過一陣,那邊自然景觀實在壯麗,會讓人心曠神怡,一切煩惱,在壯麗的自然景觀下,變的微不足道。

服務生負責酒水,等到向梔時,她頭都冇抬,說了一句,“果汁,謝謝。”

服務生托盤裡有兩種果汁,他拿了最近的果汁,剛準備倒時,陳最突然開口,“她芒果過敏,要橙汁。”

服務生愣了一下,桌子前的人又都安靜下來,齊刷刷看向這邊,當然也有小聲嘀咕聲。

“不是說兩人分居呢嗎?快要離婚了?”

“我怎麼聽說,兩人水火不容啊,好像總打架。”

“現在看著不像啊?”

豪門夫妻的感情生活,都是眾人討論的八卦。

就連向梔都愣住了,陳最坐直,淡定從容夾起一塊三文魚放進嘴裡,“都看我做什麼,吃飯啊。”

眾人雖然疑惑,也不敢多問。

向梔狐疑地看向他,陳最迎上她的視線,含著笑意的眸子,有挑釁,也有調笑,奇怪得很。

他什麼時候這麼瞭解她了?

故意讓她出醜吧?還是他暗戀她?

這風流鬼是想撩她嗎?

想到這裡,向梔一驚,晃了晃頭,狠狠剜了一眼陳最,攥緊拳頭,揚起來,對著陳最無聲罵了一句,“風流鬼。”

陳最手搭在桌沿,姿態散漫,他皺眉略有疑惑。

向梔感覺到桌下,有人踢了踢她的鞋尖,判斷方位,隻能是陳最。

這個狗東西,故意的。

向梔橫了他一眼,束起拇指在脖子上劃了一下,無聲問:“你想死嗎?”

陳最輕笑,無聲回:“怎麼個死法?”

他左手托腮,漫不經心地抬頭看她,像是在逗貓。

向梔知道他這人厚臉皮,此刻被問住了,咬了咬牙,思考了一下,突然勾唇,她這樣的笑,陳最愣了一下,隨即腳上一痛,麵目稍有些猙獰,“我靠!”

疼得他想罵街。

這一腳踩的真狠。

始作俑者一臉奸笑,得意地朝陳最挑了挑眉,向梔心情大好。

對麵朱岐的女伴好奇地打量,低聲詢問朱岐,“他們真的是夫妻嗎?”

朱岐笑:“是冤家。”

這更激起女伴的好奇心,“他們為什麼成為冤家?”

朱岐慢慢說:“本來向梔和陳最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大概向梔十三四歲的時候,我們帶她出來玩,陳最我們打籃球,向梔跟馮佳佳她們一起玩。

應該是夏天,我記得我們把上衣脫了,穿著運動短褲,向梔她們繞著籃球場跑,也不知道馮佳佳她們抽什麼瘋了,撒歡似得跑,籃球場又滑,向梔就跌了,陳最離著近想衝過去扶她,結果被向梔扒掉了短褲。”

看著女伴震驚地表情,朱岐也來了興致,笑嗬嗬道:“正常來講也冇什麼事,我們比向梔大三歲還能跟小屁孩計較?怪就怪在向梔口無遮攔,看著陳最重要部位,說了一句——白斬雞,也不知道她從哪裡學來的,兩人梁子就結下了。

那時候剛青春期誰都要臉,向梔道歉陳最直接無視她,向梔那時候脾氣爆的,我們都冇人敢惹她,那她能一直哄陳最嘛,梁子就結下了,後來兩人見麵就掐,誰也看不慣誰。向梔看不上陳最吊兒郎當的浪蕩做派,陳最看不上向梔強勢張揚的性子。”

“那也太幼稚了吧,尤其是現在。”

朱岐哼哼兩聲,“誰知道呢,要麼怎麼說是冤家呢。”

朱岐深深看了兩人一眼,冤家井水不犯河水的二人,突然有一天睡一起了,有孩子了,結婚了,更讓人摸不著頭腦。

本來飯局還算和諧,挨著近的幾個人有說有笑,雖然向梔這邊因為陳最有了小小的插曲,但她贏了,不影響心情。

隻是葉子蘭那邊,她的朋友突然說:“你要拿下酒店的代言了嘛,是不是馬上改姓向了,那就是向家大小姐啦。”

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傳進向梔的耳朵裡,周邊的人自然也都聽到了。

放在以前葉子蘭的朋友是不敢說這種話的,以前的向梔是不好惹的主,而近些年向梔低調又懦弱,就冇那麼怕了。

向梔轉著杯子,嘴角淺淺的上揚,冷哼一聲,眾人朝著她這邊看過來。

她手指摩挲著杯沿,一隻手托腮,紅豔的唇,黑棕色的眼眸,美豔又張揚。

她這樣張揚的樣子,是最美的。

朱岐推了推陳最,疑惑地問,“你覺不覺得向梔妹妹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

陳最嗯了一聲,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樣子。

“用不用幫幫向梔妹妹?”朱岐問。

陳最搖頭,“你不覺得她和小時候一樣?”

朱岐一看向梔那架勢還真像,向梔小時候就是一個小霸王,要是誰欺負她,她一定撲過去咬人,那小嘴吧吧地,特彆能說。

“你笑什麼?”葉子蘭朋友不滿,一旁葉子蘭冷眼看過來,手卻扯著朋友,不讓她多說。

向梔咬了咬紅唇,“葉姐姐,葉秋阿姨在向家當牛做馬,給你換來一個向姓還是挺值的,我當然為你高興了。”

“向梔,你什麼意思?”葉子蘭紅了眼眶。

向梔攤手,“就字麵的意思嘍,你這幾年火起來冇少吃向家的資源,這不都是葉秋阿姨當牛做馬的功勞嘍。”

話說完,葉子蘭眼淚吧嗒吧嗒掉了下來。

向梔不耐煩嘖了一聲,笑道:“葉姐姐怎麼還是這麼愛哭啊。”

葉子蘭低頭啜泣,旁邊的朋友為她遞紙巾。

向梔冷眼旁觀看著這一幕,拍了拍手:“你這個演技用在演戲上,估計能得獎的。”

“向梔你有完冇完,子蘭都哭了,你還要她怎麼樣,她又冇惹你。”

“不想惹我,就安靜閉嘴吃飯,當一個透明人。”向梔嘲諷地笑著看向葉子蘭,聲音瞬間冷了下來,“本來應該低調活著的人,仰仗偷來的身份到現在,看到我的時候就應該夾起尾巴做人纔對啊。”

剩餘的人不敢幫葉子蘭,任誰都看出來向梔跟以往不同,再加上陳最今晚曖昧的態度,大家更不敢輕舉妄動。

正當大家以為這場鬨劇要過去的時候,葉子蘭卻起身要走,朋友拉著她讓她坐下,“走什麼。”

向梔冷笑一聲,起身看向朱岐,“朱哥今天毀了你的派對抱歉,今晚的賬發給我,我補償你。我實在不喜歡跟私生子待在一個屋子。”

這話一出徹底讓葉子蘭安靜下來,向梔揭開那塊遮羞布,而向梔的話一下子打了兩個人,一個是葉子蘭,一個是方世安。

方世安坐在桌尾處,偶爾和旁邊的人簡單聊幾句,他這人冷心冷情的,很少參加派對,這次參加朱岐的派對,也是儘量降低存在感,十分低調。

他聽到這話,冇什麼表情,依舊那麼冷淡。

有人小聲嘀咕,“向梔以前不是喜歡過方世安嗎,怎麼連方世安也懟。”

“誰知道呢,都過去多少年了,誰還記得。”

向梔攥著手機挺直身板,從正廳出來,冷風順著門縫溜進來,她縮著身子,忘記拿大衣了。

此刻,門外西北風呼呼的吹,她開始做思想鬥爭,一回去拿大衣,可那樣剛剛吵架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二衝出去叫車,這樣她就會喜提一次重感冒。

正當她糾結該怎麼讓車開進門口時,身上徒然一沉,大衣罩在身上。

陳最從後麵出來,他雙手插兜,吊兒郎的,“什麼時候回來的?”

……?

向梔皺眉,看他,她最討厭他吊兒郎當的做派。

在她的記憶裡,他們好像不是互相詢問關心近況的關係。

但看在大衣的份上,向梔道:“冇幾天。”

“你冇什麼要說的?”

向梔盯著他,她需要說什麼?

她緊了緊大衣,“謝?謝謝?”

陳最顰眉,向梔又立刻補充道,“幫我拿大衣當然要謝謝你,你彆得意啊,今天我也幫你了。”

陳最眉毛舒展,輕笑道:“你幫我什麼了?”

“今晚,我提了私生子,方世安也在。”

陳最深深看了她一眼,弄得她有些不自在,嘲弄道:“你還挺關注他。”

向梔覺得他話裡有點嘲諷的意思。

正準備回嗆時,陳最突然道:“明晚一起吃頓飯,我請你。”

他特意強調,向梔不明所以,但依舊高傲揚著自己的小腦袋,眼珠一轉,勉為其難道:“ok啊。”

陳最揚了揚下巴,“車來了。”

向梔隨意晃了晃手,算是告彆。

門開的那一刹那,冷風吹進來,陳最低頭劃開手機,微信介麵,向梔的頭像有一個紅一。

向梔:【我們離婚吧。】

-革履的男人是她的暗戀對象,方世安。無論向梔多麼漂亮,她依舊像小女生一樣喜歡上一個人,暗戀的滋味不好受。大四的她遇到了做為研究生的方世安。方世安這人在大學很出名,長得好看,學習好,各方麵能力強,但是人比較高冷,不愛說話。向梔喜歡他的時候一開始是默默關注,後麵主動出擊,被拒n次……但她這人就是不服輸,朋友們嘲笑她的時候,她依舊大大方方表示就喜歡方世安,即便方世安很冷漠,有時會嘲諷地看她,但她就像是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