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死狐悲熱文

兔死狐悲熱文

分類:其他
作者:Polla顧著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4-06-01 20:01:24)

一間廢棄的老舊工廠裡,一個坐在單人沙發上的男人把兩個女人叫了過來。之後,男人站在陰影中緩緩開口說:“F、R這次任務交給你們。你們應該是第一次合作吧!F,顧好她知道嗎?”左邊的那個女人—F微微的點了下頭。之後男人把任務細節大致講了一下,就讓兩人自己準備了。她們走了出去,另一個女人-R就說:“老早就想和你合作了。今天終於圓夢”F卻是淡淡的說了句:“不要對我抱任何期待,遇到危險我一定會先逃跑。顧不顧得上你還是未知數”R卻像是天不怕地不怕似的燦笑著說:“放心吧!我有腳自己會跑”說完又湊近F,看著她一下後又說:“之前聽說下毒的身上都會有一種味道,你怎麼沒有?”F卻是拿了張紙條給她後說:“那很可能是你的情報出錯”R看了下紙條,發現寫得是這次任務的細節。這次要做的,是潛入一場派對,並從一個偷渡犯手裡拿回「櫻杏寶石」。剛才那男人還特別說了,必要時可以殺了那偷渡犯。R看了下後,不禁尷尬道:“這東西,你是怎麼在老闆說的時候寫的”這句話並非疑問,倒像是一個開場白。F也沒有要回答的意思,示意他把紙條翻過來。她一翻後,臉色瞬間不好了,上麵寫著:“派對當天,麻煩兩人請穿著晚禮服出場。如果不必要,請不要攜帶槍械等用品”重要的不是什麼不能帶槍,而是必須穿著晚禮服。她再一想,平時自己都是穿著褲裝的,如果為了一個任務突然穿裙子真的會把自己的臉丟光。但F不給自己反駁的機會,指了指旁邊的車說:“走吧!做準備”R也楞楞地上了車。兩人上了車,車子引擎發動。R在這時說了句:“話說總不能一直叫你F吧!你的本名是什麼?我叫洪宜芳”F卻是先回了句:“未嘗不可”之後又轉過頭看著洪宜芳,最後還是開口說:“江育眠”洪宜芳微笑著說:“很好聽啊!幹嘛像是害怕說給別人聽似的”,“”洪宜芳笑了下,好像挺有道理的。隨後又掏出手機說:“很好,現在聊了起來。你的代號是F對吧!我有申請你的好友了”這個軟體很特別,是他們組織設計出來的隻要知道人員的代號發出邀請後再經過本人的許可,就可以成為好友。江育眠的手機也在口袋裡震動了一下,她開啟軟體一看,“”這次,換洪宜芳把江育眠搞得無言了。洪宜芳看到這個狀態,忍不住笑了幾下。這時,幾個人手裡拿了幾套晚禮服出來,洪宜芳又笑不出來了。最後,兩人都換好了衣服一走出來。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小白兔跟狐狸,這真是絕妙的搭配啊!”洪宜芳還在因為穿裙子而感到奇怪,一抬頭看到一個左臉有明顯刀疤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笑著。洪宜芳驚喜地說:“訓練師!你怎麼來了”反觀江育眠隻是淺淺的說了句:“訓練師”男人嗯了一聲後又說:“剛才老闆跟我說了你們的任務,看來這一次的組合我能期待一下了。”這時,一個手裡抱著一盒子餅乾。

作者:Polla顧著直達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