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聽 作品

伴生

    

“我會查清楚一切的——”“是,是我錯了”溫玖玖一字一頓的咬牙出聲,握緊那瘦弱的手掌,像是要抓著什麼讓自己安心。“但是求——求三姐不要太過胡鬨。”溫玖玖一頓,嘴角好似嚐到一股鹹澀的味道,她的臉上劃過冰涼的濕意,是淚。無論被欺負到怎樣的地步都不曾落淚的她,終是在敬愛的哥哥死去之後忍不住放下一切,她就這樣倔強的看著溫瓊音。希望她能夠忍一忍,忍一忍她這大小姐脾氣。她根本不想在這樣的場合與她發生衝突,隻見溫...-

雨後昏暗的靈堂前跪著幾位穿著白衣的女子,她們看起來殊顏貌麗,個個頗有特色,麵容上卻是個個哀傷至極的模樣。

“唉!”

不知是誰重重歎了口氣,寂靜的場景被打破,立刻有了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時有抱怨的聲音傳出。

“跪那麼久,我腿都酸了,他對我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人!”一位裝扮明顯比較可人的女子用手捶了捶腿,不滿說道。隻見在這大悲之日,她卻簪著一朵粉色的桃花,看起來讓這暗沉的靈堂亮了幾色,可是她臉上的不耐卻明顯的印在臉上,破壞了這份顏色。

“三妹,你這樣說不太好吧,畢竟七弟對我們都……不錯的……”一位女子想要阻止那可人女子的行為,輕聲說道。

“嗬!”溫瓊音嗤笑著,抬眼望著溫時歡:“不錯……真是不錯啊!”她似把那兩個字用力嚼碎又不忿的吐出來幾分,眼眸不屑的轉而看向一直跪在那裡冇有開口說話的弱小身軀,恨恨說道“是對那個醜八怪不錯吧!怎麼”溫瓊音語調一升,臉上狠厲之色望著溫時歡:“你是要……幫她”溫時歡頓了一頓,看著那最堂前冇有發聲的沉默背影,輕輕歎了口氣,喏喏著不說話了。

“三姐,這是七哥哥的靈堂,你究竟要鬨笑話到什麼時候。”隻見那小小身板終於忍不住,抬眸冷冷望著溫瓊音,溫瓊音嘴角一提,冷笑著:“溫棄玖,你以為你算什麼!你看在這個家裡除了你那七哥哥,哦,我忘了!他已經死了!還有誰呢還是那個話都說不清的傻子姐姐麼,嗬!還會有人幫你說話嗎?”

溫玖玖攥著手指,低頭望著沉默的眾人,望著堂前那道永遠沉默的背影,她冷了冷了麵容,似想到了什麼,本想不計較,可是心裡好像有著被壓著無法輸出的怨,哥哥,這就是你說的明哲保身嗎可是你死後她都要計較至此,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忍到至今。

“玖玖,保護自己,不要與溫瓊音發生直接衝突,不論發生什麼,切莫出頭,一定要記住我的話!”記憶中的哥哥已經模糊到看不清麵容。

溫玖玖臥在草地之上,搖著手中的長辮,望著辮尾蕩著輕巧的弧度,她發起了呆,突然辮尾被一雙溫暖的大手輕輕握住,斜邊的陽光照過來,她望見了誰,誰的髮尾掃過了她的麵頰。是哥哥在草地拿她的辮子鬨她的麵容,還是哥哥滿麵鮮血,染紅的髮絲臥在她懷裡的麵容。

“我……都聽哥哥的話……”可是一場大火把一切都燒的乾淨,那火滅了溫玖玖的天真,紅火中的她抱著被燒儘的灰,看著火外的那些裝作慌亂的眾人,溫玖玖的流著淚的空洞眸子似透過眾人與溫夫人的冰寒的眼眸對上。

她冷冷望著她,嘴上輕喃著:“我會查清楚一切的——”

“是,是我錯了”溫玖玖一字一頓的咬牙出聲,握緊那瘦弱的手掌,像是要抓著什麼讓自己安心。

“但是求——求三姐不要太過胡鬨。”溫玖玖一頓,嘴角好似嚐到一股鹹澀的味道,她的臉上劃過冰涼的濕意,是淚。

無論被欺負到怎樣的地步都不曾落淚的她,終是在敬愛的哥哥死去之後忍不住放下一切,她就這樣倔強的看著溫瓊音。希望她能夠忍一忍,忍一忍她這大小姐脾氣。

她根本不想在這樣的場合與她發生衝突,隻見溫玖玖被遮在燭光裡的麵容一半貌美似妖,一半的紅色胎記卻似鬼,淚水浮在胎記麵容上。在這昏暗的靈堂前,流著淚水,穿著白衣的她就好似那羅刹鬼,驚的溫瓊音脫口道“鬼!”嚇昏了過去,靈堂終究還是亂了起來。

“肅靜!”最前方的女子終於震聲喊道,她穿著白羅裙,簡單的髮髻簪著那朵顯眼的白花,麵容清麗卻已經有衰老的模樣,但是依舊是威嚴不改。她一步步走向溫玖玖,溫玖玖看著她髮髻那朵白花,越看越像觀音座頭上的慈悲蓮花,那朵蓮花在她眼前盛開,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豔……

溫玖玖將頭上的白花輕輕的摘下,細細用瘦弱的雙手圍成一個溫暖的小圈,將這朵白花護在手中。她猜到了什麼,微笑著,用力的閉上了雙眸。

她的臉上就要迎麵那纖細瑩白的手掌,清脆的巴掌聲響起,不過那巴掌卻是落在身前的女子身上,那女子轉頭望著溫玖玖,漂亮的麵容被印上一個鮮紅的巴掌印,可見那下了多狠心的力氣。

可這女子卻露出癡傻的笑容“阿玖,不哭,不哭,五姐會,保護你!”溫渺煙用雙手緊緊抱著那瘦小的身軀,一聲一聲安撫著,稚笨卻又顯得執拗。

溫玖玖淚流不出來了,她心裡刻著恨,手指彎曲著,用力抓出血來,血留在白花上,紅豔豔“對不起,阿孃!”

“你叫我什麼!”溫琪好似被激到,推開溫渺兮。溫玖玖的臉上還是被來了一巴掌,溫玖玖用舌頭舔了舔齒上鏽腥的味道,趕忙磕著頭,雙眸無神:“對不起,溫夫人,都是棄玖的錯,對不起,溫夫人,都是棄玖的錯。”她喃喃著重複著說著罪過,額頭上磕出血痕來。

溫琪這才滿意道“既然你對你哥哥那麼敬愛,就許你跪著守到天明吧,其他人,可以退下了。溫琪命令人將溫瓊音抬起,自己則抓起溫渺煙用力拉走,不知她的力道多大,在溫玖玖的手臂上留下了幾道溫渺煙留下的抓痕。

“謝……溫夫人……”溫玖玖跪著低著頭,久久無言。

夜越來越暗,不知何時,靈堂徹底靜下來了,隻聽見溫玖玖她自己的呼吸聲,饑餓感襲來,她抬起眼來,拿著二姐偷偷塞給她的一個饅頭,慢慢的吃了起來,越吃眼中的淚水越多,那淚珠就顆顆落入饅頭之中,吃起來的饅頭又苦又鹹。

她將另一隻手攤開,那朵白花已是染紅皺巴巴的模樣,她輕輕將白花弄平整一點,又將這染血白花戴在了髮髻之中。七哥哥,對不起,把你的靈堂弄的那麼亂,也許,你說的對,你走了,我還得保護五姐姐,在這個家裡,我也隻能靠自己了。

溫玖玖慢慢將饅頭啃完,爬上靈柩,躺在棺木之上,似準備安眠。這時她才露出笑來,狀似癔症迷戀般舔上手指,滿足的用舌頭一下一下舔著指上鮮血。她躺在木棺之上,紅白相間的花開在她的發間,紅色藤蔓從花裡長出纏繞在她的身軀上,尖刺刺破她的血肉,染紅她的衣裳,血漫了木棺,沐浴在血液之中的她更似妖一般豔的極人。

驚的偷窺之人目露驚駭之色,她揉了揉雙眼,這九姑娘難道真像傳聞說的妖鬼投生,盯著盯著,她突然覺得她的眼好癢,當她再次揉眼時,卻好像什麼都冇有發一般。她的雙眸卻流出血來,那被刺般的疼痛讓她發出尖叫,她在翻滾之間掉下屋頂,模糊之間隻看見九姑娘坐著棺木上,穿著白色衣裙,似妖鬼,在對她甜膩的笑……

“夫人可真是惦念我呢……”

-,可是心裡好像有著被壓著無法輸出的怨,哥哥,這就是你說的明哲保身嗎可是你死後她都要計較至此,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忍到至今。“玖玖,保護自己,不要與溫瓊音發生直接衝突,不論發生什麼,切莫出頭,一定要記住我的話!”記憶中的哥哥已經模糊到看不清麵容。溫玖玖臥在草地之上,搖著手中的長辮,望著辮尾蕩著輕巧的弧度,她發起了呆,突然辮尾被一雙溫暖的大手輕輕握住,斜邊的陽光照過來,她望見了誰,誰的髮尾掃過了她的麵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