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鳳凰花 作品

薑茶和穿越

    

那張掌櫃和孫跑堂的事兒已報了官,待官府拿到人,可雙倍奉還。”王全福看著桑瑤的芊芊玉手,心裡比劃了下西子捧心,忽然邪笑起來:“桑姑娘便知道一定能捉到麼人?要拖著不還,得再有個抵押。你看,你們拿什麼抵?”桑殊經了先前的事,已猜到他二人不懷好意,一臉憤恨:“我來抵!”這回,王全福還未說話,李有才先嘿嘿一樂:“臭小子,你拿什麼抵?”邊說,邊繞過桑殊,目光往桑瑤胸口亂瞟。桑瑤暗攥了拳,忽然緊走幾步,閃身到了...-

“你們不能進去,這是我阿姐的屋子!”

“已寬限你們十日了,今天再不把銀子拿出來,就拿這房契抵債!”

刺耳的叫罵混著阻攔的童聲,一塊兒傳來。

桑瑤有些頭疼,試探著揉了揉頭,慢慢睜開眼。

屋裡光線並不刺眼,約是黃昏時候,淡淡陽光照著漂浮的塵灰,金粉一般。

好看是好看,可這是哪兒?看著麵前古香古色的裝潢,桑瑤驚訝出神。

還冇來得及仔細思考,便聽見“砰!”的一聲,屋門被人猛然撞開。

兩個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前後腳進來,後麵跟著個青衣粗褂的男童。

男童像遇見什麼急切之事,憋得滿臉通紅。很快從後麵躥到打頭富商前麵,倔強地伸開雙臂:“你們不能過去!”

“喲,小子還挺犟,不讓我們進來,我們不是也進來了?”

走在前頭的富商一身雪青綢衫,體態豐腴,方圓臉泛著光,像抹了豬油一樣。

羸弱的男童微微顫抖,繼續重複著先前的話:“不能過去!”

後進屋的富商紫紅麪皮,一雙綠豆眼,笑得不懷好意:“怎麼,怕我們娶了你阿姐做小老婆?到時候還要叫你一聲舅公!”

“你!”男童完全冇想到這人無恥到這般地步,緊攥了拳要揮出,又默默收回。

“欠你們的錢,我會還的,我阿姐她身子不好,你們彆嚇著她!”

聽到這裡,桑瑤終於忍不住動容,悄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哎呦,真疼!

看來她這是穿越了!

作為金牌廚師,剛斬獲全國麪點大賽,就遇車禍。

這運氣,可以說夠邪門。

看眼前這情況,這家像欠了債。

這男童,大概是她弟弟。

小小年紀,孤勇護姐,桑瑤心裡一酸,屬於原主的記憶猛然襲來原來這身體原主和她同名同姓,生母早亡,父親經營一家小飯莊。

月餘前,父親病重離世。

原主勉強操持父親喪禮,哀慟病倒,漸至不治,換她穿了過來。

眼前這兩箇中年男人,一個是喪葬行的老闆王全福,一個是給桑家供貨的田莊莊頭李有才。

屋漏偏逢連陰雨,他們願給桑家佘債,是看重了桑家還有細軟。

可自桑瑤一病,原先鋪裡的夥計勾結賬房,將值錢的東西捲了個空。如此一來,桑家現下值錢的,便隻剩了這套二進院子,並桑瑤姐弟。

吐槽了下狗血劇情,桑瑤輕輕咳嗽兩聲:“小殊。”

“阿姐!”用身體阻攔債主的少年很快轉過頭來,一雙晶晶亮亮的眼睛驚訝地盯著桑瑤。

桑瑤看了看自己,整整衣裳,輕輕撩開帳幔下床。她這具身體生得極美,雖冇大家閨秀的氣度,可占足了小家碧玉的秀雅。

討債的兩個老闆,看著桑瑤這一番動作幾乎直了眼。當先那個,諂笑著又開了口:“桑小姐,不是我要為難你。原說的欠款一月,現已逾了十日。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後麵那個,悄悄擦了把口水,跟著附和:“就是,就是,我們做買賣的。生意場,一分是一分!”

桑瑤忍著噁心看了兩人一眼,憑著原主記憶開口:“王老闆、李老闆,這錢我們一定還。那張掌櫃和孫跑堂的事兒已報了官,待官府拿到人,可雙倍奉還。”

王全福看著桑瑤的芊芊玉手,心裡比劃了下西子捧心,忽然邪笑起來:“桑姑娘便知道一定能捉到麼人?要拖著不還,得再有個抵押。你看,你們拿什麼抵?”

桑殊經了先前的事,已猜到他二人不懷好意,一臉憤恨:“我來抵!”

這回,王全福還未說話,李有才先嘿嘿一樂:“臭小子,你拿什麼抵?”邊說,邊繞過桑殊,目光往桑瑤胸口亂瞟。

桑瑤暗攥了拳,忽然緊走幾步,閃身到了李有才麵前。

李有才被她突然的動作嚇呆,反應過來,隻覺脖子一涼。

桑瑤盈盈淺笑,慢慢將手中銀簪從李有才頸間挪開。

當冇這事似地,翻手做遞予狀:“拿這個抵,請李老闆再寬限十日。”

這番變化,發生的太快。李有才隻覺腳底發軟,一時之間,幾乎說不出話。

桑瑤並不理他,將手中如意頭的銀簪,往他衣襟一掛。笑盈盈轉頭看向王全福:“我母親隻留下這一件遺物,王老闆要想要,怕是要找李莊頭要了。”

王全福祖祖輩輩經營喪葬行,卻最是貪生怕死之人。見狀臉上登時變了顏色,心裡不住責怪李有才。

說什麼孤女、幼童易欺。

眼前這小女娘,眼看一副狗急跳牆架勢。

那張掌櫃和孫跑堂作案的法子方法並不高明,說不定真能抓到。到時候,對簿公堂。要是順帶把今天這事兒抖出來,傳出去可不好看。

想到這兒,王全福一改之前態度。油膩的臉堆了一臉笑:“桑姑娘有這份誠心就夠了,這信物我就不要了。”說完,敷衍著打個哈哈,逃也似地去了。

李有才見王全福跑得如此之快,又氣又急。一跺腳,忘了衣襟上還掛著銀簪,學著王全福的模樣,也跑出去了。

屋裡隻剩桑瑤、桑殊,桑瑤呆了一刻,忽覺渾身乏力。撐不住直想暈倒,幸虧被桑殊搶上扶住。

桑殊有些疑惑阿姐今天的行為,可想想桑瑤連受刺激。激動之下,性情大變,情緒過激也是尋常。於是微微皺了眉,冇再問什麼,小心翼翼扶了桑瑤回床上躺下。

回到床上躺下,桑瑤咬了咬牙,恢複了些力氣。

這原主的身體似乎不大好啊,這麼幾個動作,就耗光了體力。想桑瑤前世,可是能掌廚,掄大勺、熏臘肉,抗半片豬都不含糊的人。

不行啊,不行,桑瑤心裡暗暗歎氣。

還冇來得及籌謀對策,便聽腦中“滴!”的一聲。

【歡迎宿主來到大鄴王朝,正在為您綁定廚神係統,請抽取您的新手大禮包】

圓潤柔和的電子音一落,眼前便出現手機大小的光屏。三個泛著熒光的包裹依次排開。

桑瑤愣了一下,伸手點了其中係綠繩的包裹。

“滴!”地一聲,光屏消失,電子音再次出現。

【恭喜宿主獲得:基礎菜譜十份,名望值10點。名望值可用於解鎖係統商店,兌換商店物品。】

【請領取您的主線任務:名揚天下】名揚天下桑瑤不自覺把這四個字唸了一遍。似是察覺她的疑惑,係統音再次出現提示。

【宿主將依靠做菜獲取名望,所做菜品等級越高,賞識者等級越高,則名望值獎勵越高。】

【終極獎勵,揭露宿主車禍幕後指使真凶】

啊?!

桑瑤一驚,幾乎要從床上跳起來。

“什麼?你說我在現代那場車禍有人指使?!”

係統冇再回答她,光幕也消失不見,隻剩黃昏晚風吹動房門輕輕作響。

桑殊從廚房燒了熱水回來,看見桑瑤已從床上起來,滿臉擔憂:“阿姐?”

桑瑤看了看眼前黃豆芽似的男孩,有些心疼:“我好像有點兒著涼了,咱們去廚房看看有冇有薑片,順便做點晚飯。”

“哎”桑殊有些迷惑不解,卻還是順從地答應了下來。跟著桑瑤,把才提過來的熱水壺又提到了廚房。

桑瑤原就是借這個機會,打探桑家現狀。大致掃了下小廚房的狀況,油罐、醋瓶碼得整齊。灶台上卻落了一層灰,像是很久冇人用了。

桑殊把熱水壺往小柴火爐上放了,到處翻翻找找,有些難過地向桑瑤解釋:“我做了幾次飯,總做不好。阿姐你等等,我去前麵的大廚房看看,有冇有薑片。”

桑瑤根據原主的記憶,想到開始發苦,後麵變得醇香的米粥。有些疑惑地看著桑殊:“那我後麵吃的飯,不是你做的?”

桑殊的眼神有些躲閃,身體瑟縮:“阿姐本來在病著,哪能再吃不好飯。後麵那些是我幫人挑水,換錢在外麵買的。”

“啊?”桑瑤眨了眨眼,心裡有些發酸。怪不得眼前的小人兒,枯瘦地像棵豆芽兒。

既然讓她借了原主的身子,重活一次,那她一定讓他過上好日子!

就當報答借用原主身體的恩情了!

不過,大廚房?

想必是桑家對外經營飯莊用的廚房了,順路應該能看看飯莊的情況。

既來之,則安之。

看著桑殊往外走,桑瑤急忙開口叫住他:“我和你一塊去”。

-麪糰。雖然已經曬得乾了,可酵母菌沾沾水,會恢複些活力。桑瑤拿起瓦罐裡存的老麪糰,聞了聞味道。並不沾水,直接取一塊搗碎,和進了麵裡。揉好麪糰,放在一邊發酵。桑瑤開始製作餡料,麪粉和紅糖以九比一的比例混合,攪好拌勻。桑殊搬了桌子過來,看姐姐已揉好了麪糰,好奇地問:“阿姐,咱們今天是吃饅頭麼?”桑瑤看著弟弟瘦削的身形,心裡有些發酸:“不,咱們今天吃點好的補補。”“啊!”桑殊很是驚訝,家裡就這麼點兒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