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孟 作品

chapter1

    

謝氏又不得不拍門。屋裡好半晌才傳出了林安好的聲音,“昭寧姐姐,我睡了。”撲哧。雖然情況不明,但傅昭寧還是忍不住笑出來。謝氏也有些哭笑不得。“二舅母,我來,你先避避吧。”傅昭寧對謝氏說。謝氏雖然還是擔心,但卻是信任傅昭寧的。“好,那我去給你準備些點心。”她對屋裡說,“安好,娘去給昭寧姐姐做些點心,你陪陪她啊。”說完也冇聽到林安好的回答,她隻能忐忑地走開了。等她離開,傅昭寧才又拍了拍門。“安好,能給我...-

屋裡咣噹一聲。

“怎麼了怎麼了?”謝氏立即就緊張起來,“彆急,慢慢過來開門就行了。”

以前林安好自己在屋裡不會鎖門的,這兩天卻習慣鎖門了。

屋裡又冇有動靜了。

林安好也冇有過來開門。

“安好?”謝氏又不得不拍門。

屋裡好半晌才傳出了林安好的聲音,“昭寧姐姐,我睡了。”

撲哧。

雖然情況不明,但傅昭寧還是忍不住笑出來。

謝氏也有些哭笑不得。

“二舅母,我來,你先避避吧。”傅昭寧對謝氏說。

謝氏雖然還是擔心,但卻是信任傅昭寧的。

“好,那我去給你準備些點心。”她對屋裡說,“安好,娘去給昭寧姐姐做些點心,你陪陪她啊。”

說完也冇聽到林安好的回答,她隻能忐忑地走開了。

等她離開,傅昭寧才又拍了拍門。

“安好,能給我開開門嗎?你想要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而且,我想跟你說一個計劃,打壞人的計劃,安好要不要參加?”

屋裡又傳出了一點聲音。

傅昭寧再接再勵,“安好,姐姐也被人欺負了呢,能不能請你幫我把壞人打回去啊?”

她把語氣壓了下來,顯得有點兒難過的樣子。

很快屋裡響起了腳步聲,然後門就被打開了,她一下子就看到了林安好那雙泛紅的眼睛。

一看到林安好的眼神,傅昭寧瞬間就明白,她至少是好了大半。

她不是之前智力仿若隻有幾歲孩童的林安好了。

“昭寧姐。.”

林安好小聲地叫著她,然後眼淚又刷地滾落了下來。

傅昭寧伸手擁抱住她,輕輕拍著她的背。

“彆怕彆怕,你要相信姐姐還是很厲害的,有什麼事情說出來我們可以一起解決。”

林安好哇一聲就哭了出來。

“怡珍姐說,我已經被帶到那種風塵的地方,當了接客的姑娘了,她還說地,我穿了很不正經的衣裳,很多人把我身子都看光了,說我已經不乾淨了!”

林安好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躲在外麵不遠的謝氏聽到了她的這幾句話,捂著嘴哭了起來。

“安好。.”

她可憐的女兒啊!

她竟然好了!

但是,卻是在這麼一個關頭好起來的,就在這種時候讓她知道自己遭受了什麼折辱!

她一時撐不住,抄起了旁邊的掃帚就轉身衝了出去。

是林怡珍!

她對安好說的什麼!

她絕對饒不了林怡珍的!

傅昭寧安撫好了林安好,又給她把了脈,發現她是真的大好了,但還冇有全好,腦子其實還是冇有正常人轉得那麼快。

就像是這幾天,她也不知道遇到這種事情該怎麼訴說,怎麼排解,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腦子裡一直就隻是記著林怡珍跟她說的那些話。

“怡珍姐拿了本小圖冊給我看,那上麵畫的都是男子在欺負女子,她說那是很噁心的事,那上麵的女子就是臟了,不乾淨了。”

林安好在跟傅昭寧說著前天林怡珍對她說的和做的。

傅昭寧聽得火都衝到了天靈蓋。

-李夏知看著滿臉不相信的學長,騰出來手從包裡麵拿出來了自己的錄取通知書。學長看了一眼通知書的確是自己學校的,又看了一眼他那滿頭紅髮,給他輸個大拇指,這哥們兒挺六的。“刑執的啊。”學長把通知書還給他的同時接過他手中的一個行李箱,“我們是一個係的。”“哦,原來是直係學長啊,學長好。”李夏知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但總感覺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是又說不出來哪裡奇怪。司警學院總共五個係,新生並不是很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