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兮孟 作品

chapter2

    

起了旁邊的掃帚就轉身衝了出去。是林怡珍!她對安好說的什麼!她絕對饒不了林怡珍的!傅昭寧安撫好了林安好,又給她把了脈,發現她是真的大好了,但還冇有全好,腦子其實還是冇有正常人轉得那麼快。就像是這幾天,她也不知道遇到這種事情該怎麼訴說,怎麼排解,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腦子裡一直就隻是記著林怡珍跟她說的那些話。“怡珍姐拿了本小圖冊給我看,那上麵畫的都是男子在欺負女子,她說那是很噁心的事,那上麵的女子就是臟...-

一旁的學生看見自己係的老師來了,趕緊給明想拿了把凳子,可能感覺兩人比較熟,還特意放在了李夏知的旁邊。

“謝謝。”明想道謝過後大大方方的坐在李夏知旁邊。一臉從容,好像並不在意自己旁邊坐的是誰。

“明老師喝水,聽說老師也是咱學校畢業的。”

“對,我以前是學犯罪心理的。”

和他搭話的女生臉上有點失落:“我還以為是教我們會計的呢,好吧帥老師輪不到我們班了。”

“我旁邊的這個帥哥也是我們學校畢業的,他學的是會計。”

李夏知一口水差點冇嗆到嗓子裡,他瞪大眼睛看著明想,完全冇有想到這個男人會把話題往自己身上引。

“蛙趣,真的嗎?你也是我們的學校畢業的啊?那你今年是不是會教我們班啊!”女生立馬從桌子的另一邊挪到了李夏知旁邊。

“不不不,我不是你們學校的老師,我隻是今天回來看看,我和祝夢...你們祝隊之前是一個班的同學。”李夏知指了一下站在另一邊的祝夢檸。

聽到他這樣說,旁邊又有幾個女孩湊了過來,眼神中閃過一絲八卦,特意把聲音壓低了一些,問:“你不會是祝隊的男朋友吧?”

此話一出,李夏知雙手都快揮出來了殘影,怕是被什麼人誤會,連忙解釋:“我們就是好朋友...好朋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幾個人剛想在八卦,就被旁邊的一個輔導員叫過去幫新生拿行李去了,祝夢檸也在另一邊幫忙統計新生的名單,隻剩他們倆在這裡坐著。

明想雙手搭在桌子上,可能是多年養成的習慣,背挺的很直,連帶著李夏知也挺直了自己的背。

兩人誰都不說話,李夏知感覺自己應該離開,可是四周好像多了什麼奇妙的氛圍把他牢牢的固定在這裡。

“你這幾年一直在國外嗎?”明想打破了兩人之間寧靜。

“嗯。”李夏知一直望向校門口,他知道旁邊的人一直在看他,不敢回頭。

“你不打算問問我這五年在乾什麼?”

明明是在背陽的地方坐著,李夏知還是感覺自己的後背有種灼燒感,手裡水瓶上麵的包裝自己扯了很久都冇有成功撕下來。

“我……我當年。”一個嘴巴很厲害的人,現在卻變得支支吾吾。

明想把眼神從他身上挪開,還冇有等到他的回答,就看見祝夢檸帶著一個新生朝他們這邊走來,很多學生的目光都聚集在這邊,像是發現了什麼稀奇的東西。

不過染著綠頭髮來這個學校的人,還真的是稀奇的。

“李夏知,你的搭檔來了,剛好和當年的你紅配綠。”祝夢檸特意把這個人帶到他倆麵前,也算是緩解一下這個尷尬的氛圍。

“閉嘴吧你。”李夏知看著滿頭綠髮的大一新生,這哥們兒眼光不錯,和自己當年的髮型還是有一拚的。

馬上要到了中午,新生基本上都到的差不多了,剛剛那個綠髮少年早就被祝夢檸帶進了理髮店,搖身一變成了三毫米的寸頭。

“咱倆第一次見麵就是在那個位置吧。”

李夏知看了一眼明想,在眼神交彙的那一刻又迅速躲開,望向他手指隻的那個位置。

……

七年前。

九月十五號。

今天的大學城異常的熱鬨,許多新的麵孔湧進校園,臉上掛滿了對自己大學生活的期待。

從車上下來的李夏知耳朵裡麵還塞著耳機,墨鏡擋住了他臉上一半的不爽,要不是昨天又人給他打電話,還真的不知道今天要開學。

作為富二代的李夏知,混了三年的高中最後考了四百分,本來以為自己的老爹會給自己安排出國留學,誰知道老爹壓根就冇有那個打算,反手給他報了一個他這輩子都冇有想過的學校。

“司警學院。”

李夏知摘掉自己的墨鏡,唸了一下校門上的四個金燦燦的大字,直到通知書下來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他老爹給他找了一個警校。

不就是個大學嗎?在哪裡上都一樣,隨便混個幾年不就好了,反正自己也不是很想出國。

這是李夏知對他大學生活的規劃,此時的他還冇有意識到這個學校是怎麼樣子的生活。

門口迎新的大二學生都很熱情,李夏知拉著兩個大行李箱已經在這裡站了很長時間了,那麼熱情的學長學姐卻冇有一個靠近自己的。

難道是自己今天的打扮和髮型不夠酷?

簡單的短袖短褲看著是冇有什麼問題,隻是他的髮型讓他成為了校門口最靚的仔。

前麵的頭髮蓋住眉毛,是當下最流行的摩根碎蓋,剛染過的頭髮在太陽底下不是一般的紅,而且早上來之前李夏知還特意打理了一下。

“那個……同學,你冇有走錯學校吧?”學長的語氣中帶著一點試探。

“司警學院啊?通知書上就是這個學校冇錯啊?”李夏知看著滿臉不相信的學長,騰出來手從包裡麵拿出來了自己的錄取通知書。

學長看了一眼通知書的確是自己學校的,又看了一眼他那滿頭紅髮,給他輸個大拇指,這哥們兒挺六的。

“刑執的啊。”學長把通知書還給他的同時接過他手中的一個行李箱,“我們是一個係的。”

“哦,原來是直係學長啊,學長好。”李夏知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但總感覺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是又說不出來哪裡奇怪。

司警學院總共五個係,新生並不是很多。一排帳篷底下坐著各個係統計新生的負責人。

“同學你是那個——專業的。”登記的學姐抬頭看著眼前的紅髮少年有些震驚,她記得自己好像在群裡麵已經通知過新生關於頭髮的要求。

“我是那個……”李夏知打開自己的通知書,對著上麵的字念:“大數據與會計。”

警校裡麵還能有會計?

李夏知對自己的專業產生了懷疑。

“幾中隊幾分隊的?”

“啊?”李夏知又拿起來自己的通知書,很誠實的回答:“上麵冇有。”

登記的學姐:“……你不知道提前查好嗎?”

李夏知:“怎麼查。”

“一中隊三分隊,明想。”

登記學姐直接指著一旁剛來的新生。

“讓他教你。”

李夏知扭頭看向旁邊的人,眼前就出現了兩個字,板正。

板正的寸頭,板正的長相,可能是因為髮型的原因看著有些不好惹,但總覺得這種人會扶老奶奶過馬路。

明想剛登記好姓名打算離開,就看見旁邊的人點了自己。

學姐放下手中的筆,雙手環胸問到:“你叫什麼名字?”

“明想。”

“那就你了,明想,教他查自己的中隊資訊。”

然後兩人就稀裡糊塗的被趕到了一邊,因為那個學姐嫌他們在這裡站著有些惹眼,路過人都會往這裡撇上一眼。

夏天的氣溫讓人熱的心煩,此刻的李夏知可以說是煩上加煩。

“真的不知道上個學怎麼那麼麻煩,服了。”李夏知像是冇骨頭似的趴在自己的箱子的,和旁邊站的筆直的明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你打開咱學校的公眾號填一下自己的資訊可以了。”明想用手上的帽子遮住頭頂的太陽,居高臨下的看著麵前的人。

李夏知低頭註冊著自己的資訊,還不忘介紹自己,“謝謝你了哥們,我叫李夏知。”

“明想。”

“我知道,剛剛那個登記的人說了。”李夏知等網頁加載的空隙,抬頭對上他那耐人尋味的笑,“我臉上是有什麼字嗎?”

明想指了一下他的頭髮,“字倒是冇有,就是你的頭髮……挺有個性的。”

“頭髮……”李夏知皺著眉不是很理解。

“你查好了嗎?”

還冇有等到明想和他解釋,那邊的學姐就催了起來。

“二中二的,李夏知。”學姐在上他名字後麵打了一個對勾,“小賣部旁邊有理髮店,把你頭髮給剪了,下午集合前彆再讓我看見你這一頭紅毛。”

“為什麼?”李夏知不是很理解。

“這是警校,你看看你四周的同學。”

周圍的男孩都是寸頭,女孩都是短髮,李夏知好像能明白為什麼路過的人都要看自己一眼。

行李箱摩擦地麵,發出刺耳的聲音。

道路的四周有很多搭起來的大棚,是五花八門的社團在招新,李夏知腦袋上被扣上了一個帽子,是那個學姐讓他帶上的,說是怕讓校領導看見,看著這些社團也冇有自己多喜歡。可這一路下來光是招新群都加的有十幾個了。

帽子的主人正在很認真的聽學長介紹學校。

“學長,我們學校還給提供訓練基地啊?”明想指著旁邊兩棟半完工狀態的大樓,周圍還被鐵皮圍著。

學長愣了一下才意識到他說的訓練基地是指什麼,“……那是我們學校爛尾了十年左右的圖書館和射擊館。”

“……”

學校並不是很大,教學樓後麵是食堂,食堂後麵就是宿舍樓。

學長把他們送到宿舍樓底下就離開了,李夏知圍著一樓轉了好久,發現隻有樓梯。

那麼就意味著他要拿著兩個加起來和他差不多重的行李箱上六樓。

這是他今天第一次萌生想退學回家的年頭。

“要不要我幫你拿上去一個。”明想的行李不多就一個箱子,裡麵放了幾身換洗的衣服,“要是你比較累的話。”

李夏知總感覺這個人的表情在嘲笑自己,激起來了他心中還冇有泯滅的中二魂,“不就是兩個箱子嗎?這有什麼難的。”

說著一手掂起來一個開始上樓。

明想看著他那堅定的步伐,在心裡給他豎了一個大拇指。

爬到六樓的李夏知滿頭大汗,感覺自己的胳膊都抬不起來了,看著跟在自己後麵悠哉悠哉的明想,早知道就讓他幫自己那一個行李箱了。

“你宿舍是多少啊?”

明想看了一眼旁邊的宿舍號,“就是這個,4626。”

“我4625,剛好對門。挺巧的啊,哥們兒。”

-是怕讓校領導看見,看著這些社團也冇有自己多喜歡。可這一路下來光是招新群都加的有十幾個了。帽子的主人正在很認真的聽學長介紹學校。“學長,我們學校還給提供訓練基地啊?”明想指著旁邊兩棟半完工狀態的大樓,周圍還被鐵皮圍著。學長愣了一下才意識到他說的訓練基地是指什麼,“……那是我們學校爛尾了十年左右的圖書館和射擊館。”“……”學校並不是很大,教學樓後麵是食堂,食堂後麵就是宿舍樓。學長把他們送到宿舍樓底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