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關盒子 作品

生辰禮

    

但小姑娘聞言搖了搖頭,她稚氣的嗓音響起“明日吧,今日我還要去元大夫那裡拿我阿爹的藥。”柳穿魚的阿爹是個病秧子,三天兩頭地都在吃藥,這事兒在他們村裡人儘皆知。蘇昧即使是個小孩,可他也知道柳穿魚的阿爹總是病殃殃的,好像風一吹就會倒。“好吧,那你明日一定要來。”蘇昧說著,便邁步跑開了“你一定要記得!”柳穿魚看著蘇昧越跑越遠,自己也不再猶豫,徑直往元大夫家裡走去。元大夫名叫元恩良,是梨花村唯一的大夫。柳穿...-

“柳穿魚,去我家玩兒嗎?”一個約麼五六歲的小少年說道“我娘今日從鎮上回來,帶了些新玩意兒。”

今日學堂下課,尋常這個時候柳穿魚都會去蘇昧家玩兒的。但小姑娘聞言搖了搖頭,她稚氣的嗓音響起“明日吧,今日我還要去元大夫那裡拿我阿爹的藥。”

柳穿魚的阿爹是個病秧子,三天兩頭地都在吃藥,這事兒在他們村裡人儘皆知。蘇昧即使是個小孩,可他也知道柳穿魚的阿爹總是病殃殃的,好像風一吹就會倒。

“好吧,那你明日一定要來。”蘇昧說著,便邁步跑開了“你一定要記得!”

柳穿魚看著蘇昧越跑越遠,自己也不再猶豫,徑直往元大夫家裡走去。

元大夫名叫元恩良,是梨花村唯一的大夫。柳穿魚到的時候,他正在院子裡看著煎藥的火,隻留了一個背影給她。柳穿魚看著他的背影,猶豫了一下,還是扣了扣院子敞開的木門,隨即開口“伯伯,我來拿我阿爹的藥。”

元恩良聞言也不回頭,他冇停下手中的動作“桌子上。”

-,去我家玩兒嗎?”一個約麼五六歲的小少年說道“我娘今日從鎮上回來,帶了些新玩意兒。”今日學堂下課,尋常這個時候柳穿魚都會去蘇昧家玩兒的。但小姑娘聞言搖了搖頭,她稚氣的嗓音響起“明日吧,今日我還要去元大夫那裡拿我阿爹的藥。”柳穿魚的阿爹是個病秧子,三天兩頭地都在吃藥,這事兒在他們村裡人儘皆知。蘇昧即使是個小孩,可他也知道柳穿魚的阿爹總是病殃殃的,好像風一吹就會倒。“好吧,那你明日一定要來。”蘇昧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