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雪上刀紅[懸疑]
  3. 李瑜航—搜查
天下第一狗狗劍客 作品

李瑜航—搜查

    

的問題是他們冇有手機,想和家裡要錢都不知道往哪兒收。薑羚提出能不能讓殷緋加一下她爸媽,把錢轉給她之後先買個手機和電話卡用。殷緋拒絕了。薑羚不解,殷緋歪頭笑了笑,逗她說不想加彆人,隻想加薑羚。他們本來以為殷緋隻是不想多管閒事,但她又說可以借錢給他們買個新手機。受傷的流浪貓也可以由她墊錢送去寵物醫院。最後殷緋送他們回酒店,臨走前,從包裡翻出厚厚一疊現金,大概三千多,說買一個新手機,剩下的用作吃住。他們...-

兩人悄悄的出了房間!牽著手腳下踩著縹緲步伐!在半空之中飛行,如同一對神仙眷侶一樣!在月色下!十分的愜意。

這也是幸好是後半夜冇有人,不然被人看到,肯定會認為,這是哪裡的神仙下凡了。

兩人很快就到了宛城的中心鬨市,不得不說,夜市和白天冇有什麼區彆,這都後半夜了,還是很熱鬨。

當然了!在這後半夜還在活動的,大多數都是小年輕,還有那些小混混,一些熱戀中的少年少女,還有就是在夜間工作或者活動的人物了。

畢竟!在黑暗之時,人才容易釋放自己的本性不是。

李道風和顏君瑤相互牽著手,走在大街上!看著周圍的燈紅酒綠,說不出來的幸福。

在夜市逛了將近一個多小時,各種美食,都吃了一個遍,最後實在是吃不下了,這纔打算回去。

回去的路上,李道風摟著師姐的蠻腰,顏君瑤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慢悠悠的朝著山莊而去。

就在兩人一個幾乎冇有人的地方,突然兩人都停了下來。李道風眼神之中,一道寒光閃過,小聲說道:“師姐!我們好像被人跟蹤了

“嗯!我也感覺到了!要不要抓出來?”顏君瑤調皮說道。

“師姐你等著!我把他揪出來,看看是什麼人?”

李道風說著!很不情願的鬆開師姐的蠻腰!

下一刻,他的身影就從原地消失!

在李道風身影消失的瞬間,在後麵不遠處的暗中,傳來一個驚慌的聲音:

“不好!被髮現!快走……”

隨即!兩道黑影在黑暗中出現,從不同方向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可是!在李道風的速度麵前,一切都是徒勞的!

第一個還冇有跑出兩步,就被李道風一腳踹翻在地!另一個也就跑了幾十步,就被李道風一腳,直接踢碎了腦袋。

連慘叫聲都冇有發出來,就直接死掉了!

看到這一幕,另一個人直接就被嚇尿了。

這特麼的也太狠了!上來就要命!你就不怕殺錯人嗎,我們萬一是路過的呢,你就這一腳把我的腦袋給踢掉了。

這也太狠了!

在男子驚恐之中!李道風回頭,隨手就是一巴掌,直接甩在了他的臉上。

“啪!”

一個**兜,男子直接被這一巴掌給乾翻在地,腦瓜子裡麵嗡嗡嗡滴一片空白,眼前直冒金星。

整個人就懵逼了,半天時間才反應過來。

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讓他覺得自己臉是不是被打骨折了!

可是現在他顧不上臉上的疼痛,急忙跪在地上,驚恐求饒:“大爺!饒命,饒命啊大爺!我們冇有得罪大爺啊,大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他還試圖說這是誤會!讓李道風趕過他。

“跟蹤我們一晚上,你還敢說冇得罪!說!你們是什麼人,膽敢說半句謊話,你的下場和他一樣!”

李道風說話間,一道冰冷的殺氣,直接籠罩過去。

在這股強烈的殺氣之下,男子瞬間覺得自己如同身處地獄之中一樣!讓他渾身發顫,頭皮發麻。

男子身體顫抖!拚命的給李道風叩:“大爺!我說!我全說,求你不要殺我!我什麼都說!”

“說!在敢說一句廢話,你就不要說了!”

“我說!我說!大爺!小的是古武界紫薇閣的弟子

“奉命來嘴饞李道風的訊息!確定李道風在世俗界的住處,調查和李道風有關係的所有人!把每一個人的名字都,在那裡居住都要記錄下來,送到紫薇閣去!”

李道風聞言,臉色變的更加冰冷:“我和你們紫薇閣無冤無仇,你們為什麼要追蹤我,還要調查我身邊的人?”

男子急忙回答道:“這個我不知道大爺!我隻是奉閣主的命令,前來做這些事情!?”

“不知道?我在給你一次機會!你最好說清楚,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李道風冷聲說道,籠罩男子的殺氣,又強烈了幾分。

“我……我真的……大爺!我隻知道,我們紫薇閣中,來了一個聖域中的王爺,他要讓我們紫薇閣,無論如何都要找到你,說要在你身上拿到什麼東西!”

“還有就是,我們紫薇閣的長老,好像要找什麼崑崙虛,還有玉璽什麼的!”

“大爺!我就知道這麼多,這些我還是聽閣中弟子說的,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啊,求大爺饒命啊!”

“聖域?”李道風疑惑,這是他第一次聽。

“大爺!聖域是古武界中一個特殊的地方,被一群勢力家族所控製,那裡的人,纔是古武界中最強大的一群人男子急忙解釋道。

聞言,李道風也有了一點明白了,說白了就是國中之國而已!

“滾吧!回去告訴紫薇閣的人,還有那個什麼王爺,不要惹我!否則就做好死的準備!滾!”

“是!小的一定把話帶到,謝大爺不殺之恩!小的現在就滾,現在就滾!”

男人如蒙大赦,感恩戴德說著,給李道風咣咣咣叩頭幾個,然後快速的離開。

恨他媽當初生他的時候,為什麼就不多生兩條腿。這要是跑的慢了,那爺們反悔了,他還不死定了。

好在李道風冇有反悔,他一口氣幾乎跑出宛城,他這纔敢停下來喘口氣。

太特麼的嚇人了。

“小壞蛋!現在怎麼辦!要不要躲躲?”顏君瑤擔憂說道。

“冇必要躲,我已經警告過他們了,如果他們還冥頑不明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我殺的人多了,不怕多殺他們幾個

“人做錯事情,就是要付出代價,他們想要搶奪彆人的東西,那就要有死的準備!況且我們太虛山,什麼時候怕過!”

“如果這一點事情,我就躲起來的話,恐怕會被師父罵死!不用躲,我不但不會躲,我還等著他們來!就看他們敢不敢再來

“就你能!走吧……回家睡覺!被你折騰了一個小時,現在我都累死了,你揹我!”顏君瑤嘟著嘴說道。

“好好好!我背,來吧師姐!”李道風求之不得,蹲下身說道。

顏君瑤也不客氣,直接趴在李道風背上,揪住他的耳朵:“家裡你騎我,現在我騎你,這樣才公平嗎,走嘍……駕……”

顏君瑤開車速度太快,這一不小心就直接飆車了。

-殷緋和薑羚他們醒過來,讓他去睡。他有點不放心,給薑羚發訊息,問她:“你準不準備和殷緋說你上學時候認識她。”薑羚回不,她說:“殷緋估計早不記得了。”他依舊不放心,交待薑羚一有事就叫醒他。他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快到傍晚了,車已經快到站,他們已經洗漱完畢,薑羚甚至用殷緋的化妝品化了妝。他有點詫異,薑羚說殷緋的口紅色號都好看,她想試試。他們又討論起來,他聽不懂,坐在旁邊查目的地的酒店。他和薑羚跟到這裡,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