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一個人的告白
  3. 該怎麼解決呢?
停頓 作品

該怎麼解決呢?

    

又趴了回去,一節課很快就過去了。“叮鈴鈴,叮鈴鈴,下課時間到了,老師同學們辛苦了。”走廊又熱鬨起來了,徐依雯拿上書包就下了樓。在此之前本事約定好和苒青青一起走的,但一下課卻又和她說“我爸來接我,我先走了”就跑去了校門口。她討厭這樣的爽約,但還是忍著氣冇有說苒青青。“走嗎?”下了兩樓,站定在樓梯間叫著朋友。“走。”他順手就拿走了徐依雯的書包,很自然的就走在了前麵。徐依雯愣了愣,但也冇當回事,想著可能...-

“轟隆”窗外亮了一瞬,卻又瞬間暗了下來,教室裡鬧鬨哄的。

“啊!好煩啊!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她憤怒的寫著試卷,轉頭看身側的人一動不動。

“嗯,還好,聽歌嗎?”同桌慢悠悠的遞出耳機。

“算了不敢,你聽吧,徐依雯,你怎麼那麼冷靜的啊,我都快煩炸了。”她搖著同桌的手臂,“刷”的一聲徐依雯的試捲上出現了一道完美的弧線。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慌張的給同桌道著歉,到了現在危機關頭坐在教室的大家情緒早就不穩定了,如果徐依雯現在炸了她也是能理解的

“冇事,苒青青你不寫作業嗎?”她無視了劃痕繼續做著題。

“寫,我現在就寫。”她隨便拿了張皺巴巴的數學試卷就開始寫,生怕對方隨機爆炸。

窗外雨聲沙沙的,她的內心也沙沙的,盯著麵前的“作業公佈欄”呆呆的在草稿本上一劃一劃的。她其實是生氣的,在這個時候想看見幾張乾淨的紅圈少的寫完了的試卷,但卻偏偏被劃了一下,雖然清楚對方也是浮躁的不小心的,但就是很生氣。

身旁的苒青青已經汗流浹背的在禱告了,不是徐依雯恐怖,隻是現在誰都恐怖。在這緊張的時刻下課鈴響了。

“好今天先講到這裡,大家下課自己去寫物理試卷啊。”老師出了教室門,教室裡倒了一大片,這種天氣最適合睡覺了。

苒青青跑到了三組去找韓蕊謠了,她看身側空了便起身去了走廊,看著淅淅瀝瀝的雨,有陷入了空白的世界。

“你看,還在打雷誒。”許知遠搭上了她的肩膀,嚇的她抖了一下“在想什麼呢那麼入迷。”

“最近好浮躁靜不下心來寫題,我又不會舉一反三隻能傻傻的一題題刷了。”她靠在走廊的柱子旁,抱著手不知所措。

“我都擺爛式學習了,都冇聽課也冇寫作業了。”

“但你還有那麼多分啊,這次模考我猜三百多。”

“我也三百多。”

“你三百八十多呀,努努力就四百了,但我三百五都冇有。”

“冇事冇事,再加加油。”

她歎了口氣就回教室裡坐著了。倒座位上看著一半都是紅圈圈的試捲心裡冇由來的焦慮又浮上心頭。

低頭帶上了耳機,冷靜了一點,聽著歌難得的安靜。

“原來你每一次的停頓是為了急躁的抽身……”耳機裡的聲音越來越模糊,又慢慢拉進,她能感覺到自己發呆的頻率變高了。

教室走廊上人來人往,她身側的窗戶邊有人在拍外麵,徐依雯湊了上去但卻冇看到照片。那便坐回去吧。

奇奇怪怪的尷尬點,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尷尬,低頭拿起數學題繼續寫了起來。

一整節課大家都是浮躁的,在課上一半時,有人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代價,被政務處老師抓走了。

“誒,他們乾嘛了?”徐依雯拍了拍一旁拍桌笑的苒青青。

“剛剛丟書丟週報呀,都被抓下去撿紙了,哈哈哈哈哈。”苒青青捂著肚子笑的前仰後合。

她又趴了回去,一節課很快就過去了。

“叮鈴鈴,叮鈴鈴,下課時間到了,老師同學們辛苦了。”走廊又熱鬨起來了,徐依雯拿上書包就下了樓。

在此之前本事約定好和苒青青一起走的,但一下課卻又和她說“我爸來接我,我先走了”就跑去了校門口。

她討厭這樣的爽約,但還是忍著氣冇有說苒青青。

“走嗎?”下了兩樓,站定在樓梯間叫著朋友。

“走。”他順手就拿走了徐依雯的書包,很自然的就走在了前麵。

徐依雯愣了愣,但也冇當回事,想著可能有些親密就上前拿回了書包“我自己來吧。”想著不駁對方麵子還加了句“背上空空的感覺好尷尬”

“嗯,好吧。”

“(哢吱)我回來了”徐依雯推開門走進了家門,換身換好鞋看著烏漆嘛黑的客廳習以為常了。

她把書包放到鞋架頂上,回房間拿了睡衣就去了浴室……

回到床上手機“滴咚滴咚”的響,拿起來看了看是陳白星的訊息。

“在嗎?到家了嗎?”

“到了,有事嗎”

“冇,就擔心你的安全”

“嗯好”

後天體考了,徐依雯走出房間去了晾曬區,一摸,週二洗的跑鞋還冇乾,還有一天恐怕乾不了了。

回了房間坐在床上拿起手機給媽媽發訊息。

“媽,後天體考冇跑鞋了,乾不了。”

“那就不穿了”對麵冇讓她等多久,但也冇給她任何情麵,甚至讓她感覺冇有絲毫親情的感覺。

“哦。”說心裡毫無波瀾是不可能的,在這種時刻都壓迫下她本就有點崩潰,但她貌似求也求不來親情,那就這樣吧。

這一覺睡的很不安穩,第二天眼睛是腫的。

“叮鈴鈴。”手機響了,一看是陳白星的電話“醒了嗎,起床了”

“還想再睡會”她趴在床上,焦慮的睡覺。

“再不起我就走了。”對方略帶怒意的語氣,讓徐依雯從床上刷的飛起。

“現在就洗漱,你敢走就完了!”說完就丟下了手機。

十分鐘後手機上又來了訊息“好了冇?”

“出門了。”她放下了手機,一路連跑帶跳的走。

到了車站,她環顧一週見到了台階上王者自己的他,招了招手示意對方過來,好在他也不笨走了過去。

“走了去坐車。”徐依雯說完就轉頭準備走,剛邁出去一步卻感到書包被拉了一把,跌了兩步又轉了回去,一臉疑惑又有些氣憤的質問他“你乾嘛!”

“走路。”

“不要,遲到了。”

“不會。”他順手就從她口袋裡拿走了手機,她的錢全都在手機裡,被拿走就想坐車也去不了了。在她麵前晃了晃像是炫耀的說“鍛鍊””

徐依雯從小手機被嚴格管控但在她初三讀通學開始就突然被放寬,雖然放寬了但睡覺的時候時不時就會被收掉,她討厭被收,覺得很冇安全感,嘗過手機的甜頭過後也有了依賴性,現在突然不占理的收走,她已經生氣了。

知道自己力量懸殊根本搶不過,她就自己走在前麵,陳白星像是冇感覺,就跟在她的一側走著。

陳白星本身麵相就有點凶,冇表情就顯的更凶了。

徐依雯是被從小打到大的,,父親並不和藹,無論什麼事情都會挨一頓毒打,最記憶猶新的是她小時候寫作業的時候歎了兩口氣被追著打了幾條街。

小時候導致的陰影讓她現在特彆害怕凶像。

她是怕他生氣的,可以說是怕他,怕他這個人。

徐依雯一肚子氣的在前麵走,越想越氣,越氣越委屈,淚失禁黨的痛苦。

她抱著手臂,暗暗的掐著自己,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但偏偏他走了上來,扯開了她捏自己的手,很凶很凶,但好像在故作冷靜的說她“又掐,你又掐”

她不說話,一直隻有陳白星一個人的聲音“你想要怎麼樣,你想要乾嘛。”

“手機還我。”徐依雯向他伸出了手。拿回了手機也快到學校門口了,就收了起來。

中午

徐依雯習慣性的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企鵝有一條訊息”赫然出現在鎖屏介麵。

她想忍住不看不理他但手快了又點了進去。

“對不起不該凶你。”

“……”

“對不起嘛。”

“不喜歡彆人碰我手機,你越界了。”

“冇有下次了對不起,隻是想帶你走走路。”

“嗯。”

“不要生氣了,吃飯去。”陳白星想劃開話題,他明白自己失理但不知道是不想哄還是懶得哄,每次惹她生氣了隻有幾句話,原諒也是這幾句不原諒也隻有這幾句。

“不吃”她不愛吃飯之前隻是為了陪他,她不愛出教室,但是也不喜歡教室。

“圈圈有1條訊息”手機上方突然彈出一條訊息點了過去。

“在嗎?雯雯。”發訊息的是徐依雯小學閨蜜的朋友鈴之前三個人一起吃過飯。

“怎麼啦?”

“你還記得李承鉉嗎?”

“記得呀。”

“她說你是她閨蜜的事是真的嗎?”

“是的呀,我們從幼兒園就開始玩了,很久的閨蜜了。”

“等一下我找聊天記錄給你。”鈴發完訊息後徐依雯也放了手機伸個懶腰去接了杯水喝。

回到位置上剛好一個檔案傳輸了過來“鈴和淇的聊天記錄”點開剛開始是他們的日常喧鬨。

鈴:你發我睡醒了看。

淇:OK。

鈴:你就寵我吧

淇:下午吃飯的時候吃完然後乾了什麼記不得了,哦對她挑了個話題講‘莫名其妙’然後又講冇打你冇罵你冇哄你怎麼就和她絕交了。

(後麵就記不清了大概是這個意思)

我就問她‘你真的冇有?’她說冇打你冇罵你冇吼你難道不是嗎?

我就說她初一的時候不是打你耳光嗎,她不說話就笑承認了我又講你是不是打了她耳光你還講冇打,她就說想彌補你說你從初二開始記著這個事情到現在然後她就換了個話題。

徐依雯看到這裡都愣住了,按正常的後麵可能就是背刺或者是些難以想象的事情,那就和她現在想要逃離的討厭夥伴一樣了。她有些不敢看下去了但卻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徐依雯吃飯了,走不走啊?”許知遠在窗外叫她,她回過神看了一眼時間,依然十二點三十五了,再過一會就冇飯吃了。

“馬上,等我一下。”她切螢幕換到□□給陳白星迴到

“我和許知遠去吃飯,再見。”隨後拿起桌上的卡手機兜在褲兜裡,帶上了耳機。

“知遠我來了,我們走吧。”

該怎麼解決呢,到現在**年的閨蜜,嗬,貌似也會背刺

-,乾不了。”“那就不穿了”對麵冇讓她等多久,但也冇給她任何情麵,甚至讓她感覺冇有絲毫親情的感覺。“哦。”說心裡毫無波瀾是不可能的,在這種時刻都壓迫下她本就有點崩潰,但她貌似求也求不來親情,那就這樣吧。這一覺睡的很不安穩,第二天眼睛是腫的。“叮鈴鈴。”手機響了,一看是陳白星的電話“醒了嗎,起床了”“還想再睡會”她趴在床上,焦慮的睡覺。“再不起我就走了。”對方略帶怒意的語氣,讓徐依雯從床上刷的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