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異世界之旅
  3. 穿越,異世界,未知
枝門 作品

穿越,異世界,未知

    

,意識漸漸回籠,我並不熟練地用手臂支撐著軀體離開地麵,從躺著到爬起,終於成功地站了起來。恢複了對身體的掌控,我纔有了閒心去觀察四周。眼前是一望無際的綠色平野,是從前生活在城市中的我,從未親身接觸過、僅僅從雜誌手機上看到過的草原。我被綠意與陽光所包圍,舒服地伸展著僵硬而乾澀的四肢,像常年未工作的機器。視線掃到到遠處,那是起伏不定,近似於一條直線的地平線。再往上,則是碧藍的幕布,掛在天上,輕易地包住了...-

我,似乎穿越了。

上一秒剛剛閉上雙眼,陷入黑暗中。

下一秒,身體便猛然墜落,一陣劇烈的失重感伴隨著身體被巨力撕扯著的痛楚,靈魂似乎也處在反反覆覆的撕碎與重塑中,我的意識逐漸渙散……

不斷地沉入、沉入,放棄了掙紮,放棄了思考,我的身體和意識一同選擇向著未知的遠方蕩去。

過了不知多久。

眼皮被光刺激,我不由自主地慢慢睜開了雙眼,又猛地一眯。

待瞳孔重新聚焦,意識漸漸回籠,我並不熟練地用手臂支撐著軀體離開地麵,從躺著到爬起,終於成功地站了起來。

恢複了對身體的掌控,我纔有了閒心去觀察四周。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綠色平野,是從前生活在城市中的我,從未親身接觸過、僅僅從雜誌手機上看到過的草原。

我被綠意與陽光所包圍,舒服地伸展著僵硬而乾澀的四肢,像常年未工作的機器。

視線掃到到遠處,那是起伏不定,近似於一條直線的地平線。

再往上,則是碧藍的幕布,掛在天上,輕易地包住了天地,上麵悠閒地飄著三兩片雲朵。

嗯,此刻,我可以肯定:我,一名18歲女子高中生,大概率,是穿越了。

雖說經常看關於此類題材的小說漫畫,但穿越這檔子事對我來說也算是飛來橫禍。

畢竟還有幾天就畢業了,夢寐以求的畢業旅行和各種想做的事還冇來得及付諸實踐,就麵臨著中道崩殂,想想便心慼慼然。

又想到父母同學麵對自己失蹤的反應,頭痛,乾脆索性放棄思考。

內心兀自歎了口氣,我便又重打起精神,開始回想分析起自己的現狀。

穿越異世界,身處大草原,前途未知難料,對於自己到來的原因,一概不知,意外或人為,這是個問題。

身上還穿著自己在校的夏季校服,上身是普通的天藍色短袖,邊角處洗得微微發白,下身穿著亞麻色長褲,原本剛好的褲腿因三年來身體的抽枝生長,現在露出了腳踝,腳上則是平平無奇的白色運動鞋。

是我本人的經典皮膚,冇錯了。

我嘗試著四處走走,使四肢活動起來,腳下異常的平坦,很少有石子,周圍好像也冇有人跡,這應該是一片還未經開發的自然形成的草原。

一番適應過後,我發現我還是那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劇烈運動怕骨折的,普普通通的弱雞高三生。

要說唯一一點變化,便是五感似乎變得敏銳了些,風的輕柔絮語、鳥的明亮啼叫、草的翩翩律動、花的淡淡香味……

一切在我的眼裡、耳中、鼻內一點點放大、放慢。

我放空了自己,任頭腦空白一片,頗有種將靈魂流放於世界的感覺。

那一刹那,我似乎感到世界輕輕放慢了步子,萬物滯動,生命停止。

可又一恍惚,剛纔的世界成了瞬間的錯覺,眼中的世界還是那個步履不停,義無反顧的前進者,從未停止。

時間的腳步不停,剛睜眼時掛在東方天幕上的太陽,現已近乎來到我的頭頂之上,

它耀眼地,熾熱地,霸道地向萬千生靈撒下光與熱。

我隻身一人,腳下是無邊的大地,耳畔隻有陣陣的微風吹過,草葉拂動聲,陽光下的鳥雀鳴叫聲,和來自遙遠的呼喚。

我突兀的降臨,似乎無人知曉。

-一秒,身體便猛然墜落,一陣劇烈的失重感伴隨著身體被巨力撕扯著的痛楚,靈魂似乎也處在反反覆覆的撕碎與重塑中,我的意識逐漸渙散……不斷地沉入、沉入,放棄了掙紮,放棄了思考,我的身體和意識一同選擇向著未知的遠方蕩去。過了不知多久。眼皮被光刺激,我不由自主地慢慢睜開了雙眼,又猛地一眯。待瞳孔重新聚焦,意識漸漸回籠,我並不熟練地用手臂支撐著軀體離開地麵,從躺著到爬起,終於成功地站了起來。恢複了對身體的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