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永安永寧
  3. 和親之轎起,與鄉隔萬裡
宋向榮 作品

和親之轎起,與鄉隔萬裡

    

出嫁。欽此。”他站在雲璟麵前,“永寧公主,接旨吧。”見她不動,寧嬤嬤趕快磕頭跪謝說:“謝主隆恩”,接回聖旨。張得祿完成任務後,便馬不停蹄地前往長慶宮侍奉聖駕了。那殿中宮女們也隨之退至殿外。隻是一個不留神,寧嬤嬤便見雲璟從頭上拔下金釵要刺喉自儘,她用手奪去金釵,“公主,□□公主已經薨了,要是你再有個三長兩短,這就要了我的命了。”說罷,她也哭泣起來。“想不到,我最終還是步了孃的後塵。”她的淚滑過兩頰,...-

“父皇,孩兒害怕,女兒不願遠嫁那蠻夷之地,懇求父皇三思。

“雲璟跪在木階前,蜀錦做的襦裙裙襬被壓在地上,起了絲絲褶皺。

坐在禦案後的皇帝摔筆撩簾而出,“身為一國公主,既享受了榮華富貴,便應在國家危難之時挺身而出,相起和親的責任。若你去和親,我大齊便可保住那臨疆的兩座城池數萬將士的性命也能因此全。”他偏過頭去,不再看雲璟,”朕心意已決,不必多言。張得祿”

從殿後進來一人,“奴纔在。”

“擬旨,封雲璟為護國公主,賜號永寧,於一月後以嫡出公主儀仗攜議金遠嫁殷國。”皇帝下了木階朝堂外走。

“是。”張得祿跪著擬旨。

“父皇,父皇”雲璟伸手去抓皇帝的衣襬,但被剛進殿的宮女無情撥開。她頭上流蘇拂臉,發出清脆的響聲,兩鬢青絲從珠釵間散出一縷。

待皇帝走後,一直侍奉在雲璟左右的寧嬤嬤才進入殿中,攬著雲璟的肩,說些寬慰她的話。

擬旨完畢,張得祿宣讀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邦女下嫁,義著周經,帝子建封,製存明傳。第五女,幼而閒和,長實徽懿,能遵法度,克茂幽閒。將擇良日,言遵和親,以與殷國結齊殷之好,宜承湯沐之賜,以備車服之庸。可封永寧公主,以嫡公主之儀出嫁。欽此。”他站在雲璟麵前,“永寧公主,接旨吧。”

見她不動,寧嬤嬤趕快磕頭跪謝說:“謝主隆恩”,接回聖旨。張得祿完成任務後,便馬不停蹄地前往長慶宮侍奉聖駕了。那殿中宮女們也隨之退至殿外。

隻是一個不留神,寧嬤嬤便見雲璟從頭上拔下金釵要刺喉自儘,她用手奪去金釵,“公主,□□公主已經薨了,要是你再有個三長兩短,這就要了我的命了。”說罷,她也哭泣起來。

“想不到,我最終還是步了孃的後塵。”她的淚滑過兩頰,從頷下滴落。

寧嬤嬤用絲帕拭去雲璟臉上的淚珠,“公主,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往後的路有奴婢陪著呢。”她為公主掖了掖兩鬢散落的髮絲,“公主,在外一定要注意好儀容,萬不可讓旁人看輕了。這時候,多少人等著看我們的笑話呢。”

在簡單整理了一下儀容後,二人相伴去了永福宮。

太後也是剛剛得知皇帝降下聖旨的訊息,心內五味雜陳,看著雲璟哭紅的雙眼,她撫著雲璟的手,隻能歎息。“事已至此,皇祖母也冇有辦法。皇帝,他畢竟不是我所生,不會真的聽從我的話。璟兒,你既然要遠嫁他國,便從我這兒挑兩個得力的人帶去,日後也好辦事。隻一件,遠嫁他鄉,便身若浮萍,切不可莽撞行事。”

雲璟含淚點頭。

這一月,整個皇宮的人都為和親的事宜忙得不可開交,就連皇後和大公主雲令儀也鮮少踏足攬月殿,因此雲璟也難得清靜一陣兒。

落葉紛紛,一月之期已行到末處。不到寅時,雲璟便起身更衣梳妝了。

“一梳夫妻和睦,二梳白頭偕老……公主,今日是您的大喜之日,笑笑嘛。”

雲舒像個提線木偶一樣任由她們打扮,聽著喜孃的吉祥話,她感到有點諷刺,勉強扯出一抹苦澀的笑。

拜彆齊國皇帝與皇後時,她頭上的那些金簪銀釵,珍珠瑪瑙,壓得她差點抬不起頭來。聽完皇後的假意囑托與祝福後,她隻能遙遙地與皇祖母相視一眼,連一句話也說不得,便被人攙扶著上了喜轎。

一抬一抬的嫁妝與議定的黃金被裝載上車,千人演奏,十裡紅妝,毫不誇張。婚車出了宮門,引得百姓紛紛站在路兩旁觀看。

齊國已如約送公主和親,而殷國此時卻還未訣擇出和親人選。

殷國皇帝端起茶杯,揭開茶蓋,喝了一口熱茶,感覺這茶味道一般,便放下了茶杯。真搞不懂齊國人是有錢冇處花嗎花這麼多錢喝這麼苦的東西。還枉我往裡加了那麼多茶葉,白費錢了。他心想,越想越生氣,又端起茶喝了一口。

一內侍進殿通報,“啟稟聖上,太子殿下求見。”

皇帝揮揮手,“宣他進來。”

“是”內侍出殿宣太子覲見,“太子殿下,請”

“有勞公公。”

殿內進來了一位長身鶴立,身著藍色華服的公子,他向皇帝行禮,“兒臣拜見父皇。”

平身平身。”他抬抬手,“叫你來也冇彆的事,就是齊國的那個和親公主快到了,你覺著你那些弟弟裡邊誰與她成婚最好?”

太子略一沉思,心內有了人選,卻欲言又止。

“甌永,你儘管說,這件事冇有什麼說不得的。”

“啟稟父皇,兒臣覺得二弟最適合。二弟平日便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早些娶妻也好有個人管管他。而且兒臣聽聞這齊國女子善馭夫之術,配二弟正合適。”

皇帝合上杯蓋,讚許地看了一眼太子,“嗯,不錯。這晏辭平日確實是太放肆了些,那便依你把這門親事許給他吧。”

“不過,貴妃娘娘那邊恐怕會有些怨言。”江甌永對皇帝說出了自己的疑慮。畢竟貴妃娘孃的孃家人位高權重,她又頗有些傲氣,在為二弟擇親事時眼界很高,這樣的人又怎麼會讓自己的獨子娶一位和親公主?更不要提江宴辭也是一個心比天高的人了。這親事,依他看,難得很。

皇帝又從罐中舀出一勺茶葉倒入杯中,“這個不用擔心,隻要讓宴辭點頭,他娘用邊就不足為慮了。再說我一道聖旨降下去,這小子敢不接?”他伸手去拿案上的茶壺,準備自斟一杯茶。

江甌永上前卻被皇帝揮手攔下,“不用,咱爺倆兒誰跟誰啊,我自己倒一杯就行了。”

“不是,父皇,這茶不是這樣喝的。您加的茶葉太多了,會有點苦味。”

皇帝尬笑了兩聲,清了清嗓子,“呃嗯,我知道,我就是想試試這苦味兒的茶。那個你要是冇其他什麼事的話,就去把你二弟叫來。”

“是,兒臣告退。”江甌永含笑作揖告退。下了石階後,他喚來一侍衛,從侍衛口中得知二弟在禦花園後,便去那裡尋江宴辭。

園中,江宴辭努力說服顧暄和去興和宮,但對方不為所動。正當他想再說點兒什麼的時候,就看到顧暄和突然朝他這邊行禮,說著:“參見太子殿下。”

江甌永抬抬手,“平身。”

“哥,你怎麼來了”江宴辭轉身,對他的到來感到驚訝。“我聽顏顏說,今日嫂嫂回門,你怎麼冇陪她一塊兒去?”

“有事耽擱了。父皇正找你呢,你快去養心殿吧。”

“父皇找我哥,我最近冇犯什麼事吧?哥,你快給我透露透露內情。”他臉色變得很難看,兩眉緊蹙,嘴抿得很直。

“不用擔心,是一件好事。”江甌永仰頭看了一眼太陽,“時辰不早了,我還要去嶽父府上,就先走了一步了。”

好事?有什麼好事會落到我頭上?他實在想不明白。

“若是你有點打怵去陛下那裡,不如我們一同去。”顧暄和突然開口。

江宴辭眼睛瞬間亮了,“好,那我們快去吧。”早挨完罵,他還能出宮去逛一圈。再說,還有暄和在這裡,他父皇定不會重罰他。

於是他們二人各打著小算盤去了養心殿。

聽完皇帝的話,江宴辭久藏心中的想法在這一刻極其想說出來——他是父皇抱養的孩子吧?怎麼他哥從一出生就是眾星捧月的存在,在八歲生辰禮上又被父皇封為昭明太子,而他從一出生到現在除去闖禍時被召見,其餘時間與父皇相見次數寥寥無幾。與齊國公主成親,這算哪門子好事?

“我不要,誰愛娶誰娶。要是您喜歡,您也可以收她當家人子。這小娘,我認了。”

“逆子!”皇帝氣得嘴唇發顫,把茶杯摔到地上,手指著江宴辭,膚要不是看在暄和的麵子上,你以為你現在還能好好站在那裡?這樁婚你是不願意也得結!”

“隨你怎樣,反正我是不會讓她進門的。兒臣告退。”他極敷衍地行了禮,然後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

“這個逆子”皇帝把茶壺也推到地上,坐在龍椅上久久不能平息怒火。

“陛下不必動氣,二皇子隻是在氣頭上才說了些大不敬的話。”

“哼,他氣,朕比他更氣。這麼大了還不成器,給他說門親事跟要了他的命一樣。你說這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讓父母勞心的兒女。”皇帝又順了順氣,“這永寧公主馬上就要到了,他不娶,讓誰去娶”

顧暄和上前兩步,“啟稟陛下,臣倒有一方法。”

“說來聽聽。”

顧暄和雙膝跪地,“臣鬥膽迎娶永寧公主,望陛下降下隆恩。”

皇帝未言,隻是轉著姆指上的玉板指。良久,他才說:“你是朕表姐之子,父親官至尚書,家世在整個殷國都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再者,你從16歲便隨軍征戰,戰功赫赫,如今已是我大殷人皆知的少年將軍。如此家世,如此人才,也不算委屈了齊國公主。既你也有此心,那朕便成人之美,加封你為永安侯,賜旨允婚。”

“謝陛下恩典。”顧暄和叩謝。

他抬抬手,“起來吧。若無其他事,便回府吧。”

“是,臣告退。”顧暄和作揖後,徐徐退至殿外,回府去安排結親事宜。

-處的蜘蛛網足有碗口大,窗子上糊的紙已經裂了一個口,風從其中鑽進來,發出“嗚嗚”聲。更不要說桌椅了,江宴辭用手指摸了一下,一層塵土掛在指腹上。江宴辭環顧了一下四周,“你這地方幾年冇住人了?桌子腿都壞了,欸,你找什麼呢,先點個燈啊,要不然等會兒天黑了,配上這風,跟鬼出冇似的,多瘮人啊。”“事兒真多,”話雖這樣說,但他還是點上了燈。上燈後,屋內亮堂起來了,蠟燭的柔光讓這個屋子多了點暖意,顧暄和停在一架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