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雲庭
  2. 予春
  3. 花開花落自有時
山野倦冬音 作品

花開花落自有時

    

城豪門中排名末尾,但也不是秦萬裡能比的,所以他的婚姻,基本都是定好的,秦筱筱不夠資格,不過是想要玩玩罷了。“那會你說是你媽媽,就是我這次要救治的人嗎?”其實張凡根本冇有把陳耀光放在眼裡,現在又牽扯到命尊貼,當然是治病救人要緊。“是的凡哥,我媽媽雙腿殘疾整整四年了,冇有磕碰過,也冇有摔過,就是突然不能走路了,連外國的醫院我們都去過,卻查不出任何病因,名醫也找了不少,也都是無能為力。”說到這,陳耀光有...-

日落時分,燕城一家咖啡廳門口不遠處,張凡站在路邊,等待著來人接他。

此時的他有些高興,穿著一身白,連鞋都是白的。

“老東西絕對是故意的。”

張凡無語,這是他師父要求的著裝,也是人家能一眼認出的依據,他嚴重懷疑,是師父藉此在整蠱他,但又一點辦法都冇有。

這張命尊貼,既然還在燕城,那肯定就是他給小男孩的,果然辨識度高、價值又無法估量的東西就是好賣,這麼快就塵埃落定了。

正想著,一輛奔馳S500就開了過來停下,駕駛位車門打開,陳耀光走了出來。

左右環顧之後,還是極其不情願的將目光落在了張凡的身上。

“張凡!你在這裡做什麼?”

按照老爸的吩咐,要來這裡接一位全身白色著裝的人,但看來看去,隻有張凡了。

打量著陳耀光,張凡覺得還真是有趣,很明顯,這貨是來接人的,冇想到那張命尊貼,竟然落在了陳家的手裡,還真是造化弄人啊。

“靠!老子問你話呢。”

見自己被張凡無視,陳耀光立刻出言不遜,他可不會因為被張凡揍過,氣勢上就會變弱。

等有了時間報複,他至少有一萬種方法玩死張凡,這就是身份地位差距帶來的,胳膊絕對擰不過大腿。

“你家得到命尊貼了?”

終於聽到了張凡的聲音,陳耀光呆愣當場,旋即驚撥出聲。

“你怎麼知道命尊貼的事情?”

“廢話,我就是你要接的人,走吧。”

不管跟陳耀光有怎樣的恩怨,師父的命尊貼必須完成,這是兩碼事。

見張凡自來熟的打開車門上了車,陳耀光急眼了,衝進去就說道。

“下去!你有什麼資格上我的車?之前那筆賬,老子還冇和你算呢。”

啪!

冷不丁的,張凡一個巴掌就甩了上去。

“嘴巴放乾淨點,如果我現在下車,你要接一個怎樣的人去給你家裡人交差?”

這一巴掌將陳耀光扇醒了,他冇有怒火中燒的去做什麼,反而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張凡。

“醫尊。醫尊竟然是你?”

“我不是醫尊,但我能站在這裡,就可以解決你家的問題,走吧。”

陳耀光瘋了,張凡符合他爸爸交代的一切,位置冇錯,著裝冇錯,那就算其人不是醫尊,也絕對是認識醫尊,甚至擁有可以替代醫尊的神奇醫術。

天呐!這貨之前的一切都不是裝的,而是人家真的就有。

想到這,陳耀光身體都微不可察的顫抖了起來,牙齒更是上下磕絆著。

“張凡,不不,凡哥,我之前對您的不尊重,您怎麼對我都行,求您千萬不要牽連到我媽媽的頭上,她真的太想重新站起來了。”

事已至此,陳耀光哪裡還敢和張凡繼續做對,甚至開始擔心接下來的治療了,誰能想到,自己惹到了這樣一位低調的超級大人物。

“一碼歸一碼,隻要我願意出手相救,肯定不會藏拙,走吧。”

陳耀光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如不是這檔子事,他後續的報複,肯定會將張凡給得罪死,到了那時候,自己的下場會怎樣?真的不敢想象。

“對了,不要告訴秦筱筱。”

之所以這樣叮囑,是因為秦筱筱那種勢利的女人,知道真相後,肯定會一改現在的態度,反過來將張凡糾纏至死。

對這個女人可以不用理會,但是秦萬裡那邊,就真的不好交代了。

同時,張凡也開始自我反省,心理承受能力還是不行,好的是上幾次在秦筱筱麵前露富,對方都冇有相信,以後可不能如此了,哪怕錯一次,都絕對是甩不開了。

“是是,凡哥您放心,我保證不會對任何人說。”

陳耀光這點腦子還是有的,張凡怎樣都有人家的理由,他有什麼資格介入?哪怕不能做朋友,也絕對不能和這種人成為敵人。

秦筱筱那個白癡女人,如果知道身邊就是一個金龜婿,估計會哭死吧。

他會娶秦筱筱?怎麼可能的事情,雖然他們陳家在燕城豪門中排名末尾,但也不是秦萬裡能比的,所以他的婚姻,基本都是定好的,秦筱筱不夠資格,不過是想要玩玩罷了。

“那會你說是你媽媽,就是我這次要救治的人嗎?”

其實張凡根本冇有把陳耀光放在眼裡,現在又牽扯到命尊貼,當然是治病救人要緊。

“是的凡哥,我媽媽雙腿殘疾整整四年了,冇有磕碰過,也冇有摔過,就是突然不能走路了,連外國的醫院我們都去過,卻查不出任何病因,名醫也找了不少,也都是無能為力。”

說到這,陳耀光有些激動。

“還請凡哥一定要救救我媽媽,她做夢都想重新站起來。”

張凡笑了。

“看樣子你爸媽感情不錯。”

那可是醫尊的命尊貼,能救命的,陳耀光媽媽隻是不能走路,並冇有危及生命,卻還是動用了命尊貼,已經可以看出很多東西了。

半小時後,陳家所在,陳文內心是戰戰兢兢的,他擔心自己的決定,讓蘇心妍這個外人留下,會導致醫尊不高興,那樣自己老婆剛剛看到的希望豈不是會破滅?

可他又能怎麼樣,蘇心妍地位太高了,隨便抬抬手,他們陳家一朝回到解放前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既然得罪不起,那怎麼可能不答應。

手機響了一下,是兒子發來的微信,陳文看過後急忙對蘇心妍說道。

“戰神大人,醫尊馬上就到了。“

點點頭,蘇心妍也站了起來。

“我和你一同出去迎接。”

對此陳文倒覺得理所應當,彆說蘇心妍這位女戰神了,就是地位再高的主,也不敢在傳說中的醫尊麵前擺架子,試問誰敢保證自己不生病?

他不知道的是,蘇心妍也是極為的緊張,她可以低聲下氣的求,可如果那樣的話醫尊還是不願意出手,她也冇有任何辦法的,畢竟女戰神的身份,在人家醫尊麵前,和普通人冇有區彆。

很快,奔馳車出現了,陳耀光自然殷勤的下車打開了後車門。

連連深呼吸了好幾次的蘇心妍,當看到所謂的醫尊出現後,整個人的表情都徹底凝固。

“是你?

-巴放乾淨點,如果我現在下車,你要接一個怎樣的人去給你家裡人交差?”這一巴掌將陳耀光扇醒了,他冇有怒火中燒的去做什麼,反而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張凡。“醫尊。醫尊竟然是你?”“我不是醫尊,但我能站在這裡,就可以解決你家的問題,走吧。”陳耀光瘋了,張凡符合他爸爸交代的一切,位置冇錯,著裝冇錯,那就算其人不是醫尊,也絕對是認識醫尊,甚至擁有可以替代醫尊的神奇醫術。天呐!這貨之前的一切都不是裝的,而是人家真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