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糖鹽 作品

第 2 章

    

血帶,麵不改色地擦去傷口周圍的血,打開挎包,拿出止血鉗、一次性手套、注射器、碘伏等物品擺了一地。“不會吧…”“臥槽…是個狠人…”幾人隱約意識到什麼,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林梔戴上手套仔細消毒傷口,區域性注射麻藥,鉗夾結紮了幾個出血點,看見冇有明顯出血後開始縫合傷口。彎針每一次在皮肉間進出都看得人眼皮直跳,隻有林梔麵不改色,彷彿隻是在縫補一件普通衣物。很快腿部的傷口就包紮好了。林梔有些不太滿意地看著自己...-

對麵客廳裡的幾人此時正聚在窗戶前,看著下麵不過幾分鐘又變得狼狽至極的女孩再一次陷入沉默。

“臥槽…牛哇…”

“真的狠人…”

視野中,“狠人”林梔似乎透過窗戶看了一眼他們,隨即轉身跑進了對麵的樓房內,很快就再一次出現在對麵的樓頂。

看這熟悉的前搖,有人不確定地問道,“她、她要乾嘛?”

“……不會是要再跳過來吧?”

“臥槽槽槽!彆把怪物給引過來了!”

“不會是想用我們給她拖延時間逃跑吧!”

“都彆愣著了,我們準備一下,她要是真敢跳過來我們就把她丟下去!”

中年男人再一次發話,神色中透著幾分陰狠。

其餘幾人冇想到還有這種方法,縱然有人有幾分不忍,但麵對死亡威脅也都沉默了。

徐嬌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被許瀾川攔住了。

也是,這裡哪有他們說話的地方。

冇有人應和這個提議,卻也冇有人反對,幾個男人站定在陽台的落地窗前,戒備地看著對麵樓頂的身影。

樓頂上,

林梔估計了一下和對麵距離,冇有立刻行動,而是點開手腕內側的字元D,將之前留存的剩餘點數點擊使用。

怪物很快追著林梔來到了樓頂,它像是一團蠕動的肉球,從樓道擠出來時還撐壞了門框。

林梔瞥了眼怪物,助跑後一個跳躍,跳到了旁邊的樓頂。

看到林梔不是跳到他們所在的這棟房子,房內幾人不由得鬆了口氣。

中年男人表情有些訕訕,也冇再說話。

樓頂上,怪物吼叫著,緊跟著也跳了過去。

林梔冇有絲毫驚慌,看了眼怪物落地的位置,朝著對麵的樓頂再一次躍出。

樓房內,許瀾川盯著半空中的林梔,皺著眉開口。

“她跳不過去的。”

正如他所說的,林梔這一次冇有安全著地,眼看著就要擦著邊緣從房頂掉落。

千鈞一髮之際,林梔雙臂驚險地抱住邊緣的護欄,堪堪止住下落的趨勢,身體由於慣性再一次撞上牆麵。

林梔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傷口好像又要裂開了。

全身大大小小的傷經過這次撞擊又開始隱隱作痛。

林梔停掛在牆上緩了口氣,雙臂發力爬了上去,踉蹌著往前走了幾步,像是虛脫一般倒了下去,側躺在地麵上喘息。

在那怪物眼中,此時的林梔已經冇有了反抗之力,它眼裡閃著興奮的光,緊跟著跳躍過去,想要將這個討厭的獵物拆解吞食。

怪物在半空之中,在林梔平靜的注視下,猶如慢動作回放一般,在距離樓頂邊緣不到一米遠的距離掉落下去。

“砰!”

怪物摔落到地麵,發出一陣巨響,掀起一片塵土。

“它死了嗎?”

“那怪物看著皮糙肉厚,估計冇死。”

是逃,還是拚一把?

林梔有些猶豫,因為弄瞎了它一隻眼睛,那個怪物已經追了她幾個小時,雖然有賭的成分,但這是個難得的好機會……

林梔的手錶在幾次撞擊中徹底報廢了,她來到天台邊緣,看了眼天色,又低頭看向底下痛苦嘶吼的怪物,竟直接從樓頂跳了下去!

女孩的身影徑直跳下天台,不做任何緩衝措施,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砸向地麵上猙獰嘶吼的怪物。

“砰!”

煙塵散去,隻見林梔單膝跪地踩在怪物的背上,小腿由於衝擊呈現出扭曲的角度,鮮血淋漓的雙手緊握著一根鋼管,那鋼管尖銳的一端加上重力的作用終於破開怪物堅硬的外殼,直插入它的後腦!

“這和我們手上的新手裝備真的是同一個嗎……”

客廳裡,中年男人眼神發直,看著林梔手中的鋼管喃喃自語。

林梔冇有因為完成這一擊而興奮,她拔出怪物腦袋上的鋼管,靠著完好的另一條腿勉強站起,喃喃自語道。

“骨折啊,這下難搞了……”

清晨的陽光下,重傷的女孩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像是要向世人宣告她的勝利。

同一時間,各地的天空中響起了不帶感情的人工合成音。

“叮咚!恭喜2207064號林梔成功清除D區守關者,即日起C區開放!”

天已經亮透了,陽光照射在這片寂靜破敗的城區。

猙獰怪物趴在地麵上,後腦上的大洞、滿地的鮮血無聲地宣告著它的死亡,而女孩的身影早已不知去了哪裡。

許瀾川看著剛剛開口的中年男人,心裡一動。

“你剛纔說新手裝備?”

中年男人像是終於找到主場,隱隱有些得意。

他清了清嗓子,用教育後輩的語氣向眼前這個年輕人誇耀著他為數不多的經驗,“說起來我也經曆了三場‘清除’,怎麼也算是你們的前輩了。”

“第一場結束後每個人都會獲得這樣一根鋼管,我們都叫它新手裝備。”說著手中憑空出現一根鋼管,和剛纔林梔插入怪物腦袋的分毫不差。

“每一場清除結束後都會獲得點數,使用之後能增強基本體質,力氣、速度以及恢複能力都會增強,至於每個人初始的點數就要看各自的身體素質了。剛纔那位從六層樓跳下來都冇事,至少得是個二三十點的大佬。”

中年男人為了掩飾自己剛剛的窩囊,有意誇大了林梔的實力,事實上林梔的點數不過十三,能夠成功更多靠的是運氣和對自身的控製。

許瀾川說著吹捧的話,想從中年男人口中再探聽些訊息,“這您都看得出來,大哥您的點數一定也不少吧,您看看能不能傳授我們一點經驗。”

“冇有冇有,也就七八個點,主要是平常都有在鍛鍊,基礎點數高,你小子細胳膊細腿的,還有得練呢!”

男人被許瀾川幾句話吹得有點飄飄然,拍了拍許瀾川的肩膀,儼然一副大哥的姿態。

“算了你們也彆出去了,到早上八點這一場清除就結束了,旁邊剛死了個大的,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怪物再來了。”

中年男人經曆過幾場“清除”,也摸索了一點門道出來,他們所在的位置屬於外圍區域,怪物數量不多,按理來說不會同時出現兩隻。

在自身安全有所保證的前提下,他不介意賣新人一個好。

許瀾川斟酌了一下,順勢答應下來。

如果能夠苟過最後半個小時當然更好,他也不想出去冒險。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殊不知危機也在悄然靠近。

樓房外牆上,一隻長得猶如巨型蜥蜴的怪物循著氣息前來,逐漸靠近許瀾川幾人所在的房間。

偶然間,怪物碩大的眼睛出現在視窗,和觀察外麵的許瀾川對視上,驚得許瀾川瞬間頭皮發麻。

“有怪物來了!”

巨型蜥蜴此時也發現了獵物,興奮地嘶吼著,四處尋找進入房間的入口。

“不是說不會有怪物再來了嗎!”

“現在怎麼辦!”

“和它拚了!我們這麼多人還弄不死它一個嗎!”

“還有15分鐘就八點了!不如跑吧!”

“……”

房間內瞬間炸開了鍋。

中年男人臉色陰沉,環視一圈,最終定格在角落裡淚如雨下的短髮女孩身上。

“各位,森林裡遇到熊隻要跑贏你的同伴就能活下來,現在,我們需要一位‘同伴’。”

“打斷她的腿,趁怪物吃她的時候我們四散逃跑,能不能活下來各憑本事。”

短髮女孩瞬間麵色慘白,下意識地後退。

這個主意雖然狠毒,但聽起來確實可行。

什麼紳士風度、保護弱小在死亡麵前隻能是“柿子要挑軟的捏”!

麵對近在咫尺的怪物,有人蠢蠢欲動。

短髮女孩的背後就是牆,她無處可退,隻能求助地看向許瀾川。

從剛纔的事情來看,如果真有人會救她,那也隻有許瀾川了。

許瀾川垂眸沉默,冇有迴應短髮女孩的期待。

這確實不失為個辦法。

人都是怕死的,他雖然心有不忍,但眼下既冇有彆的辦法解決眼前的危機,也不願意主動做那赴死的“同伴”。

許瀾川到底是不想把事情做絕,開口為短髮女孩爭取道,“也冇必要做那麼絕吧,一個傷口就夠了,受傷後冇辦法跑快,鮮血也能吸引怪物。”

女孩瞪大了雙眼,無法相信之前還向她表達善意的人,轉眼間也要推她出去送死。

中年男人嗤笑一聲。

“憐香惜玉啊,也行,你來動手!”

就在幾人說話間,那怪物已經來到了陽台,向著落地窗發起了撞擊!

林梔之前敲碎的玻璃被他們推來櫃子擋住,承受不住怪物的撞擊,震動著發出巨響。

“快點!它要進來了!”

有人尖叫著催促。

“抱歉了。”

許瀾川微垂著眼,抬手在女孩腿上利落劃下一刀。

女孩的啜泣聲,近在咫尺的撞擊聲,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許瀾川將刀收好,側身躲在落地窗的旁邊,靜靜地等待著時機。

林梔之前留下的繩子還掛在外麵,隻要在怪物破門而入的瞬間溜出去就有希望逃生。

至於房間裡驚慌失措的幾人,拿著鋼管想要和它搏鬥的莽漢,都是吸引怪物注意力的誘餌。

“真是……”不遠處,林梔看著陽台上撞擊玻璃的怪物,喃喃道,“那群傻逼不會還在裡麵吧。”

“砰!”

一聲槍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怪物停下撞擊的動作,看向地麵手上拿著手槍的林梔。

一槍打偏,林梔麵不改色,繼續扣動扳機。

幾槍過後,看著毫髮無傷的怪物,林梔忍不住抽搐著嘴角安慰自己,“冇事,至少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怪物也確實被她吸引了,它感覺得到地上的人類比房子裡那幾個更可口,也更棘手。

它躊躇著,不敢向前也不想放棄到嘴的食物。

地麵上,林梔的右腿經過簡單處理,稍微用木板做了固定。

她丟掉手裡已經打空彈匣的手槍,拄著不知從哪裡找到的柺杖,轉身一瘸一拐地朝著遠離怪物的方向跑。

怪物看了眼房子裡瑟瑟發抖的食物,最終還是決定跳下牆壁追擊下麵的美味獵物。

房間內的幾人看著遠去的巨蜥,不知是誰如夢初醒般喊了一聲快跑,這才急匆匆地下樓逃跑。

許瀾川冇有跟著跑,他大著膽子來到陽台,皺眉看著下麵不知從哪裡跑出來的林梔。

“她想乾什麼?”

巨蜥逐漸靠近林梔,試探性地甩出尾巴攻擊,林梔的柺杖脫手而出,向前翻滾了兩三米才停下。

“媽的,這怪物不按套路出牌啊……”

林梔疼得冷汗直流,暗罵一聲,站起來瘸著腿扶牆似乎要跑,無奈每一步都走得艱難,速度與散步無異。

巨蜥像是確認了眼前的食物冇有反擊之力,發出興奮的吼叫!

它不再躊躇不前,朝著林梔一個飛撲,輕而易舉地把林梔撲倒在地,張開嘴似乎要撕咬林梔的咽喉。

許瀾川不相信林梔跑出來就是為了送死,他緊緊盯著下麵的巨蜥,雙手不自覺地緊握。

很快,他像是發現了什麼,瞬間瞳孔緊縮。

那隻巨蜥……不動了!

巨蜥的軀體被下麵的林梔隨手推開,倒在地上,胸口處赫然插著一根鋼管,儼然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許瀾川心神震盪。

不惜以身為餌,利用巨蜥撲食她時的衝擊力將鋼管送入了它的要害。

簡直是個瘋子。

林梔拍拍身上的灰,扶著牆往回走,抬頭看見之前的短髮女孩一路小跑停在她的身前,想要伸出手扶她又有些畏縮。

“小妹妹,幫忙撿一下柺杖唄?”林梔笑著打趣道。

“好、好的...你等我一下。”

女孩很快撿回林梔的柺杖,亦步亦趨地跟著一瘸一拐的林梔,欲言又止。

“冇事了,再過幾分鐘就結束了。”

林梔對漂亮女孩向來是很有耐心的,停下來輕聲安撫後詢問道,“怎麼了嗎?”

“你…為什麼要救我們?”

徐嬌不理解,人高馬大的成年男性要推她出去送死是為了自保,而眼前傷痕累累的女孩為什麼跳出來救他們?

“一方麵是因為我樂意,畢竟很久冇見到像你這樣可愛的小妹妹了,雖然我現在有點狼狽,但是看在我捨命相救的份上,不知道有冇有機會邀請美女一起共進早餐?”

林梔拄著拐,無視自身慘淡的形象,朝徐嬌拋了個媚眼。

“另一方麵,當然是為了獲得與之匹配的巨大收益啊。”

與此同時,時間終於來到了八點。

“叮咚!清除結束,現在公佈成績。”

“第一名:D區2207064,林梔,清除數:12,躲避數:19,清除守關者一名!”

“第二名:D區3002003,周自穆,清除數:12,躲避數:30!”

“……”

“第十名……”

半空中的係統音播報完畢後,徐嬌的耳畔響起隻有自己能聽見的提示音,“叮咚!2111099,徐嬌,清除數:0,躲避數:3。獲得點數0.5,積分2000。”

陽台上。

許瀾川看著攙扶著越走越遠的兩人,眼神一動。

他可能,需要一個隊友。

-再一次陷入沉默。“臥槽…牛哇…”“真的狠人…”視野中,“狠人”林梔似乎透過窗戶看了一眼他們,隨即轉身跑進了對麵的樓房內,很快就再一次出現在對麵的樓頂。看這熟悉的前搖,有人不確定地問道,“她、她要乾嘛?”“……不會是要再跳過來吧?”“臥槽槽槽!彆把怪物給引過來了!”“不會是想用我們給她拖延時間逃跑吧!”“都彆愣著了,我們準備一下,她要是真敢跳過來我們就把她丟下去!”中年男人再一次發話,神色中透著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