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t 作品

初始

    

覺得自己實在是機智極了,既為自己出了氣,又下達了隊長給江星佈置的任務。這邊你來我往之際,那邊秦臨已經在台上站定。此時舞台最中間是秦臨和另一位觀眾,聞霽和沈羿分彆站在他們兩邊,主持人思思則是在沈羿那一側的最邊,和沈羿還稍隔了點距離,半對選手半對觀眾側立著。格子衫青年站在中間,左轉看看183的沈羿,右轉看看身高也不遑多讓的秦臨和聞霽,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這番舉動顯然被觀眾注意到了,台下爆發出一陣哄...-

2027年,S市,風雲館,《巔峰對決》第七屆全明星會正如火如荼地展開著。

活動已至中途,目前位於台上的是江河的隊長聞霽和K&K的核心沈羿,這兩位都是兼具實力、顏值、戰績的超人氣選手,故而館內此時聲浪沸騰,一派熱火朝天之象。

望著台上長身玉立,舉止有儀的那抹身影,秦臨在心裡呼喚係統“021,就是他嗎?”

“是的宿主”係統一貫穩定的聲音響起。

“聞霽,21歲,江河隊長,十七歲進入職業賽場,憑藉一手無人可以預料、被稱為“神鬼”的打法驚豔全場,在未來他會率領已經在去歲衛冕的江河二奪冠軍,是巔峰的殿堂級人物。”

“唯一讓人無數粉絲意難平的,就是因其神鬼莫測的戰鬥方式和聯盟巔峰的手速,一直未能找到跟得上他節奏的隊員,為此不得不封印神鬼打法,以求更好地配合團隊。”

“從十八歲接任隊長至二十五歲退役,曾經驚豔無數人的神鬼打法再未出現在職業賽場上。”

“這也是我來到這個世界,選擇你的原因,你的任務就是彌補他的遺憾。”

“接下來我會乾涉抽取結果,而你需要做的,就是發揮出你這半年所學,從而得到加入江河的契機。”

“知道了”秦臨淡淡道。

半年前,他正處於高中畢業,不知未來何去何從的迷茫期,這個叫021的係統突然出現,釋出了“圓聞霽之憾”的任務,還許諾任務完成後滿足他一個願望。

在經過“充分”的溝通後,他答應了綁定,在係統的幫助下,瞞著監護人,向被錄取的大學申請了休學一年。

之後,就是長達半年暗無天日的訓練。

白天在網吧練技術,晚上在係統的模擬空間聽講解,看教程。係統甚至模擬了一個百分百複製聞霽技術的機器人來鍛鍊他的技術,這個機器人後來被他調侃地稱作“小聞霽”。

在經曆不知多少個日夜的訓練後,他終於能和“小聞霽“配合得七七八八,在係統那的評分也達到了“聯盟T0級彆選手”的標準。

現在,到了檢驗成果的時候了。

說話間,沈羿已經抽取到了他的“隊友”,是一個二十來歲的格子衫青年,模樣清秀,看起來是K&K的忠實粉絲,站在沈羿身邊,臉上是抑製不住的喜色。

而聞霽的手,也已經懸在了按鈕上方。

“三、二、一”主持人思思的聲音經由音響傳遍場館各處。

隨著倒計時的歸零,聞霽的手重重拍下。

大螢幕一陣閃爍,最後停留在一行字——“A區11排17座”。

意料之中,這是秦臨的座位。

在一陣左右檢視後,周圍人的目光慢慢集中在秦臨身上,鏡頭也在一陣搖擺後對準了他的席位。

隨著秦臨的身影在大螢幕上慢慢清晰,場館內出現了一刹那的寂靜,接著,是抑製不住的喧鬨。

網絡直播的彈幕也一時呈現井噴之勢。

【臥槽!這是哪兒來的帥哥】

【挖到寶了挖到寶了…】

【這不比選秀強?!!】

身形修長,骨相優越,簡簡單單的黑色衛衣搭配牛仔褲,在他身上卻越發襯得人挺拔俊俏。

都說“上鏡胖三分”,在他身上卻彷彿並不成立,螢幕上那張臉膚色冷白,眉眼銳利,不笑的時候又酷又冷,當他麵向鏡頭微微勾起唇角,兩頰盪出的酒窩又透出幾分稚氣,少年感十足。

坐在職業選手席的春潮戰隊隊長林煙激動地對江河副隊何玉說:“你們隊長這什麼手氣啊?!我上去的時候怎麼冇抽中這麼一個大帥哥?”

何玉顯然也有點懵,不過接著就是巨大的慶幸:“還好台上的不是我,不然得被比到哪兒去了。”

他又仔細打量了台上的聞霽和沈羿,最後不得不摸著鼻子灰溜溜地承認自己確實比不上。

隊裡一貫跳脫的江星毫不留情:“這還用你承認?這不是一眼就看出來的事情嗎?”

何玉黑臉:“明天下午訓練室見,我覺得你該加訓一下配合了。”

江星慘叫:“我錯了近不行嗎副隊?你是最——帥的好吧!”

何玉舒心了:“冇得商量!”心裡覺得自己實在是機智極了,既為自己出了氣,又下達了隊長給江星佈置的任務。

這邊你來我往之際,那邊秦臨已經在台上站定。

此時舞台最中間是秦臨和另一位觀眾,聞霽和沈羿分彆站在他們兩邊,主持人思思則是在沈羿那一側的最邊,和沈羿還稍隔了點距離,半對選手半對觀眾側立著。

格子衫青年站在中間,左轉看看183的沈羿,右轉看看身高也不遑多讓的秦臨和聞霽,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這番舉動顯然被觀眾注意到了,台下爆發出一陣鬨笑,青年臉頰稍紅,對著觀眾笑了一下,然後低下了頭。

【聯盟除了191的那位,就屬聞隊和沈神最高,聞隊抽的帥哥瞧著也有一米八往上了,為這哥們兒默哀/點蠟/點蠟】

【不得不說,這哥們兒運氣是針不戳/豎起大拇指】

【哈哈哈……什麼不錯啊,這是歐非守恒吧】

思思顯然也注意到了這番風波,她雖然一向以搞怪敢聊著稱,但能混到主持全明星賽的高度,顯然也是有斤兩的。她半是調侃半是安撫地對著格子衫青年說:“咱倆什麼運氣啊,站在這仨兒旁邊,我明明也是一米七的個兒,向來是‘禦姐風範’,偏偏在這個台上被襯得這麼嬌小可愛。”

台下的觀眾先是對所謂“禦姐風範”和“可愛”的說法“籲”了一陣,然後善意地笑成了一片,那青年情緒也明顯緩和了許多。

趁著這個機會,思思連忙道:“請兩位觀眾先介紹一下自己吧,這位穿格子衫的小帥哥,看在咱倆‘同為天涯淪落人’的份兒上,就你先來吧。”

青年拿起話筒:“大家好,我叫張齊,是一名大三學生,s市本地人,是K&K的五年老粉了,玩巔峰也有六年了,能被沈神選中我真的超級激動。”想到剛纔的小插曲,不那麼緊張的張齊甚至自己開起了玩笑,“嗯,能站在這三位優秀的男性同胞中間,我也非常榮幸。”

台下又是一陣大笑,思思接過了話頭,語氣故意帶了點兒胡攪蠻纏:“小兄弟,你這什麼意思啊,隻有‘男性同胞’讓你榮幸,我就不算了是吧?哼!”

緊接著又看向秦臨,故意拉長語調道:“這位大——帥哥,接下來就請你來介紹介紹自己吧。”

台下又是一陣笑,張齊顯然也明白思思在開玩笑,撓了撓頭,嘿嘿了一聲。

秦臨緩緩舉起了話筒,鏡頭也終於又一次對準了他。這次的鏡頭因為距離和角度的原因,格外清晰,連微微顫動的睫毛都纖毫畢現。

剛纔的美顏衝擊還冇過去,又來了新的福利。

和閨蜜一起來觀賽的白領路路誇張地捂住胸口:“姐妹,我不行了,清明記得給我燒這位帥哥的照片。”她旁邊的閨蜜甚是捧場:“好的,我絕對會找最高清的圖片給你捎過去的。”

【這張臉我看一萬次會驚豔一萬次】

【小哥哥真的不能出道嗎】

【當個網紅也行啊,不能讓我好不容易明亮的眼睛又一次失去光明】

【誇張了啊姐妹,聞隊沈神也不差啊】

【這是不一樣的帥,帥哥誰會嫌多好嗎】

【 10086】

在一片喧嘩中,秦臨終於開了口:“大家好,很榮幸站在這裡,我的名字是秦臨,今年十七歲,剛剛接觸巔峰半年,在聯盟裡比較欣賞的選手有聞隊,林隊,劉副隊三位。”他的聲音既有少年人的清朗,又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磁性,聽起來又清爽又抓耳。

【啊~我醉了,不要叫醒我】

【我想聽他叫我姐姐,那該多麼美妙】

【我想聽他叫我哥哥】

【樓上不對勁】

【樓上不對勁 1】

【隻有我覺得弟弟的話不太對勁嗎】

【哈哈,我也我也,主要是這弟弟太蠱人了,大家都被美色迷惑了】

【原來是天然黑啊】

【原來是天然黑啊】

【怎麼了怎麼了你們在說什麼】

……

聞霽一直麵容淡淡,剛纔主持人開玩笑時也隻是微微勾了勾嘴角,此時卻有些忍俊不禁,主動拿起了話筒:“秦臨小朋友,你這是話裡有話啊!”

沈羿就毫無顧忌了,一向寡言的他這次竟也破天荒開了口∶“這可不經學,聯盟裡有這三個就已經夠了,你還是學一學我們隊長比較好。”

大家終於恍過神來,沈羿的隊長周光打法一向以四平八穩著稱,被大家調侃為“聯盟第一老實人”,而“聞隊、林隊、劉副隊”,這三位那可是老陰——不是,老戰略大師了啊,這弟弟可真會學。

於是台下又是一陣大笑,選手席的周光強忍著罵了句“臭小子”,終於繃不住也笑了。

【好耶!天然黑弟弟賽高】

【說不定是真腹黑呢】

【那好像更帶感了嘿嘿】

【選手席大家也都笑了誒,看來“第一老實人”和“三大‘戰略大師’”大家都承認】

【聞隊也笑得好開心,很少見他這麼放鬆的】

【說明聞隊也承認/狗頭】

【傳下去,聞隊承認自己打遊戲最不老實】

【傳下去,聞隊說自己不老實】

【傳下去,聞隊******】

【樓上想說了什麼,這種遮蔽方式】

【嘿嘿嘿】

【隻有我磕到了嗎,他叫他小朋友誒】

【 1】

【兩個這種級彆的帥哥,同框即天選好嗎】

……

思思也跟著笑:“好的好的,都知道周隊老實了。”

看著台下又是一陣爆笑,她稍緩了緩,看了眼時間,又接著cue起流程:“那也正好,兩隊一邊是六年老玩家K&K老粉和沈神,一邊是專研“戰術”的新手‘小達人’搭聞隊,究竟哪一隊能更勝一籌呢?”

“請各位進入備戰區,比賽馬上開始!”

-默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這番舉動顯然被觀眾注意到了,台下爆發出一陣鬨笑,青年臉頰稍紅,對著觀眾笑了一下,然後低下了頭。【聯盟除了191的那位,就屬聞隊和沈神最高,聞隊抽的帥哥瞧著也有一米八往上了,為這哥們兒默哀/點蠟/點蠟】【不得不說,這哥們兒運氣是針不戳/豎起大拇指】【哈哈哈……什麼不錯啊,這是歐非守恒吧】思思顯然也注意到了這番風波,她雖然一向以搞怪敢聊著稱,但能混到主持全明星賽的高度,顯然也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