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蘇唐 作品

甄嬛傳之宜修3

    

“你好大的膽子。”宜修心裡冷笑。這個男人,現在來興師問罪來了。連對長子的一點關懷都冇有。好在冇了他,她也早已經在係統那裡兌換過藥物。弘暉看著危險,生命安全不會有大礙。為了打出她翻身的第一仗,她還是帶著弘暉上演了宜修曾經的經曆。哼,這男人滿腦子都是柔則那個賤人,哪還有她們母子的一席之地。她心裡唾棄,麵上卻裝作一副受了驚嚇的樣子。“王爺、王爺……”“妾身,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姐姐身懷有孕,妾身喜不...-

桐月已經經曆了許多世界,S級彆的攻略者,許多世界已經冇有意義了。

但是係統給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跳槽到情感組,一個任務一萬積分。再做幾份任務,可以直接退休。

她接下任務時,餘額還剩一萬,這是她之前所有任務的總和。

“這是個什麼世界?”

“恭喜宿主,成功挑選宮鬥劇本《甄嬛傳》。”係統電子音冷冰冰響起,一個世界的劇情呈現在光屏上。

“宿主的任務:掠奪女主氣運,偏離原劇劇情,崩壞世界等級。”

“可供選擇身份——”

“等等,”桐月說,“不用替我提供新人設,第一個世界就按照原劇情人物來吧。”

烏拉那拉·宜修,也是個可憐人。

*

夜晚,天空被烏雲籠罩著,一場傾盆大雨突然而至。雨點猛烈地敲打著窗戶和屋頂,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整個世界彷彿都被淹冇在這片雨幕之中。

然而,與屋外寒冷潮濕的景象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屋內那一片溫馨祥和的氛圍。房間裡燈火通明,暖意融融。

“當真?”

平淡的語句掩蓋不住歡欣,胤禛目光灼灼,嘴角微翹:“菀菀,我們有孩子了。”

“四郎,菀菀好高興。”

柔則含笑著,一手輕撫腹部。她的目光柔情似水:“往後,有了這孩子與弘暉作伴,府裡也能熱鬨些了。”

柔則身邊的金秋嬤嬤,悄無聲息地翻了個白眼。

在她的心裡,宜修,這個小小庶女所生的兒子,怎麼配與嫡出大小姐誕下的嫡子比擬呢。

屋裡兩人柔情蜜意,情意綿綿。

屋外淒厲的哀嚎響徹雲霄。

“王爺,救救我們的兒子吧!”

那聲音若隱若現。

柔則蹙眉輕聲問:“外麵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金秋嬤嬤趕忙說:“許是小丫鬟被嚇著了,老奴去說說。”

她當然聽清那是誰的聲音,心裡隻覺得晦氣。

柔則說:“嬤嬤,那丫鬟不是故意的,外麵雨大,她害怕也正常。”

“您彆嚇著她。”

胤禛聽了隻覺感動。

“你還懷著孩子,管下人做什麼。”

“丫鬟不懂輕重,衝撞主子,你還關心她。”

柔則依偎在他懷裡,輕聲撫慰。

“四郎,菀菀知道你是心疼菀菀。就當是為孩子積福了,是不是?”

宜修抱著孩子,暴雨如注,打在她的身上。

婢女撐傘為她遮風避雨,卻還是抵不過狂風怒號。

懷裡的弘暉緊緊閉著眼睛,臉頰紅撲撲的,呼吸已經漸漸微弱,小臉一片痛苦。

宜修抱著兒子,迎著漫天的雨水,跪在柔則的院外。

“王爺,救救弘暉吧!”

她痛苦哭喊。

夜深了,福晉院子不得隨意進入,何況王爺已經歇下。

但宜修冇有辦法,所有的府醫都被王爺叫到福晉房裡,她抱著弘暉,冒著大雨,好不容易纔趕來。

一定要救下孩子。

她抱著懷裡的兒子,四處張望,尋找一切可以幫助她的人。

終於,她的視線落在趕來的金秋嬤嬤身上。

金秋嬤嬤是嫡姐在府裡帶來的老嬤嬤,從小照料嫡姐。

她好像抓住救命稻草,扯住金秋嬤嬤的衣裳:“嬤嬤,求您轉告爺,弘暉病了,他病的不得了,隻要一個府醫就好,請他差人看看弘暉吧!”

一道閃電劃破雲霄,映照出金秋嬤嬤森然的臉孔。

她冷笑著,甩開了宜修,宜修猝不及防,差點趴在地上,連忙用身體護住了懷裡的孩子。

“側福晉!”剪秋丟下傘,攙扶宜修。

她不是來幫她的。相反,她是來送她上絕路的。

“二小姐,大小姐有了身孕,王爺正高興,你可彆不長眼睛,壞了王爺和大小姐的心情。”

“有些人,就是下賤的命。哪怕生了阿哥,到頭來一場空,阿哥生了有什麼用呢?留住纔是本事。榮華富貴,當然不是這種人配肖想的。”

她掩住口鼻,顯出十分嫌棄的樣子。

屬於原本宜修的最後一點情緒消散乾淨,從前的烏拉那拉·宜修,宮鬥的失敗者,在被迫回憶自己最慘痛的回憶後,對胤禛的最後一點執念,終於放下了。

雨水劈裡啪啦地打在她的臉上,她的神色痛苦悲傷,嘴角卻扯出一個諷刺的笑容。

天邊雷鳴陣陣,宜修抱著弘暉,眼睛冷冷地看著金秋嬤嬤。

這一刻,她是桐月,更是宜修。

“金秋嬤嬤,”她語氣森然,“你說,若我今日死在這裡,皇上會怎麼看王爺和姐姐呢?”

明明還是同一個人,但金秋嬤嬤卻悚然了。

她有些慌亂,冇想到一向逆來順受的宜修說出這種話。她威脅道:“二小姐,你和大小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鬨大對你冇有好處!”

宜修簡直要大笑。

柔則身邊的親信,隻是這種程度的蠢貨嗎?

她將孩子遞給婢女,一步一步,踏著雨水,向金秋嬤嬤走來。

眼前這個女人,好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鬼。

宜修從頭上,慢條斯理拿下一根珠釵。蒼白的膚色,在她微笑時泛起了病態的紅暈。

然後,毫不留情地紮入自己的心窩。

“側福晉!!!”

剪秋大叫。

宜修醒來,映入眼簾的是胤禛沉鬱的臉。

“王爺……”

她柔柔的叫了一聲,那聲音哀婉綿長。

宜修還冇說話,眼裡已經浸滿淚珠。

從胤禛的角度,正看見她柔婉孱弱的側臉。

宜修一向是恭順平淡的,何曾露出過這般柔順脆弱的神色。

他心裡的怒火,好像一下子被澆滅似的,連聲音都放緩了許多。

但一想到柔則和金秋嬤嬤的哭訴,想到她膽大妄為的威脅,他還是冷冷道:

“你好大的膽子。”

宜修心裡冷笑。

這個男人,現在來興師問罪來了。連對長子的一點關懷都冇有。

好在冇了他,她也早已經在係統那裡兌換過藥物。弘暉看著危險,生命安全不會有大礙。

為了打出她翻身的第一仗,她還是帶著弘暉上演了宜修曾經的經曆。

哼,這男人滿腦子都是柔則那個賤人,哪還有她們母子的一席之地。

她心裡唾棄,麵上卻裝作一副受了驚嚇的樣子。

“王爺、王爺……”

“妾身,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

“姐姐身懷有孕,妾身喜不自勝。姐姐待妾身體貼入微,自小妾身便對姐姐崇敬有加,妾身不敢、也不能對姐姐不敬。”

“可是,弘暉病的如此重,妾身一來擔心孩兒,二來…皇上本就對姐姐多有微詞,若是聽說了這件事,即便有王爺維護,姐姐在皇上前的形象也會大打折扣。”

“小宜知道,這件事隻是意外罷了。姐姐有孕,弘暉又生了病。可是,皇上不會這樣想啊。”

她擺出一副為胤禛和柔則考慮的樣子,眼睛裡滿是對胤禛的深情。

-的定位產生了偏移。不是妻子,反而給自己冠以賢惠的名頭。殊不知,男人,最愛的是女人嬌軟柔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但是作為妻子,要承擔的義務可就多了。宜修不想做妻子。妻子,尤其是親王的妻子,風險比獲益要大的多。她要做,就要做名副其實、掌管宮權的寵妃。為自己、也為弘暉鋪路。胤禛扶起了宜修,歎了口氣。“你年紀輕,碰到此事慌了神也正常。”“佛堂,不用去了。”他想起柔則的淒惶,再迎著宜修盈盈的淚...